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5.第855章 婚礼巨变-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855.第855章 婚礼巨变

    不过,如果这会把戒指取出来,恐怕一定会闪瞎所有人的眼。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这一幕注定了是万众瞩目的时刻,几乎所有的镁光灯等对准了这对戒指,准备在它被打开的一瞬间拍照。

    连裴诗语都忍不住将视线转移到了戒指,这个代表花期的盒子,是自己喜欢的。

    代表所有女孩子都想要这样的一个戒指吧,本来这应该是自己的婚礼,可是却变成了凌悦的。

    苍哥哥,你要娶别的女人了。

    小花童将戒指盒子恭敬的递给主持人,主持人拿着托盘,放在俩个人的面前。

    “现在,请我们的新郎新娘来互相交换戒指,代表真爱的戒指。”

    凌悦脸有着娇羞的笑,目光盯着戒指盒子,而封擎苍也是满眼的宠溺和幸福。

    俩个人的手伸向托盘,下一秒要拿到托盘的戒指。

    可是变故陡生,一个人忽然冲了来,直接打翻了托盘,代表着真爱的戒指的盒子,这样掉落在地,还翻了一个滚。

    而戒指,还没来得及打开,因为这一切实在是发生的太过突然,太让人震惊了。

    “你要干什么,你这个疯子!”

    凌悦的脸笑容顿时退了下去,瞪着眼睛面目怒容的看着来的叶沛灵,恨不得直接吃了她。

    可是叶沛灵却勾唇笑了,看着凌悦,冷漠的嘲讽:“我要干什么?我当然是要破坏你的婚礼啊,难道你还看不出来吗?”

    “小公主,你的真爱戒指都没了,你还可以安心的结婚吗?呵呵,你的戒指还没来得及打开呢,真可怜!”

    叶沛灵的话让凌悦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盯着叶沛灵的眸子布满了阴狠和冷漠。

    自己期待了这么久的婚礼,居然被这个女人这样破坏了,凌悦咬着牙看向叶沛灵。

    “你有病趁早去医院,你凭什么破坏我的婚礼?”

    凌悦狠狠的说道,头的皇冠都因为她的用力而稍微有点偏颇,台下的人全部都被这一幕震惊了。

    这可是全世界瞩目的婚礼啊,居然这样被破坏了,而且还是实时的直播。

    凌悦怎么可以不恨怎么可以不怨呢?这个叶沛灵,实在是太可恨了,订婚宴的时候,她过来捣乱。

    今天她竟然又来了,而且还真的成功了,婚礼已经暂停,可是刚才那一幕也已经被全世界的人看到。

    “呵呵,你一个小三还有理了,我告诉你,算裴诗语死了,她的男人,我也绝对不会眼睁睁看着他娶你,我是要破坏你,你能奈我何?”

    叶沛灵满脸的疯狂,来的那一刻其实她想好了,这场婚礼的意义那么的重大。

    可是自己偏偏是要破坏它,是要让所有人都知道,算他们结婚了,心里也要永远有个裂缝。

    “叶沛灵,你这个恶毒的女人!”

    凌悦激动的吼道,挥手朝着叶沛灵打了过来,叶沛灵被她一巴掌打的嘴角沁出来血丝。

    可是她丝毫不在意,抬手将血丝抹去,眸子垂了下去,没有人可以看出来她到底在想什么。

    所有人都以为叶沛灵不会反抗,人家可是总统的小公主啊,可是裴诗语却明白,叶沛灵不是一个忍让别人的人。

    而且今天她根本是豁出去了,不打算善了,所以她会怕吗?

    答案很明显,她叶沛灵从来没有怕过。

    “你不是很得意吗?”凌悦居高临下看着叶沛灵,脸带着高高在的笑容,好像底下的人都是蝼蚁。

    可是她错了,叶沛灵从来不是任人欺负的,她趁着凌悦不备,猛然直起身子,双手朝着凌悦推了过去。

    “啊!”

    尖叫声响起,凌悦整个人没有防备,竟然被叶沛灵推的直接朝着舞台一边的柱子旁边倒去。

    凌悦摔倒在地,而那根柱子轰然倒塌,将凌悦狠狠的压在了下面。

    “啊……”

    凌悦夸张的喊声再次响起来,洁白的婚纱,染了花瓣,甚至还有一些黄色的图,

    头的皇冠松松垮垮的在头,似乎随时都可以掉下来。

    所有人都被惊呆了,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变故,凌非岩跟施怡焦急的往抬过来。

    当然还有封云跟江曼柔俩个人,封擎苍立刻走过去,将凌悦从柱子下拉了出来。

    “擎苍哥哥,我……”

    “小悦,别怕,我不会让人伤害你了!”

    封擎苍怜惜的将凌悦搂在怀里,目光冰冷的看着叶沛灵,这个女人果然在挑战自己的极限。

    “你到底还想怎么样?”

    封擎苍搂着凌悦一步步走过来,直接逼视着叶沛灵,叶沛灵却浑然不怕,冷漠的笑了笑。

    她看着封擎苍过来,心里却忍不住冷笑,对着他嘲讽道:“怎么?封少要为你的新娘子出气么?”

    “你必须向她道歉!”封擎苍态度冷硬,不容拒绝。

    可是叶沛灵又怎么会如此轻易的道歉,她再次笑了假声,讥讽道“封少,我告诉你,我绝对不可能道歉,说起来道歉,你还得道歉呢!”

    “你应该对着死去的裴诗语道歉,对着她的灵位道歉,你怎么可以这样娶了别人,你对得起她吗?”

    叶沛灵几乎是撕心裂肺的吼道,可是封擎苍没有任何感觉,在他心里,凌悦才是他的未婚妻。

    不知道为什么,俩个人的婚礼被破坏了,他竟然内心里有一丝窃喜,他不明白到底为什么会这样。

    “灵儿。”

    顾墨不知道什么时候也从台下来,此时已经到了叶沛灵的跟前,将她搂住,怜惜的抚摸着她的脸颊。

    “脸,没事吧?”顾墨的声音听起来充满了冰冷,眼底是暴风雨来临前的节奏。

    虽然平静,却让人忍不住不敢直视,不过这冰冷,对封擎苍无效,直接屏蔽了。

    “没事。”叶沛灵摇摇头,脸却洋溢着笑,这一刻她是幸福的,虽然她被打了,可是有顾墨如此护着她,她怎么会伤心难过?

    “怎么可能没事,你都流血了。”顾墨的声音听起来充满了隐忍,他感觉自己即将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