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3.第853章 愿你所有的等待都是值得-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853.第853章 愿你所有的等待都是值得

    是啊,别人的生活始终不是自己的,总要为自己而活。

    “不,我不能!”裴诗语立刻拒绝,她不能答应顾笙,她必须要回来,算不是为了施玲,她也要夺回来属于自己的东西。

    那个男人,还有一切的一切。

    看到裴诗语眼底的决绝,顾笙心疼的看着她:“何必呢,值得吗?”

    裴诗语摇头,她也不知道到底值不值得,可是她知道,自己希望所有的等待,都是值得。

    “你还放不下他!”

    几乎是肯定的,顾笙笑了笑说道,嘴角扯起好看的弧度,那样的迷人和耀眼。

    裴诗语点头:“嗯,我放不下,我舍不得,算恨他,怨他,我也要将他夺回来。”

    “我知道,他一定也在等着我,等我更好的回来,我想他一定会记起来,我不能让他回来后,看不到我。”

    裴诗语看着顾笙,认真的说道,俩个人的灵魂,似乎在这一刻得到了共鸣。

    其实顾笙知道,她的选择,他明白裴诗语的所有固执和坚持,可是他会心疼。

    她再次回来,面对的恐怕也是更加深刻的伤害跟背叛,她不会有什么好日子的。

    可是自己不能说,不能做,以后每天待在这里。

    “我在这里,等你回来。”

    顾笙眯着眼看向裴诗语,这也算是自己对裴诗语的承诺吧,只是不知道自己的身体,还能不能坚持更久。

    他也想活下去,尤其是见到裴诗语以后,他必须强大起来保护她,可是似乎这一切只能是幻想。

    “好啊,我回来后,一定第一个找你,你可别不认识我了。”

    裴诗语笑着说道,心里却忍不住酸酸的想哭,她也担心顾笙的身体,不过也坚信,顾笙一定会好起来。

    “红珠水提炼的如何了?”

    她忽然想到这个,如果提炼成功了,那么顾笙的身体一定会好起来,哪怕自己不再了。

    可是她却只看到顾笙摇头:“没有,还差一点儿,不过我相信用不了多久,一定会提炼出来。”

    “嗯,如果提炼出来了,你第一批用来调理自己的身体吧,反正现在我也不需要做什么。”

    裴诗语笑了笑说道,顾笙的身体才是最重要的,如今自己要离开,不知道多久才会回来。

    如果提炼出来红珠水,还是让顾笙用了,韵的产,已经停供很久了,不过裴诗语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

    “好。”

    顾笙深深的看了眼裴诗语,目光在她的手停留片刻,然后收了回来,不管怎么样,只要她不说,自己一定不会问。

    大概,这是俩个人共同的秘密吧。

    时间过的很快,一直在这里待到了晚的十点,裴诗语才起身告辞,她不能继续待下去了。

    因为十点后一定会有人过来看顾笙,所以她也必须离开。

    “姐姐,记住我跟你说的,别相信任何人,明白吗?你看到的听到的,也许不一定都是真的,用你的心,你的感觉去感受吧。”

    临走之前,顾笙还是不忘叮嘱裴诗语,他是害怕裴诗语被骗了,她已经够悲惨了。

    命运不可以对待一个人那么不公平,有些人一定会得到幸福的。

    从山庄出来,裴诗语心里还是充满了惆怅,顾笙说的她何尝不知道,只是不明白应该怎么做。

    没有人告诉她,她害怕自己仅有的一切也都没有了,所以宁愿这样孤单的一个人。

    像孤魂野鬼一般,没有归宿,大概这样才是最终的结局吧。

    回去酒店,裴诗语才发现自己的手机居然没电了,充电开机后,几条短信立刻进来。

    唐佩:小语,他的婚礼你要去参加吗?

    封擎苍:别以为这样你可以为所欲为。

    看到信息,裴诗语忍不住笑了,她觉得自己都有些不明白封擎苍到底想要做什么了。

    明明是俩个不想干的人,可是他却要这样得到答案,为什么?仅仅是因为内心的那一点点的好心吗?

    将他的号码点开,拉进黑名单,裴诗语这才松了口气,可是全身的力气也像被忽然之间抽干了一般。

    “铃铃铃。”

    尖锐的电话铃声响起,将裴诗语吓了一跳,她现在似乎总是容易受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没有安全感。

    看了眼来电,是唐佩,这个时候,大概也只有唐佩才会打电话,因为她在没什么熟悉的人。

    认识的人不能见,熟悉的人不相认。

    “佩姐。”

    裴诗语接起电话,沉沉的喊了声,声音却听起来闷闷的,甚至以往更加的嘶哑了一点点。

    对面的唐佩立刻听出来,问到:“小语你是不是病了?怎么声音变成这样了啊?”

    “佩姐,我没事,可能今天没说话,所以嗓子忽然有点绣了吧。”

    裴诗语握着手机,手却在抖,她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也不明白自己要去做什么。

    不过还是忍不住问道:“佩姐,你给我打电话,怎么了?”

    如果没事,唐佩肯定不会给自己打电话,而且是这么晚了。

    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会,这才响起来唐佩的声音:“小语,我白天给你短信,你没回,后来电话关机了,我怕你出事……”

    “佩姐,我不会想不开的,我今天洗澡的时候睡着了,可能手机最后没电了,睡得有点久。”

    裴诗语立刻想起来一个理由对唐佩说道,她不想唐佩为自己担心,她已经很累了。

    “你呀,他的婚礼在明天,你要去参加吗?”

    最后,唐佩还是忍不住询问道,其实这才是她打电话的目的,她怕裴诗语想不开,去婚礼做出什么傻事。

    想了想,裴诗语才对着电话说:“佩姐,明天我会过去的,我还以为是在后天,看来是我记错了。”

    “佩姐,他这么重要的日子我怎么会错过呢?我不仅要去,还要送他一份大礼。”

    虽然唐佩很想询问她的计划,可是想到裴诗语之前说的话,她还是没有问出来。

    或许,她已经真正长大,可以保护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