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6.第856章 我的女人不可能道歉-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856.第856章 我的女人不可能道歉

    在顾墨看来,他的眼里只有叶沛灵,自然是要护着她,而且叶沛灵的嘴脸都有血丝。

    这让顾墨感觉自己真的都疯了,道歉?凭什么啊!

    “封少,你是不是应该管好你自己的女人!”

    顾墨将叶沛灵护在身后,眸子冷漠的盯着封擎苍,俩个人的目光在空交汇,互相较量起来。

    可是封擎苍也不可能道歉,这个女人破坏了自己的婚礼,而且凌悦现在还虚弱的在自己怀里。

    俩个人较量的同时,凌非岩跟施怡俩个人已经来舞台,俩个人担心的看着凌悦。

    “小悦,你怎么样?”

    施怡看着女人在封擎苍的怀里,额头还有血迹,顿时心疼起来,虽然女儿动手打人,可是也是叶沛灵太过分了。

    如果不是叶沛灵破坏婚礼,凌悦也不可能打她,一切都是一个圆,因果循环,都是天意。

    凌非岩皱眉看着封擎苍跟顾墨俩个人,他们俩个好像跟个孩子一样较量起来。

    而此时顾墨自然看到了凌非岩跟施怡,他冷笑一声,看着凌非岩说:“姨夫,我想你们欠我一个解释!”

    “我顾墨的女人,也是她想打打的吗?”

    顾墨的手指指着凌悦,眼底充满了愤怒,他的温柔只是针对叶沛灵一个人的。

    如果别的人,那么很抱歉,只有冷漠。

    “顾墨,你别太过分了,是你的女人先破坏我们的婚礼!”

    封擎苍咬牙看着理直气壮的顾墨,简直要气疯了,他顾墨的女人是人,可是他封擎苍的,难道不是?

    可是顾墨丝毫不怕,俩个人再次在空对决,凌非岩沉着脸,一向的温和笑容也没有了。

    “顾墨,今天的事不仅仅是小悦一个人的错,如果需要道歉,那么俩个人都有错!”

    凌非岩的话一向一言九鼎,而顾墨以前也格外的崇拜凌非岩,可是这不代表,他今天回退让。

    “你们别吵了,”施怡不满的喊了声,一向温柔的她竟然也动怒了,她实在是受不了几个大男人,竟然如此幼稚。

    现在婚礼已经被破坏,他们居然还有空在这里讨论是谁的错,不管是谁的错,现在最重要的是处理好婚礼的事。

    几个人都沉默下来,可是凌悦却忽然晕了过去。

    “小悦!”

    施玲惊恐的喊了一声,而封擎苍立刻将凌悦打横抱着,急匆匆的往外面跑去。

    “让开!”

    一路他都在喊着这句话,他脸的焦急不像是装出来的,而他的担心也让裴诗语忍不住难过。

    她想过去找叶沛灵,可是叶沛灵被顾墨护着,俩个人竟然已经往外面走去,人群里一阵混乱。

    裴诗语被人群冲散,很快没有了叶沛灵跟顾墨的身影,不过也好,只要他们俩个离开好了。

    凌非岩跟施怡俩个人很在封擎苍的后面,现场立刻有些失控。

    尽管主持人在台不停的说话,想稳定局面,可是根本没有用,所有的宾客已经自发的混乱。

    本来他们在梦幻峡谷举行婚礼,有很多人,甚至还有些人专门为了看封少跟公主的婚礼,远道而来。

    场面极其壮大,可是却没想到会发生意外,叶沛灵跟顾墨被保镖护着离开了。

    封擎苍抱着新娘子往医院赶去,现场的施玲跟顾芮俩个人却没有走,她们一直留在了最后。

    顾老爷子看着混乱的场面,几乎要气炸了,可是顾墨根本不听他的,他也只能憋着。

    因为新娘子去医院了,所以婚礼只能无限期的延迟,而唐佩远远的给了裴诗语一个眼神,带着唐夜离开。

    裴诗语从峡谷下去后直接回去了酒店,换了一套衣服,给叶沛灵打电话,她一定要跟叶沛灵说清楚。

    再这样下去,估计叶沛灵一定会疯的,今天的事本身是一场冒险,如果不是有顾墨,恐怕叶沛灵这次要完了。

    背景真的很重要,可是裴诗语依旧很担心叶沛灵,生怕她在做出什么危险的事情。

    “嘟嘟嘟。”

    电话一阵忙音,可是却没有人接听,裴诗语忍不住皱眉,叶沛灵这个时间应该已经回去了。

    可是她不接电话,唯一可能的事情是她在跟顾墨吵架,肯定是这样,叶沛灵一定会怪顾墨。

    今天的事一定没有那么简单,裴诗语准备的大礼也没有送不去,因为婚礼根本没有进行下去。

    可是叶沛灵到底在做什么啊,裴诗语不信邪的再次打过去,这次终于接了起来。

    “谁啊!”

    叶沛灵态度恶劣的对着电话说道,因为她这会心情特别差,而且这个号码还是陌生的号码。

    肯定不是熟悉的人,所以叶沛灵还以为是打广告的,竟然还这样没完没了的打个不停。

    其实叶沛灵是想接起来直接骂的,然而还是决定先看看是谁。

    裴诗语被叶沛灵吓了一跳,不明白叶沛灵怎么忽然之间如此暴躁,不过稍微想了想,也明白了。

    一定是叶沛灵替自己抱不平,所以才会如此的激动吧。

    “裴诗语!”

    她直接对着电话说道,可是电话里叶沛灵一阵沉默,最后直接爆炸了:“你有病吧,说你是裴诗语,我告诉你,你要做什么,冒充谁也请你调查一下ok?”

    “裴诗语已经死了,明白吗?你冒充一个死人,你还厉害了,我告诉你,我叶沛灵最讨厌你这种人了!”

    听着叶沛灵噼里啪啦的一阵说,裴诗语心里是崩溃的,可是她明白叶沛灵不会信,所以只能再次改口:“其实我是你以前认识的一个人!”

    “呵,现在骗子都是你这样的水准了?冒充裴诗语不成,如今又想用别人骗我,我告诉你,门都没有,不仅没有门,窗户都没有。”

    叶沛灵对着电话说道,可是说完了又觉得有点不对劲,打广告的怎么会知道裴诗语的名字?

    难道真的是认识自己的人吗?想到这儿,叶沛灵顿时稳定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