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6.第876章 重要的是你也喜欢-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876.第876章 重要的是你也喜欢

    在封氏大楼里,封擎苍一个人站在巨大的落地窗跟前,目光看着外面,视线似乎要穿透一切,看向不知名的远方。

    他的思绪早已经不知道飞到了哪里,他觉得自己好像忘了很多事,不仅仅是忘了裴诗语。

    还有自己的小时候,他好像去了国外,可是国外发生了什么,自己也记不清了,甚至忘了最后为什么回来了。

    可是回来的事,却又记得格外的清楚,有些事像做梦一样。

    尤其是这段时间,在梦里总是会有一个女人再哭,有时候是一个小女孩,有时候是一个女人。

    明明是不同的人,可是他们却说着相同的话,小女孩哭着喊着,苍哥哥,别走。

    那个女人也是,他们全部喊着苍哥哥,每天晚,都是在噩梦醒来,具体的早忘了。

    可是记得的,只有那声凄厉的苍哥哥,让他的心情也格外的沉重了起来,他不明白那到底是一个梦,或者是什么。

    最后他始终想不明白,只能放弃,却接到了外婆的电话,她说有点想自己了,希望他回去看看。

    宁老夫人,他也已经很久没有去看了,不知道为什么,他有种预感,如果自己去了宁家,一切想知道的都会知道。

    之前自己订婚,甚至结婚,宁老夫人都没有来,那段时间她的身体有些差。

    封擎苍收回所有的思绪,收拾了下直接开车往宁家赶去。

    下车后,印入眼前的还是以前那样的花园,甚至还有红姨在门口等着自己。

    “小少爷,你回来了!”

    看到封擎苍的车,红姨笑着走过来,脸甚至眼角都带着浓重的笑,可是她也老了,脸的皱眉也清晰可见。

    “红姨,外婆呢?”

    封擎苍点点头,看到红姨的时候,心里好像有点疑惑,可是却不明白为什么。

    尤其是说红姨现在看起来好像有些怪,不过封擎苍也没说什么,跟着红姨往里面走去。

    “哎,老夫人今天好点了,现在正在小姐的房间里。”

    宁老夫人只要身体好点了,会过去封擎苍母亲的房间,那个房间里,有她女儿的气息。

    “嗯,我知道了。”

    封擎苍点头,往里面走去,到了那间房间门口,脑子里顿时再次闪过了一系列的想法。

    可是却抓不住,一闪而过,封擎苍自嘲的笑笑,推开门直接走了进去。

    宁老夫人正坐在一株兰花面前,这盆兰花并不是自己母亲培育的那株,而是后面的。

    “外婆,你怎么又亲自过来照顾兰花了!”

    封擎苍有些不悦的看着宁老夫人,眼底却很担心,因为她的身体似乎已经不容许她再这样下去了。

    “小苍啊,你回来了,我是想过来看看,看看你妈妈,如今身子骨真是越来越差了!”

    宁老夫人站起来,笑眯眯的看着封擎苍,自己的外孙,真是怎么看都不够啊。

    他很少回来,尤其是裴诗语出事后,他在没回来过,可能是因为太忙了所以根本没有时间。

    “外婆,我扶你去房间坐会吧。”

    封擎苍走过来,自然而然的扶着宁老夫人,好像这件事他做了千万遍一样。

    “哎,好。”

    宁老夫人点点头,眼里却有些伤神,她只是有些想裴诗语了,那个跟自己女儿一样的苦命人。

    原本以为她将兰花养活了,可是如今呢,她自己也那么早……

    回去房间,封擎苍一如既往的照顾宁老夫人,宁老夫人看着封擎苍还是那样,心里很欣慰。

    她只是以为封擎苍是因为裴诗语死了,所以才伤心,没有过来看自己。

    “小苍啊,外婆很欣慰,你可以走出来,她已经离开了,虽然外婆也很喜欢她,可是你还是要过好自己的生活啊。”

    宁老夫人忽然之间说道,因为封擎苍结婚的事,宁老夫人那段时间宁老夫人已经病的起不来,所以她并没有过来。

    而且他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是有些压抑的感觉。

    可是如今听到宁老夫人的话,他却有些震惊了,忍不住问道:“外婆,你说的是谁啊?”

    宁老夫人话里的意思很明显,怕他会走不出来,伤心难过,可是自己为什么啊。

    封擎苍的疑问让宁老夫人也惊讶了,看着自己的外孙,心里却有些怪了。

    “小苍,我说的是小语那个丫头啊!你怎么还跟外婆在这装,外婆知道你难过,可是也不能沉迷过去啊。”

    宁老夫人叹了口气,虽然很喜欢裴诗语,可是她已经走了,跟自己苦命的女儿一般。

    但是封擎苍的人生还很长啊,所以知道他要结婚的事,自己并没有反对,其实是想他可以尽快走出来。

    她因为生病没有去,可是新闻她也看到了,对于这些事,宁老夫人心里也忍不住叹息。

    “外婆,你,很喜欢裴诗语?”

    封擎苍忍不住问道,因为他完全蒙了,如果外婆很喜欢裴诗语,那么她一定不是自己想的那种坏女人。

    因为可以入了外婆的眼,说明她不是一般的女人。

    “是啊,那个女孩子聪明,又不会被欺负,我当然很喜欢,重要的不是你也很喜欢吗?”

    宁老夫人笑了笑说道,虽然有些诧异,可是并没有多想。

    但是封擎苍却不知道说什么了,外婆说自己很喜欢裴诗语,可是自己已经把她忘了。

    而且她死了,虽然忘了,可是心里仍然忍不住有些怅然,她死了,可是自己却把她忘了。

    “外婆,次出事后,我失忆了,关于裴诗语的事,我都忘了,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喜欢她,我……”

    封擎苍懊恼的看着宁老夫人,这一刻,他感觉自己真的是做错了,可是该如何忏悔?

    一切都是自己的错误,然而却根本没有办法在补偿了。

    “你,忘了她?”

    宁老夫人震惊的看着自己的外孙子,怎么都没想到,他竟然是忘了裴诗语。

    如果她知道,那该多么心寒啊,可是这不是封擎苍的错。

    本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