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9章 一碗鸡蛋面-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909章 一碗鸡蛋面

    俩个人以前就经常做饭,这次裴诗语刚到了这个房间,所以心里很开心,觉得自己真的应该做饭。

    封擎苍应该也很少吃到自己做饭了,应该从来没有吃过吧。

    “瑞娜,你还会做饭?”

    封擎苍非常意外,完全想不到瑞娜居然还会做饭,他以为这样的瑞娜应该是跟凌悦一样的大小姐。

    察觉到封擎苍的诧异,裴诗语只能无奈的点头,撇撇嘴说:“当然会了,以前也是自己解决的。”

    说着,裴诗语站起来往冰箱那边走去,打开冰箱后她顿时惊呆了,冰箱里满满的都是食材,简直就是要吓傻瑞娜啊。

    “天啊,苍,你这冰箱都是食材,而且看着好新鲜,你不会每天都往里面放东西吧?”

    裴诗语立刻回头,惊诧的看着封擎苍,手里还拿着一颗西红柿,跟几颗鸡蛋。

    她忽然想**蛋面了,以前封擎苍就特别喜欢鸡蛋面,她好久没有做这个面了。

    “基本三天就会过来换一次食材,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习惯了吧,虽然没有人,可是习惯还是得保持着。”

    封擎苍站起来往冰箱这边走了过来,接过裴诗语手里的鸡蛋,拿了一个碗,就准备磕鸡蛋。

    “苍,你别告诉我你要给我帮忙,你会吗?”

    看到封擎苍的动作,裴诗语还是有些诧异,他今天似乎有点不一样了。

    男人并没有回答她,而是用自己的动作直接回应了裴诗语,他将鸡蛋完美的打碎,放进了碗里,然后拿筷子飞速的搅动。

    看这样子,裴诗语就好像看到了以前封擎苍每天给自己做早餐的日子。

    “怎么样?”

    封擎苍回头瞅了眼裴诗语,还不忘挑眉,目光在碗中的鸡蛋上来回的移动,似乎在等着裴诗语夸奖自己。

    “很棒,没想到封少居然还会做饭,如果给那些小迷妹知道了,恐怕都要疯了!”

    裴诗语咧嘴笑了起来,既然封擎苍想做,自己就在一边看着,反正她也有点怀念封擎苍的手艺了。

    明明就是个傲娇冷酷的霸道总裁,结果呢,做饭什么的也根本不在话下。

    以前就觉得封擎苍几乎是个完美的好男人,如果他想做好像就没有什么做不到的。

    “瑞娜小姐谬赞了,你坐那儿等会,我给你**蛋面,尝尝我的手艺,保管你以后再也吃不下别的地方的东西。”

    对于自己的厨艺,封擎苍非常的自信,他记得自己好像经常做饭,可是却具体想不明白。

    只是有些饭菜,他做的很好很上手,大概是因为以前就会把。

    “行,那我就不客气了。”

    裴诗语放下手里的西红柿,坐在餐桌旁边,一脸痴迷的看着封擎苍。

    认真工作的男人最好看最迷人,可是认真做饭的男人也是格外的让人沉醉啊。

    就算他做的是毒药,恐怕自己也会甘之如饴吧。

    没多久,裴诗语的鼻尖就闻到了一阵阵的幽香,让人食指大动。

    “苍,你好了吗?”

    裴诗语疑惑的看着厨房还在不停的忙碌的身影,忍不住喊了一声,实在是也让人很馋啊。

    说起来自己还没吃饭呢,都是因为这个男人害得,如果不是因为他,凌悦不可能找自己麻烦。

    那么如果凌悦不嫌麻烦,自己这个点早就吃饭了。

    “马上。”

    封擎苍正在煮面,听到裴诗语的话,立刻转头说了一句,然后继续埋头做自己的煮面工程。

    听到男人熟悉的声音,还有熟悉的味道,虽然还没吃到,可是裴诗语却感觉到了。

    他做的面,跟自己做的,居然味道如此的像,难道真的是因为太过于怀念一个人,所以不管什么都会比较像吗?

    “好了,尝尝。”

    封擎苍端着一大碗面出来,放在裴诗语的跟前,笑呵呵的看着她。

    看着碗里不断冒出来的热气,还有不间断的香味,裴诗语感觉自己的味蕾都快要忍不住了。

    “好香啊,你手艺太好了,能嫁给你简直就是女人的幸运啊。”

    裴诗语拿起筷子刺溜吃了一口,忍不住说道,虽然面很烫,可是就是这样吃着才会有感觉。

    看着裴诗语刺溜刺溜的吃面,封擎苍忽然之间眼前闪过一些模糊的图片,可是却怎么都拼凑不起来。

    好像他又想到了那个女孩子,应该是裴诗语吧。

    好像是小孩子,她也是这样吃面,可是俩个人好像说了什么,封擎苍却记不住了。

    裴诗语本来正在大快朵颐的吃面,最后发现封擎苍不说话了,顿时感觉不对劲了。

    停下来看着他,发现他竟然陷入了自己的沉思,眉头紧紧的皱着,不知道想着什么。

    而且看样子,他似乎很痛苦,难道是因为想到以前的事了吗?

    “苍哥哥”

    裴诗语忍不住喊了一声,着急的看着封擎苍,怕他有什么事,更多的却是想观察封擎苍的反应以及表现。

    果然,听到这声“苍哥哥”,封擎苍整个人立刻清醒过来,诧异的看着裴诗语:“瑞娜,刚是你喊我了?”

    “苍,你再说什么?”

    裴诗语抬头,眉头皱着,诧异的看着封擎苍,就像刚说话的真的不是她一样。

    听到裴诗语的话,封擎苍的眼底顿时出现一丝失望,然后摇头,苦涩的笑了笑:“没事。”

    俩个人忽然之间沉默下来,谁都没有说话,这让裴诗语感觉很压抑,只能想办法找话题。

    “你刚,想到什么了吗?还是听到什么了?”

    裴诗语转过头,看着旁边的封擎苍,漂亮的眼睛里写满了担心还有疑惑,她明白自己应该努力洗清嫌疑,这个时候绝对不可以让封擎苍感觉到什么。

    “没事,就是有点零碎的前段,好像每次想起来,就头疼”

    封擎苍摇头,并没有说想到了什么,反而跟瑞娜解释了下自己想起来那些事,就会头疼。

    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解释,好像看到瑞娜,自己就不想让她误会一般。

    “是因为想起来你未婚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