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大神是个坑-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89章 大神是个坑

    安慕容神采飞扬,原本就强大的女人,现在更是散发出成熟女人最美丽的光彩,让人挪不开眼。

    年轻固然是最好的保养品,可阅历是女人魅力所在。

    “安姐,现在的你好漂亮!”裴施语真心实意夸赞道。

    安慕容自信一笑:“这都多亏了你,要不是你,我现在还被人叫黄脸婆。”

    这个世界对女性的外貌比男性要苛刻得多,不管事业有多成功,一旦年老色衰,就很容易被人以此攻击。

    裴施语摇头道:“有一句广告词,很适合你——你本来就很美。”

    安慕容笑得更欢了:“同样也很适合你。”

    方轩和刘哲都忍不住翻了白眼。

    “好了,我的大美人们。你们别只记得臭美,我们的工作还没完成呢,期限很快就要到了!”刘哲举着手里厚厚的资料。

    安慕容和裴施语对视一笑,立刻将状态调整到工作上来。

    方轩揉了揉酸痛的太阳穴:“我最近快要被深渊逼疯了,昨天因为一个词用的事进行时还是将来时,吵了一个下午,现在还不知道该怎么办呢。”

    “按照这个进度,再给咱们双倍时间,都没用啊。”安慕容也十分头疼。

    深渊较真起来,谁也拿他没办法。

    眼看着定稿日期越来越近,他们还有很多工作没有完成,简直心急如焚。

    虽然有深渊顶着,可到时候出不来,被读者喷死的不是深渊,是他们!

    英文版搞不定,中文版也没法出。

    出版社的人都已经快疯魔了。要不是办公室坚决不许外人进来,估计都要被催稿的人扛着大刀在这守着了。

    现在已经把新书就要出版的消息传了出去,迟迟不出版,所有人只会怪他们翻译组无能。

    “昨天那个地方对于整个故事来说,是个重要的转折点。之所以纠结是因为影响着压线关系,如果用将来时会提前暴露给读者信息,用进行时又没法为以后压线。我晚上回去理顺了一下,把这一句改了,后面这句话再用上将来时,就没有那么突兀了。”

    裴施语将手里的文件摊开,里面有一句话被画上了红线,旁边有一句新翻译的句子。

    大家拿过来一看,又上下对了一遍,闭上眼睛套入整个故事。

    “这地方改得好!”方轩夸赞道:“这样的话,就能两全其美了。”

    “行啊,小语,你果然是才貌双全啊。”刘哲也对她翘起了大拇指。

    安慕容细细斟酌了一遍,想了想道:“这句话改的确实不错,但是我们还得重新把前后这一章重新顺一遍,以免临时改动造成整体的不顺畅。”

    “是的,这么这一章节的时态都得相应要做出改变,不过不管怎么改都不影响整篇文章。”裴施语道。

    “这个……还得给深渊过目吧。”方轩眼神躲闪。

    刘哲呵呵干笑一声:“小语,要不,到时候你哪去给深渊审核?”

    安慕容瞪了他们一眼:“就知道欺负小语!有困难你们不冲上去,叫个小女孩冲锋陷阵,好意思吗你们。”

    方轩和刘哲纷纷低头,十分窘迫。

    “没事,我去吧。这句话是我改的,我去也比较合适。”裴施语连忙道。

    安慕容叹道:“小语,你是不清楚状况。”

    裴施语一脸莫名,这有什么?

    “昨天深渊好不容易来一次,就为了这么一个词,说明这部分非常的关键。现在整篇改动这么大,你肯定得和他面谈。”

    “原来你们担心这个啊,我去问张姐要他的行程,根据他的空闲时间去找他。”

    深渊虽然组建了翻译组,但是大部分时间并不会在这里,还有很多其他工作需要他去忙碌。

    术业有专攻,他的英文虽然很厉害,可是毕竟不是母语。书里涉及的专业性学术很多,他的翻译能力只足够他进行监督。

    越临近书本发行,他也越发忙碌,来翻译组的机会也越来越少。如果有事,也是在线上进行沟通,想要和他面谈就得奔波。

    刘哲看她这么单纯,不忍心再坑她。

    “你知道为什么大家会叫他魔鬼吗?”

    裴施语摇了摇头,深渊在工作上的确非常严厉,可她觉得也还好,并不是那么难以相处。

    比起乔家那些没事找事的,已经是天使了。

    大家都知道她脾气好,平时不管深渊怎么刁难,她都不觉得有什么,因此并不意外她一脸无知。

    “平时你看到的只是他没有变身的时候,越临近发行,他就越变态,和从前完全不能同日而语。”

    裴施语眨了眨眼,一脸懵圈,完全没有办法把他们说的人和余问渊联系起来。

    “算了算了,还是我去吧。”方轩摆出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好像就要赶赴刑场似的。

    “没,没这么夸张吧?”裴施语被他这样子给吓到。

    “有!”

    方轩和刘哲差点喷了她一脸。

    刘哲摇头:“你还是太年轻了。”

    “行了,别吓唬她了。她可是深渊的粉丝,你们就别破坏她心中大神的形象了。”安慕容瞪了他们一眼。

    看着方轩如丧考妣的样子,裴施语心里不由嘀咕,至于吗?

    “这事可能还是得我来,句子是我改的,只有我最清楚为什么要这么办。这一章涉及了很多空间粒子概念理论,这部分我最了解。”

    大家顿时都沉默了。

    她说的是实情,这部分只是还真没有谁比她更溜的。光看著作觉得很清晰易懂,可是要进行准确的翻译就要得知道具体概念,他们去查找相关资料的时候,差点没有被虐死。

    最后能弄明白的,只有裴施语一个,其他人都只知皮毛,再往深的就云里雾里闹不清楚了。

    安慕容皱起眉头问道:“你确定?”

    裴施语猛的点头。

    “那这事就交给你了,兴许深渊大神看你是个漂亮妹子,不会那么狂暴。”刘哲不看好道。

    “我去挑个好日子。”文轩打了个电话,让张姐把余问渊最近的行程发过来。

    翻译组有特权,为了方便工作,余问渊的形成并不是秘密。

    行程很快发了过来,文轩开始研究。

    “今天我们就可以把这一章理顺,按照行程,他现在出国了,后天才能回来,然后有个座谈会……”

    他一脸同情的看向裴施语:“就没有一个好日子,这段时间都是他最讨厌的活动,身上还背着欠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