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0.第880章 你是她的苍哥哥-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880.第880章 你是她的苍哥哥

    “我?”

    裴诗语忍不住伸手诧异的指着自己,目光却看向了封擎苍,内心呢喃,这个男人果然找自己没什么好事。

    不过他想知道自己跟‘裴诗语’怎么认识的,一定是想知道裴诗语的事,或者是他自己的。

    可是到底要说吗?这一刻裴诗语心里充满了矛盾,她不知道自己应该说还是不该说。

    反正这个男人如今也忘了,可是如果自己胡乱说,他如果有一天想起来,一定会发现的。

    那么,自己告诉他一个,算他知道,也不会怀疑的吧。

    “是,你不是说跟裴诗语是,在国外认识的朋友么?”

    封擎苍定定的看着裴诗语,眼睛一眨不眨的,似乎想要把眼前的这个女人给看穿了。

    如今他想知道裴诗语的事,只能问这个女人了,毕竟她是跟裴诗语的,而且还是裴诗语为数不多的朋友。

    虽然叶沛灵和卫小萌也是她的朋友,可是她们俩个人估计不会告诉自己。

    所以眼前这个毁容的女人,是她唯一的希望了。

    “是的,这个封少不是早知道了?”

    裴诗语冷冷的笑了笑,目光看向封擎苍,俩个人的眼神顿时对视起来,谁都不肯后退。

    他的眼睛似乎可以将人吸进去一半,无法自拔,裴诗语觉得封擎苍如果做了心理咨询师或者催眠师,他的能力一定格外出众。

    可是如今他却做了总裁,虽然也很棒,但是裴诗语忍不住想,似乎有点不合适呢。

    “告诉我,你们怎么认识的。”

    男人霸道的说道,似乎这是裴诗语应该告诉他的一般。

    好吧,本来裴诗语也没想着隐瞒,因为她明天要离开了,很多事还是亲自告诉他较好。

    而且自己也想早点回去,美男虽好,可是也不能如此直视。

    她喝了口水,坐在沙发,将自己整个人都窝了进去,看起来格外的休闲,封擎苍却没意外,似乎她本来该如此一般。

    发现男人黝黑的眼神,裴诗语顿时明白了,有些尴尬的笑了笑,然后解释起来。

    “真是抱歉,不小心这样了,习惯了也很难改,以前我们经常窝在也沙发讨论你!”

    裴诗语歉意的笑着,目光里却充满了怀念,其实她是在怀念自己跟封擎苍以前的生活,而不是自己。

    她的话并没有让封少反感,甚至提出了疑惑:“你们讨厌我?”

    “是啊,封少,你可是小甜甜的苍哥哥呢,她当然一直不停的提起来你呢!”

    是啊,他可是她的苍哥哥,从小喜欢的人,虽然最后她忘了他,可是她还是喜欢他的。

    裴诗语的话让封擎苍的心骤然加快,可是也忽然沉重起来,好像让人难以呼吸。

    苍哥哥,这三个字,他非常熟悉,因为梦里总是有人会喊着让他别走,他以为只是做梦。

    可是如今听这个女人提起来,那么性感不是做梦了,而是裴诗语本来喊自己苍哥哥。

    “她,她都说什么!”

    封擎苍努力让自己可以平静点,不要过多的激动,可是那三个字,却让他的心触动很深。

    “她啊,什么都说啊,担心你啊,或者说你很好啊,不过很可惜,最后她却忘了你!”

    裴诗语忍不住勾唇,自己忘了他一次,那么如今他是不是也在惩罚自己,忘了自己呢。

    俩个人都有共同的实习,还有共同的遗忘,都是忘了一个人。

    可是封擎苍却诧异的看着裴诗语:“她,忘了我?”

    “是啊,她后来头受伤了,忘了你,她受伤也是因为你,后来她不记得你了,被养父带回国。”

    裴诗语笑了笑,对封擎苍说道,然后目光里充满了悲伤,再加一句:“当然,她不仅仅忘了你,她还忘了我,有关你的一切,她全部忘了!”

    是啊,自己当初确实忘了一切,可是并不后悔,只是有些遗憾,没有看着她心爱的苍哥哥。

    时间仿佛凝固了一般,封擎苍沉浸在裴诗语的话里,他努力的让自己消化这个消息。

    让自己可以冷静点,如果那个女人是从小跟自己认识,而且俩个人应该过的很不容易吧。

    “封少,现在我可以离开了吗?”

    裴诗语站起身居高临下的望着封擎苍,似乎要把看透了一般,记在骨子里,心里。

    她要走了,不知道需要多久才会回来,她也会想念他的吧,只是再见才是更好的自己。

    苍,对不起,请你原谅我的自私,我不能让这么糟糕的自己跟你继续在一起。

    大概是心里还有些赌气,你忘了我,既然这样,我的离开大概也是应该可以被应允的把。

    “嗯,”封擎苍闷闷的说了声,然后低声道:“谢谢。”

    一声谢谢,似乎道尽了所以的苦楚,裴诗语摇头,看了眼身的衣服,“封少,不必,这套衣服,当谢礼了,再见。”

    再见,相信我,等我回来。

    她默默的说着,转过身离开,刚出房间,她忍不住捂着嘴往外面跑去了。

    俩个人的见面只是让她内心的痛苦一点点的加深而已,除了这个还有什么呢?

    封擎苍,但愿我再次回来的时候,你可以勇敢的迎战。

    一直到她的脚步声消失了,封擎苍才缓缓的从沙发坐了起来,站在窗子跟前,一根接着一根的吸烟。

    今天碰到只是个意外,却让他更加清晰,直白的知道了裴诗语对他的所有感情。

    她那样丢下一切,离自己而去,可是自己混蛋的忘了她。

    或许这是个死结吧,怪不得叶沛灵会那么疯狂的破坏,怪不得她会骂自己白眼狼。

    果然,一切的一切都是自己的错误啊,将那样一个女人气质不顾,忘在了脑后,转而娶别的女人。

    封擎苍,你果然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可是如今还有什么办法挽回这一切呢,没有了。

    只是希望裴诗语一个人,可以安好,等着自己吧。

    这里欠下的债,总有一天要用另外一种方式去尝还。

    本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