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0.第860章 你吓死我了-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860.第860章 你吓死我了

    尽管叶沛灵并没有说什么,可是顾墨却可以自行想象,并且觉得叶沛灵一定是出事了。

    坐在驾驶座面,拿出一根烟,静静的点燃,可是却没有吸一口,他实在是太担心了,以至于失去了以往的镇定。

    裴诗语已经死了,他甚至有些怀疑叶沛灵是不是有点不正常,被人迷惑了,否则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焦虑的顾墨却并没想到,叶沛灵确实是格外的开心以及兴奋,并且现在已经感觉自己快要飞起来了。

    挂断电话,叶沛灵顿时将手机扔在一边,手机关机了,她也丝毫不知道。

    在叶沛灵的心里,这一刻只有裴诗语,将所有的一切都遗忘了,大概也只有裴诗语明白叶沛灵到底有多大条了。

    “灵灵,你这样跟顾墨说,真的没问题吗?”

    裴诗语依旧有些担心,因为叶沛灵说的实在是有些简单了,而且顾墨一定会多想。

    今天约叶沛灵出来是一件冒险的事,所以如今裴诗语立刻有些担心了。

    她还真是怕顾墨会理解不了叶沛灵的话,不过这次裴诗语确实猜对了,顾墨真的没有理解。

    他正在外面犹豫,挣扎,煎熬着,不知道怎么做。

    “哎呀,没事了,我好不容易见到你,一定要跟你多说话,绝对不能被任何人抢走了!”

    叶沛灵忽然之间有些粘人的挽着裴诗语的胳膊,声音都是撒娇,满满的少女味啊!

    “灵灵,我都回来了,你的担心可是多余的,我是想告诉你,我还没死,你不知道在葬礼还有各种场合,看到你疯狂的样子,我都心痛的要死,可是却没勇气见到你!”

    裴诗语低着头,她怕叶沛灵会责怪自己没有见她,没有第一时间告诉她,害她白担心了那么久。

    可是叶沛灵早被激动冲昏了头脑,怎么可能会怪裴诗语。

    她叹了口气,看着裴诗语布满伤痕的脸,心里也是痛的,她可以理解裴诗语的种种行为。

    “小语,你别自责,我知道,我都知道,我不会怪你,你变成这样,一定很伤心,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叶沛灵疑惑的看着裴诗语,如今封少的婚礼也被自己破坏了,她以为裴诗语死了,所以去的。

    可是如今裴诗语根本没有死,那么她到底打算怎么办?

    种种疑惑让叶沛灵不得不问出来,因为她已经决定了,不管裴诗语做什么,自己都要支持她。

    “灵灵,其实我已经想好了,在他的婚礼后,我打算出国,这张脸总是要治疗的,否则这样出去,也会吓到别人。”

    裴诗语伸手摸着自己的脸,面布满了伤疤,不仅每天提醒着自己那些过去,那些痛苦,还会让别人对自己产生恐怖的想法。

    虽然她不在意自己变成什么样,可是并不想吓到别人,而且没有人会喜欢做一个丑八怪。

    叶沛灵听到裴诗语那么说,脸的疼惜更加严重了,她张口来了一句:“我陪你一起去!”

    “不行!”裴诗语一口拒绝了,她知道叶沛灵一定不放心自己,所以要跟着。

    如今叶沛灵有自己的生活,不能因为自己而被破坏。

    “为什么呀?”叶沛灵诧异而又不解的看着裴诗语,理解不了她为什么要拒绝。

    接触到叶沛灵的诧异,裴诗语忍不住叹气:“灵灵,你好不容易才找到幸福,不能因为我的事而毁了,你应该好好跟顾墨在一起,他那么喜欢你,也很喜欢他!”

    “小语,可是我想陪着你,我跟他还没结婚,我现在也是自由的,我已经让你一个人那么久,你……”

    叶沛灵激动的站起来,想说什么,可是却忽然停了下来。

    她的目光直接停在眼前忽然冒出的男人身,一时之间有些难以接受,他怎么忽然过来了?

    玩啥呢人正是顾墨,他实在忍受不了,生怕叶沛灵被骗,所以他立刻进来了。

    哪怕叶沛灵会讨厌,会排斥,也顾不得了,他想确认一下,叶沛灵有没有事。

    “你,你怎么来了?”

    叶沛灵看着脸色深沉的顾墨,完全不明白他这是唱哪出啊?

    自己不是跟裴诗语约个会,他至于脸那么臭吗?跟人欠了他几千万一样。

    “你吓死我了!”

    顾墨直接将叶沛灵搂在怀里,柔柔的说道,脸色也好看了一点点,他的目光忍不住看向了裴诗语。

    这个女人的脸已经毁了,难道她是裴诗语?

    “灵儿,这是裴诗语?”

    顾墨震惊的看着裴诗语,心里他也看出来了,眼前的人确实好像裴诗语,脸虽然毁了,可是一个人的眼神却是永远无法骗别人的。

    她的眼睛还是那样的灵动,充满了仙气。

    “是啊,我不是跟你说了吗?你跑进来吓人啊!”叶沛灵气呼呼的看着顾墨,不过想到顾墨也许也是担心自己,所以没怪他。

    裴诗语笑了笑,对着顾墨点头:“是啊,我是裴诗语,我没死,是不是有点意外?”

    她脸的笑很深,而且还有看好顾墨的意思,这个男人果然很爱叶沛灵,也只有叶沛灵傻乎乎的,有点不明白。

    虽然叶沛灵也知道顾墨喜欢自己,可是她大概只以为顾墨是因为小核桃所以才对她那样吧。

    “劫后余生,以后会好的。”顾墨露出浅浅的笑,看着裴诗语,眼里却有些惊和不解。

    是啊,当初葬礼,他们可是都见过自己的尸体了,已经断气,如今活生生的人再次出现,恐怕换做谁都会意外。

    “我也相信,一定都会好起来的。”

    裴诗语回了顾墨一个笑,反正自己也是小核桃的干妈,并不怕顾墨吧消息说下去。

    可是顾墨也不是那种嚼舌根的人,他看到叶沛灵高兴,自然会支持。

    “好啦好啦,你们俩个别在这说什么好了,现在哪儿好了,小语的男人都要被抢了,而且还是你表妹!”

    叶沛灵忽然之间气呼呼的看着顾墨,然后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