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2.第852章 你走吧,别再回来了-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852.第852章 你走吧,别再回来了

    不知道躺了多久,她以为自己大概会死在这个冰冷的酒店,这个冰冷的房间。

    很多空巢青年不是都会死在房间吗?她以为自己也会那样,毕竟没有任何一个人关心她。

    可是最后她还是站起来了,虎口处不停的源源不断穿出来的热量,让她整个人都温暖了起来。

    好像全身充满了能量一般,她从地站起来,看了看镜子里的人,脸色苍白,像一个孤魂野鬼一般。

    “裴诗语啊,你看看你,多可怜,你自怜自艾有什么用?只会让那些混蛋更加肆无忌惮欺凌你!”

    “别再堕落下去了,你清醒一点吧。”

    镜子里的女人,头发散乱的披着,面的水还在不停的滴滴答答的落下来,身因为地长期躺着,压出来的印子。

    眼睛无神的看着镜子,大概刚出来的女鬼都要这个精神吧。

    对着镜子,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可是嘴唇却干裂的破了,一道血痕露出来,看着更加凄楚。

    脸的疤痕那么恐怖,如果现在有人看到自己,恐怕一定会被吓到吧,在惊呼一句,好一个吓人的女鬼。

    裴诗语深吸口气,拍了拍脸蛋,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一定要好起来,不可以被打倒。

    好不容易活着出来了,说什么都不能在倒下去。

    她洗脸,化妆吹头发,换衣服,让自己看着可以精神一点,因为她打算去见一见顾笙了。

    如果自己出国了,不知道会有多久的时间回不来,也不知道他到底怎么样,好不好?

    在落魄,也不能被顾笙看到,他一定会不高兴的。

    裴诗语收拾妥当,换了一套黑色的衣服,带着帽子,口罩,如果不注意,大概会跟黑夜融入在一起吧。

    顾笙那边到了晚,守着的人一定会很少,重要的是这个时候,施玲她没有在。

    她不想自己去看顾笙,大概是害怕顾笙难过吧,或者顾笙也以为自己已经死了。

    到了门口,她忽然有些近乡情怯的感觉,心里的坚定也有点犹豫。

    顾笙会认出来自己吗?裴诗语不知道,可是她必须去看一看顾笙,这样自己走的,才可以心甘情愿。

    避开一些人,裴诗语直接到了顾笙的房间,里面的灯光淡淡的,照射出来人影。

    男孩躺在藤椅,手里还拿着一本,脸有着淡淡的笑。

    可能是因为这里没有什么人,他的房间只有一个简单的屏风挡着,面还有一层薄纱。

    如果不知道的,恐怕还真会以为走进了童话。

    裴诗语忍不住笑了,看来顾笙挺好的,自己本来也只是想过来看看他,既然他很好,那好。

    她明白自己的心境已经发生了改变,如今只要他们过的都好,自己也完全可以放心。

    裴诗语转身想离开,却听到顾笙的声音,他大概是被自己的声音吵醒了,裴诗语忍不住一阵懊恼。

    “姐姐,你来了!”

    顾笙肯定的声音让裴诗语全身都一震,他居然知道是自己,他甚至没有看到自己。

    不过裴诗语也不能确定顾笙到底是看到自己了,或者是感觉到了,她不想暴露自己身份。

    毕竟施玲不放心自己跟顾笙接触,她今天偷偷过来,已经算是极限了,哪儿还有什么别的理由留下来。

    “姐姐,你怎么不说话?”

    顾笙疑惑的问到,并且已经从藤椅站了起来,看着在外面的裴诗语。

    算隔着屏风,还有薄纱,他依然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外面的人是裴诗语。

    “我不是你姐姐,你认错人了!”

    裴诗语停下脚步,抬头看着顾笙,发现他的脸色很苍白,大概是没有好好的休息。

    她不想让顾笙知道自己变成这样,或许在裴诗语的眼睛里,顾笙是那样一个完美的人。

    顾笙听到裴诗语竟然不愿意承认,顿时有些生气,指责道:“姐姐,你怎么不承认,我知道是你,我知道一定是你!”

    “我不是……”

    可是裴诗语的辩解却是那么的苍白无力,尤其是她的眼底,盛满了痛苦。

    顾笙走过来,苍白而又骨节分明的手抓住裴诗语的胳膊:“姐姐,一个人的声音,容貌可以改变,可是感觉却不会错,你知道吗?”

    “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会认出你,你逃避也好,不承认也罢,这都没法改变你是她的事实,”

    顾笙的声音透着无的坚定,仿佛这是他的信仰,他所相信的一切。

    这番话让裴诗语算是想否认,想逃跑,都无济于事了。

    她呆呆的看着顾笙,忘记了说话,忘了他还扯着自己的衣袖,只是看着他,也只有顾笙一个人,还没看到她,便将她认了出来。

    俩个人沉默着,裴诗语沉浸在自己的痛苦,最后她还是忍着泪看着顾笙,颤颤巍巍的问了一句:“你最近好吗?”

    顾笙摇头,看着她,不紧不慢的说:“没有你苦,姐姐,辛苦你了,我知道你一定更加难熬。”

    是啊,她在所有人的眼都是一个死掉的人,所以她只能生活在黑暗,只能这样苟延残喘的活着。

    舍不得去死,要拼命的活下来,这样才对得起自己的幸运。

    “没,我也挺好的,真的。”裴诗语扯着嘴唇笑了笑,似乎怕顾笙不信一般,在后面还加了一句。

    可是她的这番话根本骗不了顾笙,顾笙拉着裴诗语,俩个人坐在藤椅,安安静静的靠着,相依着。

    许久之后,顾笙才缓慢的开口,声音里透着无的凄凉:“你走吧,走了别在回来了。”

    一句话,让俩个人再次沉默,他没有说怎么知道她要走,她也没有说自己要离开。

    可是顾笙是知道了,这样聪明绝顶的一个人,怎么会不清楚呢。

    “姐姐,我希望你好好的,这个地方充满了纷争,你不适合这里,答应我,走了别回来了好吗?”

    “顾忌那么多做什么?别人的生活始终不是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