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1.第851章 封少,你是不是爱上我了-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851.第851章 封少,你是不是爱上我了

    他的叹息声在房间里不停的回响,让唐夜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自己其实一点也不懂事的,如果懂事,恐怕也不会是这样了,唐佩也不会对自己那样不放心。

    “爸,我还没嫁给他呢,你替唐夜说话,到底谁是你的女儿啊!”

    石晓晓非常不满自己的爸爸临阵倒戈,不过心里却非常的甜蜜,唐夜的保证,她都信了。

    而裴诗语本来给唐夜打电话后打算离开了,避免跟唐夜的再次见面,可是心里却还是有点担心石晓晓。

    那会接电话的时候,石晓晓整个人都非常崩溃,语无伦次了,她怕万一有什么。

    所以过来看看,可是刚到门口,听到唐夜对石爸爸的一系列保证,所以裴诗语根本没有进去。

    她在门口安静的倾听,一直到最后,裴诗语终于可以安心的离开了。

    叶沛灵如今有了自己的归宿,而唐夜也找到了石晓晓,他们俩个人是自己最在意的人,所以自己并不会有什么遗憾。

    只是还没见到卫小萌,自从葬礼瞥过一眼后,再也没有看到过。

    如今裴绵绵已经死了,还被葬在了那种地方,继母也不知道去了哪儿,根本没有消息。

    如果可以找到继母,大概可以知道为什么裴绵绵会整容,变成自己的模样。

    她利用自己的模样做了那么多的事,背后一定有人指使的,不然按照裴绵绵那个性格,根本不会想到这个。

    裴诗语看到里面的人相处的其乐融融,自己也没进去的必要,反正对于石晓晓而言,自己只是一个陌生人。

    心里莫名的有些伤感,看到石爸爸她会想到自己的养父,那个曾经唯一善待她的人。

    既然事情已经做完了,而且借酒消愁也被打断,还是回去酒店吧,不然也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去了。

    裴诗语失落的打车回去酒店,刚下车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他静静的矗立在酒店门口。

    似乎知道自己回来,或者一直在等待一般,他那个样子,让裴诗语忍不住有些热泪盈眶。

    好想扑过去,可是她不能,她的近距离,只会让这个男人心里产生更多的怀疑。

    虽然他失忆,可是却不会轻易的相信任何人,包括自己。

    如今他要娶的女人只有凌悦,他想喜欢的也是凌悦,自己只是一个毁容的丑八怪。

    裴诗语立刻转身,既然不能相见,那么躲的远远的吧,只要互相不再看到,好了。

    可是她刚转身被封擎苍看到,他发现这个女人竟然直接转身,躲避自己,顿时怒了。

    几个大步冲过来,抓住裴诗语的胳膊,冷笑着看她,“你到底是谁?”

    是谁?我是裴诗语,是你从小喜欢的女人,是你打算娶的人,也是你忘了的人。

    裴诗语的心里顿时充满了怒火,可是她却闭眼,让自己冷静,让怒火一点点的熄灭。

    “封少,你是不是爱我了?”

    裴诗语抬起头,眸子认真的盯着封擎苍,眼里好像有万种情意,她的手指故意抚了他的脸。

    眼睛里还有亮晶晶的光芒,可是她的一系列动作却让封擎苍直接脸色沉了下来。

    他立刻伸手推开她,心里有些懊恼,自己居然差点被她蛊惑了。

    “告诉我你是谁!”

    封擎苍不停的追问,似乎每次见面都好像为了这个问题一样,可是裴诗语根本没有办法告诉他。

    而且自己也说过,他不信啊。

    “封少,我想我没必要告诉你我是谁,何况之前我已经说了,你一次次的找我,难道是因为你爱我了吗?”

    “如果是,很抱歉我不爱你啊,如果不是,很好,以后都别在找我了,可以吗?ok吗?”

    这番话几乎是用了她全部的力气,将一个自己深爱的人推开,需要多大的勇气啊。

    几乎要把自己全身的力量都要用掉了,一阵阵的虚脱感传来,让人忍不住想要倒下去。

    可是不行,他还在,不能被看到,否则一切的努力都白做了。

    “封少,怎么不说话了?说话啊?”裴诗语忍不住抬头,看着自己深爱的男人。

    他的眸子里有困惑,有疑问,可是是没有爱。

    大概他的爱也随着那场爆炸粉身碎骨了吧,否则又怎么会如此的冷漠无情呢。

    “既然没话说,我走了!”

    裴诗语立刻转身,趁着他还没回过神的时候,离开他的视线。

    而封擎苍站在原地,看着那个人越来越远,他好想伸出手挽留一下,让她别走。

    可是自己似乎没有什么权利,也没资格,而且他根本不认识这个女人,这种莫名其妙的情绪,也是让人无法达成共识。

    他在原地站了很久很久,好像要用这样一个姿势,变成一个永恒,可是事情总是有点突然,如这会。

    他的手机不停的响,是凌悦的电话,俩个人已经分开住,凌悦虽然也闹过,可是她喜欢封擎苍。

    所以不管什么情况,总是不会离开,一个人如果不爱另外一个人,怎样的折磨,都是理所应当。

    而爱的那个,只能在深渊里挣扎,挣扎,怎么都爬不出来,以为坚持下去会等到应该有的救赎。

    可是没有人会救赎她,只有自己走出来。

    封擎苍挂断电话,转身离开,没有发现裴诗语正在一个他看不到的来角落,安静的注视他。

    终于走了,裴诗语迈着沉重的步子,一步步走出来。

    大概自己这辈子已经注定了孤苦一生吧,所以没什么了,整容什么的,一点都不重要,也不想要了。

    她回去酒店,将自己关在房间里,关在浴室里,不停啊淋着水,希望自己可以清醒点。

    冰冷的水并不会让她清醒,反而让自己的意识逐渐的模糊,直到倒了下去。

    再次醒来,她还是躺在浴室冰冷的地板,花洒的水不停的落下来,房间里只有她一个人。

    在冰冷的水里,她忘记了挣扎,反抗,呆呆的看着天花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