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9.第859章 我要跟你一起去。-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859.第859章 我要跟你一起去。

    叶沛灵此时的情绪接近崩溃了,怎么都没想到,裴诗语竟然没有死,她不是希望裴诗语死,只是没想到,会是这样。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灵灵,你冷静点!”

    看到叶沛灵一副崩溃的模样,裴诗语心里有些沉重,悲痛的看着叶沛灵,完全没想到,叶沛灵竟然会如此大的反应。

    她心里顿时内疚自责起来,如果不是自己一直拖着没有见到叶沛灵,她也不会这样了。

    如果自己一开始告诉她,那么她怎么可能失控。

    “不,我不信。”

    叶沛灵捂着头,靠在沙发,脑子里一片混乱,她想站起来给裴诗语一个拥抱。

    可是却根本没法说服自己冷静,她没有死,很好,可是她的脸,却变成了那样。

    叶沛灵感觉自己的心都要被撕扯的挣开了,都是自己的错,如果不是自己不小心,裴诗语不是受这么多苦。

    她这么一副样子,肯定也是怕自己伤心吧。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叶沛灵终于冷静了下来,脸的表情看起来柔和很多,面容也恢复了以往的那样。

    可是脸的泪却怎么都忍不住,冲过去抱着裴诗语又开始唔唔的哭了起来。

    “呜呜……小语,你终于回来了,我,我还以为我永远都要见不到你了,你终于回来了!”

    “你不知道我有多想你,多自责,每次夜里都会做噩梦,我梦到你告诉我你好痛,好痛,可是我却救不了你!”

    叶沛灵抱着裴诗语不停的哭诉,似乎要把自己的所有的痛苦和委屈,还有想念全部都哭出来。

    她终于可以抱住了裴诗语,她的身是自己熟悉的味道,还有她手的那个纹身。

    那是她一直有的,而且很多人并不清楚,所以叶沛灵根本没有怀疑,立刻信了。

    其实在裴诗语第一次说,她有点信,可是内心深处却不愿意相信,因为她觉得裴诗语不会是这样。

    她应该是美如天仙的清灵仙子,而不是如今毁容的女人……

    “灵灵,不哭了,我这不是都回来了吗?你这样会吓到我的!”

    裴诗语心里很无奈,没想到叶沛灵居然会变得如此的小女人,而且她好像很少哭。

    如今竟然为了自己哭的稀里哗啦的,而且还在婚礼那样。

    她脸还可以看出来有些肿的样子,凌悦那一巴掌打的很重,可是叶沛灵都是为了,才会那样的委屈自己。

    “灵灵,乖啊,我回来了,永远不会走了,我没死,明白吗?”

    裴诗语一遍又一遍的跟她说着,希望她可以听到,也是告诉自己,还没死,没有死。

    既然没有死,要做出很多事,既然没有死,一定要好好活下去。

    还有太多事需要做,还有太多人需要去想,所以自己不会死的,算努力也不能死。

    最后,在裴诗语的安抚下,叶沛灵终于慢慢的停止了哭泣,可是依旧红着眼看她,好像一个没有安全感的孩子一般。

    “小语,你真的没有死,我不是在做梦,我居然看到你了,好神,你,不会是鬼吧?”

    叶沛灵夸张的看着裴诗语,然后开始了她的脑补,甚至跑过来捏了俩把她的小脸,果然有温度。

    “啊,有温度,你果然是活的!”

    听到这句话,裴诗语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自己是活的?有温度?她不会真以为自己见鬼了吧。

    想到这儿,裴诗语顿时想使坏了,露出一副痛苦的模样,看着叶沛灵说:“灵灵,我死的好惨啊,你快来陪我啊!”

    本来叶沛灵还在嘚瑟,可是忽然之间的剧情反转让她瞪大眼,惊恐的看着裴诗语,喃喃道:“小语,对不起,也都是我的错,我不好,我陪着你,你别怕,我陪着你!”

    “好啊,陪我吧!”裴诗语呲牙笑了笑,顿时充满了喜感,让叶沛灵哭笑不得。

    刚自己还真以为做梦了还是见鬼了呢,也许只有见鬼才会看到裴诗语这么可怕的脸。

    可是她很明白,根本不是那样的,裴诗语如今确实变成了丑八怪,而且还是一个特别丑的人。

    “小语,我会陪着你的,不管发生了什么。”

    叶沛灵拉住裴诗语的手,然后深情的说道,可是眼睛瞥道桌子的手机,脑子里顿时闪过一道灵光。

    天,她竟然忘了给顾墨打电话了。

    “灵灵,怎么了?”裴诗语看到叶沛灵那副样子,忍不住询问道,一定是什么夸张的事情。

    否则叶沛灵不会这样的,然后却听到叶沛灵幽幽的说:“我没给顾墨打电话,他一定会直接进来的,不行,我现在给他打电话!”

    听到这句话,裴诗语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同时对叶沛灵格外的无语起来,如果真的有人害她,恐怕她也很容易受害。

    叶沛灵拿着手机立刻拨通了顾墨的电话,眯着眼说道:“我,刚太开心了,所以忘了给你打电话,你继续外面等着,我跟小语一起出来。”

    顾墨本来在等着电话,或者直接进去,可是却接到了电话,还有叶沛灵那么轻松的声音。

    可是她的话却有些怪,跟小语?叶沛灵喊的小语,好像只有裴诗语一个人,如今裴诗语已经死了,那么不可能再有。

    顾墨忍不住猜想,会不会是叶沛灵遇到什么危险了,不方便说,所以才会用这种办法。

    “要不,我进来找你!”顾墨试探性的说道,脸充满了担忧。

    可是叶沛灵依旧没心没肺的,对着顾墨说了声:“哎呀,不用不用,我跟小语叙旧呢,你可别来破坏我们!”

    叶沛灵的声音听起来确实很开心,像以前跟裴诗语在一起时候的样子。

    顾墨忍不住想到,难道裴诗语真的在里面?

    “嗯,那我等你。”顾墨温柔的对叶沛灵说道,这可是自己第一次陪她出来,绝对不能有什么坏习惯,否则以后她一定不会让他出来。

    挂断电话,顾墨心里的疑惑却还是存在,并且怎么都驱散不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