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老地方-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87章 老地方

    叶沛灵不可思议的惊叫,上下打量着她,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

    不怪叶沛灵大惊小怪,裴施语从小就是乖乖女,之前她被欺负,都不知道怎么去反抗。

    她曾经傻乎乎的跟狱警求助,结果被欺负得更厉害。

    那个监狱本来就混乱,大部分都是重刑犯或是臭名昭著的罪犯。

    狱警又不可能时时刻刻都在身边,所以像裴施语这样的,一看就没有什么攻击性的人,很容易被欺凌。

    是佩姐带着她打遍监狱无敌手,这才让人没敢招惹。虽然她每次都不过是个盯梢,可到底不一样。

    在她第一次把欺负自己的人,打得头破血流之后。再也没人敢小看她,她也不再被欺负得有时候甚至想要死去。

    这段记忆她很少提起,并不是觉得羞耻或是不堪,单纯是没法想象自己曾经可以那样。

    今天想要逃离周明珠的时候,她又找回了当初的感觉。

    这种感觉很奇妙,那时候的她好像换了一个人一样,又感觉没有什么不好。

    你弱我弱,你强我强,适者生存。

    “你没有想到吧?”裴施语笑着,回忆当初的峥嵘岁月。

    “我当时跟佩姐学了好几手呢,技巧还是有的,就是力量不够,遇到强壮的男人就无能为力了。”

    叶沛灵都快要吓死了,她知道监狱不是什么好地方,可是完全没有想到会乱成这个样子。

    不知道当初,裴施语在里面受了多少苦!

    怪不得每次去看她,都那么的憔悴问她只说一切都好,原来压根不是那回事。

    “天杀的,你在里面吃了这么多苦,那个谁怎么好意思在外面背叛你!”

    正沉浸在回忆里的裴施语听到这话,愣了愣,完全没有想到对方会茬到别处去。

    “都已经过去了,刚开始确实很糟糕,后来我交了新朋友,也就还好。”

    “好什么啊!你要是被逼的没办法了,怎么可能会去打架,你什么性格我还不知道啊。”

    叶沛灵义愤填膺,明显没有被说服。

    她顿时无奈了:“好啦,你还要不要听我说话了?”

    叶沛灵这才反应过来,她们好像在聊其他东西。

    “对,你想要跟我说什么来着。”

    裴施语没好气白了她一眼,被这么一打岔,那种忧伤感觉倒是散了不少。

    “我今天遇到以前在监狱里结交的朋友,他们也出来了。但是,我明显感受到他们并不想要和我联系。”

    叶沛灵这时候也冷静下来,沉吟片刻:“那些朋友都是道上的?”

    她点了点头,并没有隐瞒。

    “他们是真的把你当朋友才会这样吧,怕自己的世界伤到你。”

    “我知道,就是……”

    心里很明白,也十分感激对方的关心,可难免会有些难过。

    叶沛灵拍了拍她的肩膀:“好了,别想那么多了。今天你们会遇上说明有缘,以后有机会总能再相聚。”

    听到这话,她顿时笑了起来。

    确实,今天唐夜又帮了她一次,说明他们的缘分没那么容易断开。

    洗漱完毕,裴施语上床,正想睡的时候,电话铃响了。

    看到屏幕上显示的人,她差点没有拿稳手机。深吸一口气,才接了起来。

    “喂,封少,你好。”

    “没睡?”男人的声音低沉如同大提琴一样,悠远深沉。

    “嗯,还没有。这么晚了是不是有什么事?是兰花有问题吗?”

    除了这个裴施语不知道对方有什么事找她,今天封擎苍临时出国办事,说明公事很紧张,现在应当非常忙碌。

    两个人关系还没有好到,睡前还打个电话问候一下的地步。

    电话那头顿了顿:“你照顾得很好,劳伦斯今天去检查,说是发生了奇迹,兰花衰败的迹象得到了遏制。”

    劳伦斯是有名的植物学家,是封擎苍专门从国外请来治理兰花的。

    之前劳伦斯查看了兰花之后,完全不抱任何希望。说这株兰花已经回天乏术,除非发生了奇迹。

    没有料到,奇迹真的发生了。

    今天他看到兰花的变化,激动的当晚就在宁家老宅留宿。

    劳伦斯是个自由派,之前怎么邀请都不答应,今天却主动留下了,可想他心里的震撼。

    “他明天会和你探讨兰花的事,你做一下准备。”

    果然是因为兰花的事,裴施语心底闪过一丝失望,一闪而过连她自己都没有发觉。

    “好的。”

    “他是个疯子,不管他说了什么,都可以无视。你只需要交代每天工作,其他都可以无视。”

    “好的。”

    电话那头又沉默了,在她以为信号有问题,想要试探的时候,那边又传来了男人浑厚的声音。

    “绯闻的事,你不用担心。”

    “好的。”

    男人语气危险:“你叫‘好的’小姐?只会说这两个字?”

    “啊?”裴施语愣了愣,随即立刻反应,封大少不满自己回答太敷衍啊!

    “我这不是在听你的命令吗,秘书先生说过,你交代任务的时候,只需要带耳朵和脑子就够了。”

    “我明天可以把他开了。”

    “啊?!为什么啊。”

    裴施语吓了一跳,她说了什么,把秘书先生给害了!

    “听不明白也不带嘴?这么愚蠢的话怎么可能是我说的。”

    男人说话的时候,不经意露出他这样的上位人物所有的高傲。

    她顿时急了起来,要是因为自己让秘书先生把工作给丢了,那她可就罪过大了。

    “这个和他没关系,是我没有表达清楚。你刚才说我都听明白了,也就只需要带耳朵和脑子,不需要带嘴,秘书先生也说过……”

    男人轻笑声传了过来,低沉悦耳,好像羽毛在耳边轻轻挠一样。

    她的脸刷一下热了起来,她……这是被耍了?

    “不带这样吓人的。”她有些恼怒道,她刚才真的被吓到了。

    “不做亏心事,怕什么。”

    她没好气翻了个白眼:“夺人饭碗,相当于杀父之仇啊。”

    “他敢要挟你?”男人的声音沉了下去。

    ……

    总裁大神,你的智商呢?

    “哪能啊,秘书先生这么萌。”

    “萌?”

    “就是……很好很可爱的意思。”

    “你觉得他很好很可爱?”

    男人的声音更沉了,目光扫向一旁的书桌。

    正在一旁跟着陆伟祺埋头研究文件的秘书先生,感受到一道炽热的视线,整个人都正襟危坐起来。

    他就走神了那么一小会,就被boss发现,这是什么运气啊!

    或者说,boss你打电话怎么还这么敏锐,一心二意的本领是越来越牛了。

    裴施语要崩溃了,她又说错什么了?

    难道是男人嫉妒了?毕竟像他这种男人这么高傲,自尊心肯定也很强,受不了有人在他的面前夸别人。

    “当然啦,否则封少你也不会选他做秘书,你的眼光一向很好。”

    这句话明显取悦了男人,收回目光,语气也缓和了不少。

    “明天会有人去接你,停车场里等着。”

    “别!”她听到停车场三个字,背脊就觉得一凉。

    “嗯?”

    男人低气压从电话那头传过来,裴施语知道男人讨厌有人忤逆他的决定,这份好意必须接下。

    她连忙解释:“停车场就算了,还是老地方吧。”

    老地方——

    封擎苍挂了电话,嘴角微微勾起。

    秘书先生搓了搓眼睛,他看到了什么!

    **oss,竟然会笑?!

    再仔细一看,什么都没有。他就说呢,果然是眼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