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8.第878章 他的忏悔-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878.第878章 他的忏悔

    裴诗语站在那个荒凉的坟堆跟前,满眼的苍凉。

    这里,是裴绵绵的长眠之地,也可以说是自己的长眠之地。

    裴诗语已经准备好了一切,准备第二天离开,可是她还是想过来这里看看。

    也不知道为什么,她的预感一直牵引着自己,来到了这里,好像如果不去的话,自己会后悔一般。

    可是这里,什么都没有,尽管已经到了午,却依旧荒芜,附近连一只鸟儿都没有。

    低矮的坟堆,看起来是那么的可怜,还有可笑。

    裴诗语,你看到了吗?你深爱的男人,在你死了以后,是这样对待你的,你还明白吗。

    为什么心里还会有什么期待,她站在坟堆的跟前,似乎还可以看到裴绵绵,她正在笑。

    似乎在嘲笑自己,不被重视,不被喜欢。

    裴诗语忍不住想起来小时候的事,她跟裴绵绵俩个人,她总是喜欢抢自己的东西。

    只要是自己喜欢的东西,她都会抢过去,其实现在想想,裴绵绵也许只是嫉妒吧。

    养父对自己很好,可是是这样大概才会让裴绵绵心里不平衡,再加继母的纵容。

    “绵绵,下辈子别再这么蠢,被人利用,过去的事,我都不会再怪你了,如今我要离开了,你安息吧。”

    裴诗语对着裴绵绵的坟地认真的说着,今天过后,自己真的要离开,一切恩怨是非都跟自己没有任何的关系了。

    她准备离开,可是却听到好像有人走过来的声音,她诧异的回头,却看到远处似乎有个人走了过来。

    裴诗语顿时蒙了,这个地方应该只有封擎苍会来吧,可是他这个时候过来做什么?

    四处看了看,往最近的一个树跑了过去,躲在后面,如果稍微不留意大概会被发现。

    可是如果发出声音或者什么,一定会被发现,如果离开了,一定也会被发现的。

    她躲在树后面,秉着呼吸,生怕被发现,那个人影越来越近,她甚至已经看清楚了是谁。

    他脸似乎有些难过,压抑,更多的却看不懂,似乎还有一些自责在里面。

    可是这个时候,他过来这边做什么?裴诗语诧异的看着他。

    看到封擎苍在坟堆那里坐了下来,他的手里居然还拿着一瓶酒,莫非他跑来这儿喝酒了?

    虽然裴诗语不知道发生什么了,可是她却知道封擎苍对自己有很多误会,甚至讨厌,所以才会把裴绵绵埋在这里。

    可是今天他竟然一个人过来了,还拿着酒,这是想自己喝,还是送给裴绵绵?

    “你还好吗?”

    男人的声音忽然突兀的响起来,让裴诗语忍不住有些诧异,他的声音虽然还是听着冷冷的,但是却格外的柔和。

    并不像以前那样的生硬,冰冷和无情。

    “我也不知道,我到底忘了什么,一点点都想不起来,可是我知道,我一定是喜欢你的,不然也不会这样的痛苦!”

    他痛苦?他忘了自己也知道自己喜欢的人是谁吗?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过来没有人知道,她还真以为封擎苍的这番话,都是对着自己故意说的。

    “我见到了小核桃,他告诉我你是他干妈,那么小的孩子也替你说话,回去外婆那儿,她也很喜欢你,好像所有人都知道,我忘了你,都知道我喜欢你!”

    “裴诗语,你怎么那样走了?你不是应该等我醒过来,不是应该等着我吗?”

    封擎苍的声音充满了迷茫还有痛苦,大概他心里很自责吧,毕竟遗忘一个人,真的是很残忍的事情。

    看到封擎苍在那里不停的说着,裴诗语都有些想哭了。

    “你应该告诉我,不能忘了你,不是吗?可是你让我一个人,在这里生活,还不知道以前的一切,像一个傻子一样。”

    他恨恨的在地锤了一下,手顿时沾满了土,他打开酒瓶的盖子,直接到了一杯,倒在地。

    嘴里还念念有词:“来,陪我喝酒吧,当这是你欠我的。”

    他有多痛苦才会这样啊?那样一个强大的男人,以前算他心里怀疑,可是却不能肯定。

    可是今天,裴诗语敢保证,他一定是知道了什么,一定是发生了什么,所以这个男人才会这样。

    毕竟改变一个人的,永远只能是他自己的心。

    裴诗语站在那儿,静静的看着封擎苍,他一个人时而笑,时而沉默,时而喝酒,像对面真的坐了一个人一样。

    没多久,天下起了大雨,可是封擎苍却浑然不觉,还是坐在那里一个人喝酒。

    天的雨很大,打湿了他的头发,一绺一绺的粘在头,脸的雨水也不断的往下流。

    可是他没有走,拿着酒瓶不停的喝酒,喝酒,似乎他的世界已经全部只剩下了喝酒。

    裴诗语躲在树下,可是身也依旧被雨水淋湿了。

    她想离开,可是离开必须要从封擎苍所在的位置过去,否则没有任何的退路了。

    而另外一边,封擎苍还在不停的灌酒,似乎喝酒是唯一的事情。

    “你说,如果你还活着,知道我把你埋在这里,你会不会恨我!你一定会恨我的吧,红姨他们都说你看起来温和,实际不会吃一点亏!”

    “裴诗语,如果你还活着,你是不是应该跳出来,指责我,骂我,怪我这样对你,可是我都不记得啊,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封擎苍满脸的痛苦,他也没想过,一个喜欢爱的人,在死了以后还被自己这样的糟蹋着,践踏着,甚至从来没有看过她一次。

    不对,只有一次,还是带着她的朋友过来,让她的朋友看看她的埋骨之地。

    “你说我是不是很残忍,我这样的人,应该下地狱,应该先你而死。”

    “每天晚,我都会做梦梦到你,你喊着让我别走,别丢下你一个人,结果我却把你丢在这里,不闻不问,你一定是太孤单了,太冷了,所以才想让我陪着你,对吗?”

    本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