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4.第864章 可怜的顾芮-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864.第864章 可怜的顾芮

    “哼,可是我看到妈咪都……”

    小核桃别扭的看了眼叶沛灵,并没有说出来,他觉得那是叶沛灵的伤心事,一定不能说。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而且叶沛灵一定很痛,这让小核桃更加不满了。

    “爹地,你怎么保护妈咪的,哼,太没用了!”

    小核桃忍不住将怒火对准了顾墨,他可是跟着叶沛灵一起去的,竟然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还让妈咪被打,这还不是没用么。

    听到儿子这么说,顾墨真是眉心突突的跳啊,这是自己的儿子吗?是老子还差不多吧。

    “是我失误了。”

    顾墨主动承认了错误,也心疼的看着叶沛灵,其实他也不想的,可是那会实在太突然。

    看到爸爸承认了,小核桃也不能说什么,毕竟那个情况他也清楚,可是心里是难过。

    所以小核桃拉住叶沛灵坐下来后,愤愤的说道:“妈咪,你放心,我不会让她好过的!”

    “小核桃你要做什么?”叶沛灵有些诧异的问道,眼睛还不自觉的盯着小核桃。

    虽然自己被打确实是事实,可是自己没有这么弱啊,怎么都想保护她。

    小核桃理所当然的说:“当然是替妈咪你报仇啊出气啊!”

    “妈咪我跟你讲,我一定不会放过她的,我要把那个坏女人给搞死,让她被很多人xx!”

    看到小核桃竟然说出这样的话,叶沛灵忍不住有些傻,不过还是对他说:“小核桃啊,你还是个孩子,孩子不可以那么粗暴的!”

    虽然这个方法叶沛灵也很喜欢,可是让一个孩子做,总是感觉有点不太对的。

    顾墨看着一大一小竟然因为这个讨论起来,忍不住扶额,自己这个儿子果然是嫌不够乱啊。

    竟然还想着去添一脚进去,这还可以更加的残酷一点吗。

    最后小核桃得到一个结论,果然大人都很厉害,很善于说服孩子,如叶沛灵。

    他本来还想着去报仇的,可是叶沛灵一番劝说后,小核桃的报酬想法最终只能暂停了。

    因为凌悦这会还在医院,他根本无法展开拳脚。

    “既然她住院那算了,不过等她出院了,我一定不会放过她。”

    小核桃气呼呼的说道,俩个脸颊因为生气都晓得有点通红。

    叶沛灵看小核桃如此坚持只能放弃劝说,反正小孩子,过几天也会忘了。

    而小核桃要报复的对象凌悦,此时正躺在医院的病床,病床跟前是封擎苍。

    她的父母这会都已经回去,因为凌悦没什么大事,是忽然被撞倒头,有些神经性的痛。

    “小悦,这几天你好好在医院待着,我会陪着你。”

    封擎苍坐在病床跟前,拉着凌悦的手温和的说道。

    虽然俩个人的婚礼被破坏了,可是凌悦如今还是他名义的未婚妻,如果没有意外,他们如今已经是夫妻了。

    可是虽然没有结婚,但是俩个人已经领证了,所以他们已经算夫妻了。

    “擎苍哥哥,我,我……”

    凌悦很委屈,自己好好的婚礼被破坏了,而且还受伤,最后竟然还没有结婚。

    可想而知凌悦的心情有多么的委屈和痛苦,她期待了那么久,然而却因为叶沛灵,一切都变成了空。

    虽然他们领证了,可是别人不知道啊,只有他们俩个人清楚,什么时候婚礼不举办了,凌悦心里都不会踏实。

    她总是觉得封擎苍会离自己很遥远,如今虽然他坐在这儿,可是凌悦却依旧感觉好心痛。

    “小悦,别想太多了,如今你是个病人,有什么事等你好了我们再说,明白吗?”

    封擎苍耐心的哄着凌悦,因为他自己也很自责,完全没想到叶沛灵会突然冒出来,而且还会发生那么多戏剧性的一幕。

    如今所有的新闻都在报道俩个人的婚礼,他们这个时候也不可能在补办婚礼了。

    甚至还冒出来一股人,大骂凌悦,说她是第三张,抢了绿教主的老公。

    虽然绿教主死了,可是大家依旧很怀念她,甚至还有以前的粉丝,对凌悦不停的咒骂。

    总之情况很糟糕,凌悦自己也有很多粉丝,毕竟她可是总统的小公主,俩家粉丝那样互相掐架。

    “我知道,可是我是有些伤心,我们的婚礼被那个女人破坏了,擎苍哥哥,你一定不能放过她。”

    凌悦虽然想法单纯,可是却不傻,她当然知道封擎苍不会动叶沛灵,因为叶沛灵跟顾墨的关系。

    可是她是想提这个,让封擎苍对自己愧疚,他对自己有了愧疚,心里会装自己。

    看到凌悦满满的委屈,还有额头的伤口,封擎苍立刻点头:“小悦,你放心,我会处理好这件事的。”

    这个事,他肯定要给凌悦一个交代,可是并不是吧自己给她,俩个人的结婚证也是之前婚礼前几天才去的。

    他是不想跟凌悦在一起,为了让她安心,不过也只是个结婚证罢了,一张证可以证明什么呢,

    如果自己爱她,没有证也会爱,如果不爱,他不会多做什么。

    “嗯,擎苍哥哥,你真好。”凌悦甜甜的喊了一声,然后闭眼,因为婚礼的事,她心情郁闷,最后竟然做噩梦了。

    半夜被吓醒,发现封擎苍果然还在自己跟前,顿时放心下来。

    “做噩梦了?”封擎苍好听的声音响起来,脸还有淡淡的温柔。

    当然,这都是凌悦感觉到的,或许她自己太喜欢封擎苍的,才会这样进行这样不切实际的感想吧。

    “嗯,有点害怕,擎苍哥哥,你不会离开我的对不对?”凌悦紧紧的抓着封擎苍的手,生怕他丢下了自己而一个人离开。

    想起来没有他的日子,凌悦觉得自己都没法呼吸了,或许爱一个人到骨子里,会这样吧。

    “嗯,”封擎苍只能回应,让凌悦放心,如今希望凌悦快点好起来,自己也可以处理一些事。

    得到回答,凌悦再次睡了过去,不过算在梦里,她依旧抓着封擎苍的胳膊。

    本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