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想你-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90章 想你

    裴施语下班之后,又来到‘老地方’,等待封大总裁给她安排的车子。

    依旧是颜色低调,牌子也不显的黑色轿车,要不是坐过很多次也比较了解,肯定以为是之前那一辆。

    她打开门跨进去,看到车子里的人,诧异不已。

    “封少,你回来啦?”

    封擎苍坐在车子里,头微微转过来,朝着她点了点头。

    他依然是一身黑色西装,内敛沉稳,高大笔挺的身材让宽敞的后座变得有些压抑。轮廓分明,刀刻般的完美线条,让人忍不住感叹造物者的高明。

    “事情解决了?这么快啊?”

    昨天听说事还不小,否则不会这么匆忙出国。

    大家都猜测他至少要在外头一个星期,才能把问题解决,没想到一天就回来了,这也太厉害了。

    “足够了。”男人淡淡道,好像多大的事都不是事一样。

    如果秘书先生在这,肯定想要翻白眼。

    为了早点赶回来,他差点命都交代在那了。

    这两天过得简直********,再来几次,估计就要寿终正寝了。

    “你真厉害,我原本听说事情闹得还挺大呢,还以为你至少要在外头耽搁好几天。”

    裴施语满脸钦佩,虽然不知道具体怎么回事,可毕竟在封氏大厦上班,风言风语还是听说了一些的。

    她的态度明显取悦了封擎苍,他的脸色渐缓,高速连轴转带来的负面后果,都消散了不少。

    “嗯。”

    呃……能不能别这么惜字如金。

    总裁大神,你这个‘嗯’是指自己确实很厉害,还是事情确实很大呢?

    你这种态度,真是没法聊啊。

    车里特别的安静,从前裴施语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可现在他们也算是有点熟悉了,干坐着不说话,总觉得有些别扭。

    “你翻译的文件很精准。”男人开口道。

    这是在夸她?语气要不要平的好像在批评她似的。

    “你满意就好。”

    想到那天男人用工作给她当娱乐,她就忍不住嘴角抽抽。

    “嗯。”

    车子里又尴尬的安静下去,她无话可说,随口扯了一句:“今天还需要翻译吗?”

    说完忍不住暗骂自己劳碌命,今天忙了一天已经很头疼了,这不是给自己找事吗。

    男人看了她一眼:“你很喜欢做翻译?”

    “啊?嗯,很喜欢。”

    “再喜欢也不能时时刻刻惦记,现在,休息。”

    “……”

    喂,总裁大神,貌似是你先起的头,让她用这玩意当做消遣的吧?

    这么倒打一耙真的好吗。

    “只是找点事做。”

    “和我在一起很无聊?”男人的声音明显沉了下去。

    裴施语干笑:“不是,我看你好像有些累了,不想打扰你,就想着找点事做消磨时间。”

    低气压瞬间散去,男人一直面瘫的脸,好像比以前柔和了些。

    “不累,很精神。”男人语气笃定。

    她摇了摇头,男人的状态告诉她并不是这样。

    兴许是因为小绿的关系,她现在对外界比较敏感。只要注意观察,就能察觉到其他人难以察觉的细节。

    比如眼前这个男人,面上虽然很精神抖擞,看不出有什么不妥。

    可他眼底细细的红血丝,透露出他真实的身体状况。

    他昨天肯定熬夜,费了很大功工夫才把工作摆平。体力和脑力都严重消耗着,一般人早就瘫下,男人是因为强大意志力才看着和正常人无异。

    “精神不代表身体不困倦。”

    男人直直的盯着她,她眨了眨眼,这是怪她多管闲事吗?

    话已经说出口,就没有收回去的道理,她咬了咬牙,接着又道:

    “该休息的时候好好休息,你这么厉害,多睡一会也不会耽误工作的。”

    “好。”

    裴施语舒了一口气。

    她并不知道小张在前面心底的震惊,多少人都给封少提过他睡眠太少,包括他最尊敬的宁老夫人。

    可是他都浑然不在意,仗着年轻身体好,肆意横行。

    没有想到这个女孩一说,他就放弃了坚持。

    男人一旦答应就不会食言,不会为了一些缘故去敷衍。

    “消磨时间可以听音乐。”

    男人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裴施语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他让小张播放舒缓的轻音乐,又道:“车上看文件,伤眼。”

    她这才反应过来,男人的思维还停留在之前的话。

    下意识看向男人身边厚厚一沓的文件,呵呵,这种话从你嘴里说出来不太有说服力吧。

    “我以后也不看。”男人顿了顿,补了一句:“尽量不看。”

    她想到男人每天工作时间那么长,休息时间非常短。如果这段时间也给割舍掉,不知道又得喜盛多少睡眠时间。

    “小苍每个星期会过来一次。”

    当初宁老夫人的话还历历在目,和她看到的完全不是一回事。

    她来到宁家的时间已经有好几个月,男人除非有事出差或者应酬,每天都会到宁家老宅报到。

    之前并没有多想,男人对宁老夫人呢有多尊敬和孝顺她都看在眼里,封家的内部矛盾她也有些耳闻。

    男人不想回到封家,想和自己亲近的人在一起,于情于理都说得通。

    可现在她不免开始多想,男人两头奔波不会嫌太辛苦吗?

    一来一回每天要耽误三到四个小时的时间,对于一个工作狂来说,这也忒不上算了。

    每次他到宁家,也没什么时间和老夫人相处。吃过饭看了兰花,就开始埋头工作。

    是什么让他改变了习惯?

    仅仅是因为他把那边当做家?毕竟家再远也不会嫌远,那为什么以前不是这样?

    “你在想什么?”

    裴施语正陷入沉思,突然被这么一问,脱口而出两个字——“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