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9.第879章 如果这是你要的-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879.第879章 如果这是你要的

    他在一遍遍的忏悔,混合着满天的雨,代表老天都在替他心痛吧,或许这是他最痛苦的事。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可是这又能怪谁呢?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己选择的。

    裴诗语一个人躲在大树后面落泪,封擎苍的话,一句句的打在她的心,可是她却根本没有办法做什么。

    要他说的,自己应该过去告诉他,不可以这样,可是她不想,不愿意用这种身份去见他。

    再次相见,只能是更好的自己。

    “啊!!”

    不知道为什么,封擎苍忽然之间发出一声大吼,让裴诗语都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可是俩个人的距离不远,她这样退后一步,立刻踩到了脚底下的树下,还有一根木头。

    “谁?”

    封擎苍立刻听到了声音,转过头往裴诗语这边看了过来,眸子犹如实质的光,穿透了她。

    俩个人的目光在空对视,似乎都有些震惊,可是封擎苍却难得的没有发火,没有激动。

    他安静的看着那个毁容的女人,如今还在下雨,她全身的衣服都湿透了,紧紧的贴在身。

    还有她的头发也帖子头皮,再配她毁容的布满伤疤的脸,整个人看起来像一个女鬼。

    不过封擎苍却并不会觉得她是女鬼,他当然认识这个女人,她是裴诗语的好朋友。

    她说,跟裴诗语是国外的好朋友,自己只有小时候跟裴诗语一起去,别的时间,裴诗语都在国内。

    想到这儿,封擎苍顿时灵光一闪,对着女人挥挥手:“过来!”

    如今已经被发现,算她不想过去也得过去了,而且一直躲在大树的后面,裴诗语也并不是很喜欢。

    如今下雨了,自己当然想回去,既然已经被看到,那出去吧,跟他说一声,想必封擎苍不会为难自己。

    脚底下深一脚浅一脚的,因为下了雨,地面很滑,而且都是土,路并不好走。

    再加这里常年没有人收拾,更加的偏僻荒芜。

    裴诗语一个不小心,竟然啪的往地摔去,吓的她立刻闭眼,可是预想的疼痛却并没有传来。

    她睁开眼,看到封擎苍如墨的眸子看着自己,她开口,慌乱的说了声:“谢谢!”

    匆忙的站起身,裴诗语尴尬的看着封擎苍,感觉自己今天来的可真不是时候。

    如果可以晚点,或者早点,那么一定不会碰到他,可是如今偏偏对的很端啊,他忏悔的话,全部被自己听到了。

    忍不住抬头,难道这是老天爷的安排吗?希望自己听到封擎苍内心的忏悔?俩个人还有什么以后吗?

    如今他失忆了,并不会怎样,可是如果有一天封擎苍想起来一切,再知道自己没有死,恐怕依照他的霸道,不可能会放过自己的。

    “封少,如果没事,我先走了。”

    裴诗语看着他,雨水不停的落下来,封擎苍的脸都是雨水,或者还有眼泪吧。

    不过都被掩藏了起来,可是那又如何,自己现在只能赶快逃跑,否则被发现,会很惨把。

    “走吧。”

    封擎苍点点头,深深的看了眼地的裴绵绵的坟地,那里还住着那个女人。

    而听到他同意了,裴诗语顿时开心起来,脸露出喜色,她还以为自己要花费一些功夫呢。

    没想到男人居然这样同意了,很好,既然他同意了,那么自己可离开了。

    可是裴诗语刚走了几步,发现了不对劲,因为她听到了封擎苍的脚步声,男人竟然跟着自己过来了?

    裴诗语停下脚步,诧异的看着封擎苍,他看到裴诗语停下来了,立刻也停下了脚步。

    “封少,你这是做什么?”

    她不解的看着男人,完全不懂这个男人到底在想什么,不是刚还在对着裴绵绵忏悔么,怎么这么快要跟自己走了。

    封擎苍的眉头紧紧的皱着,看着裴诗语说:“我有话问你。”

    “那你问。”裴诗语点点头说道,可是封擎苍却看着她说,这里不方便,裴诗语想了想,确实有点。

    现在还下着雨,如今俩个人身的衣服已经都湿了,在不换衣服的话,恐怕都会着凉的。

    可是他有话问,算了,还是等出去这里再说吧。

    到了车,裴诗语看到他直接开车,方向也不知道去哪里,心里感觉有些不对劲。

    “封少,这是要去哪儿?”

    裴诗语诧异的看着封擎苍,她可不想跟封擎苍在扯什么,而且自己明天要离开了。

    如果被封擎苍发现了什么,可前功尽弃了。

    “酒店。”

    男人惜字如金,说完后立刻闭了嘴,不再搭理裴诗语,这让裴诗语忍不住吐槽起来。

    刚对着裴绵绵的墓地,他可是滔滔不绝,可是自己问他一句话,居然只有简单的俩个字。

    真是太可恨了。

    不过裴诗语也没跟他计较,应该是计较也没用了,既然他想去哪里,自己跟着去好了。

    反正这个男人也不会对自己做什么,裴诗语有这个信心。

    而且如今封擎苍对‘裴诗语’正是充满了抱歉,他既然看到自己一定是想询问自己,关于裴诗语的事情。

    可是自己到底要怎么说,该用什么身份说呢。

    封擎苍直接开车将酒店开到了自己名下的一个五星级酒店,俩个人进去直接去了顶层的专属房间。

    作为封氏的总裁,封擎苍几乎在每个酒店都有专属房间,平时根本不会有任何人进去,除非正常的打扫。

    如今他带着自己过来,还不忘吩咐前台,准备一套衣服过来,也没有问自己的尺码。

    可是衣服过来后,刚好合身,裴诗语顿时感觉惊,不过也没说什么。

    “封少,不知道你想知道什么?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封擎苍换好衣服出来,看到封擎苍也换了一套简单的白衬衫,看起来干净阳光,让人有温暖的感觉。

    看着裴诗语,封擎苍想了片刻,还是直接对着裴诗语说了出来:“你既然都听到了,那跟我说说,你跟裴诗语怎么认识的!”

    本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