第91章 抚平你眉间的褶皱-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91章 抚平你眉间的褶皱

    “想我?”

    封擎苍的幽黑眼眸微微眯着,充满着危险。高大的身体微微朝着裴施语的方向倾斜,声音低沉仿若在人耳边低吟。

    裴施语倒吸一口气,很想猛拍自己一巴掌。她是犯了什么蠢,胡说八道什么啊。

    “不是……”

    “不是?”男人的眼神变得更加危险,好像一个不满,就会猛的扑过来将她的喉咙给撕碎。

    她艰难的吞咽着口水,整个人被强大的气势所包围,一时间感到有些晕眩。

    “是。”

    “是,还是不是?”

    男人放松身体,靠在椅背上,手搭在靠背,乜斜着眼看着她,一副我看着你该怎么编的架势。

    “我刚是在想你每天这么来回奔波,还挺辛苦的。”

    “哦?”男人挑眉。

    她猛的点头:“是啊,你看你每天在路上耽搁三四个小时,按照你的工作效率都不知道处理了多少公事了。”

    男人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她连忙解释:“我就随便这么一想,亲情在工作面前当然不算什么。家再远,也是要赶回去的。”

    “家?”男人好像听到了什么有意思的词,细细的品位着。

    “是啊,工作再辛苦,也是要回家的。哪怕路途再遥远,它所带的满足也是值得的。”

    说到这个,裴施语也有些惆怅起来。

    这么大的世界,她的家又在哪里呢?

    住在灵灵那,虽然也有家的感觉,但是到底不同。

    可是她现在所拥有的家人背叛了她,对她充满了恶意。不知道在何处的亲生父母,很早的时候就抛弃了她。

    虽然爸爸生前跟她说,她的亲生父母并不是不喜欢她,是因为一些无奈的事,才不得不放弃她。

    可是抛弃就是抛弃,不管怎么解释,都无法改变这个事实,都无法弥补这件事带来的伤痛。

    还好爸爸对她比亲生父亲还好,让她曾经拥有过一个真心疼爱她的爸爸,让她不会有感情的缺失。

    如果爸爸还在该多好了,肯定就不会有后来乱七八糟的事。

    她虽然对现在的生活非常的满意,但是也不得不承认,心底还是觉得有缺憾的。

    人总是贪心的,不管什么时候都不会嫌弃自己拥有的太多。

    她感恩现在的生活,只是偶尔一些事情的触动,让她想些有的没的。

    一根温暖修长的手指,突然放在眉间,裴施语吓了一跳。

    “封,封少,怎,怎么了?我这里,脏了?”

    男人的手指在她的眉间轻轻一抹,让她直接楞在了原地,一动也不敢动。

    “我的额头上有东西吗?”眼珠子往上看,直接成了斗鸡眼。

    封擎苍见此,眼神变得温和了不少。仔细观察,里面还藏着淡淡笑意。

    她看着有点呆,这样的封少还挺……温柔的。

    “眉头皱着,不好看。”

    男人将手指拿开,语气淡淡。

    好像在做一件非常平常的事,你稍微有些诧异,都好像太过于激动似的。

    这……这是为她抹平眉间的褶皱?

    刚才温暖的触感依然还存在,从眉心一直传递到全身,她的脸开始发烫。

    这个动作是不是有些太暧昧了?普通异性朋友都不好这么亲近吧?况且他们甚至连朋友都不是,最多算是上下级,以及搭顺风车关系。

    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是看出她心里的惆怅,所以在安慰她?

    可是为什么?他们的关系好像还没好到这个地步,而且这样做也太容易让人遐想了。

    “哦,谢,谢谢……”

    裴施语艰难的吐着字,整个人楞在原地,脑子都是木的。

    “嗯。”封擎苍表情依然如平常一样严肃,只是目光没有那么锐利。

    这样平静的态度,让裴施语觉得自己太大惊小怪。

    人家压根就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单纯觉得看不顺眼。她要是老惦记,对方知道,那多尴尬啊。

    调整好思想,她就把这暧昧的举动抛到脑后,强迫自己不要多想。

    车子里的气氛又凝固住了,狭小的空间,让人感到有种燥热感。

    裴施语突然觉得热得呼吸困难,用手掌在脸边挥着扇风,试图去缓解这种不适。

    “很热?”

    她笑了笑:“有点。”

    “空调开大点。”封擎苍顿了顿,又道:“别开太大。”

    “是。”

    前面正在开车的小张调整了一下空调,凉风徐徐吹过来,将空气中的焦躁缓解了不少。

    “谢谢。”她有些不敢看他的眼神,总觉得刚才被触碰的地方很痒,很想去挠一挠。

    整个人如坐针毡,凉风带来的凉意只缓解了一时的焦躁。在男人的视线下,空气又变得燥热起来。

    明明男人的目光很冷淡,为什么她就能感受到岩浆一样的滚烫?

    从不曾体验过的反应,让她不知所措。

    她到底怎么了?是不是病了?

    “怎么了?”

    裴施语连忙摇头:“没什么。”

    “你在难受什么?”男人明显有些不悦,对于她的隐瞒感到不满。

    她实在不想在这个话题绕圈,这样会让她心神不宁,找不到自己,便是道:

    “我刚才突然想到工作上的事,遇到了小小的麻烦。”

    “哦?”男人静静的看着她,压根不相信她的托词。

    骑虎难下,她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胡扯:“封少,你和深渊熟悉吗?”

    余问渊是宁老夫人看着长大的,两个人接触应该也不少才是。

    “怎么?”

    既然已经开口,她也就不客气的利用这个机会,打探一些消息。

    “翻译工作有个地方需要和他当面讨论,我同事说他现在处于狂暴状态,一直让我到时候小心。我想问问,真的有那么可怕吗?到时候我该怎么办,才能让他心平气和?”

    “揍他。”

    裴施语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这是什么鬼答复。

    先不说她打不过余问渊,给她这个本事她也不敢啊!

    余问渊虽然是个作家,可不代表就是个弱鸡。相反,他从小就学习武术,属于高手级别。

    最开始的时候,大家都觉得他是给贴金。现在很多明星、企业家,都喜欢给自己弄各种各样头衔。

    什么书法家啊、围棋大师、擅长古琴等等,看起来显得十分有格调。

    实际上,那水平也最多就是个初学者的程度,骗骗外行罢了。

    有一次签售会的时候,现场来了一个疯狂的粉丝,想要抱着他一起死去。

    结果被余问渊一个掀桌,随手操起一本书,挥舞记下就把对方给干趴下,那粉丝连近身都没机会。

    那粉丝被审判的时候,最经典的一句话就是,后悔没有摸余问渊一把就动手了,现在再也没有机会了。

    这话当初高挂在头条很久,她看到的时候,觉得又好气又好笑。

    深渊的粉丝团极其疯狂,迷弟迷妹全世界都是。他每次签售会等,都要做好安保工作,否则很容易发生踩踏事件。

    为了避免过度沉迷于他个人,对外都是遮掩容貌的,所以资深读者也只是看到他的下巴等一角,看不到整张脸。

    这也是传统文学界对他不满的原因之一。

    传统文学更深沉,作者应该低调有内涵。弄得跟明星似的,还弄什么一堆粉丝,这也忒疯魔了,根本不是传统文学领域该有的范儿。

    也因为这个,反对深渊的作家们,都快要被粉丝喷死。一副谁敢弄我家深渊大神,我弄你全家的架势。

    所以,如此高手,她动手不是找死吗。就算打得过,她也不敢啊!

    封擎苍,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总裁,竟然会出这样的馊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