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你也知道怕了-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85章 你也知道怕了

    裴施语听到这些话,顿时松了一口气。

    她最怕的就是朋友的背叛,其他人的恶意在这面前并不算什么。

    这会让她对产生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有那么差,身边的朋友亲人,总是会以这种方式背叛她离开她。

    还好,没有。

    只是少数的人会如此,大部分人都是真诚的对待她。

    “你今天有没有用微信约我出来吃饭?”

    卫小萌愣住了:“这怎么可能,我现在还在手机维修站这里,才刚弄好你就带电话过来了。”

    “小语,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卫小萌察觉到了什么,心里一跳:“你现在在哪,怎么这么吵?”

    她微微一笑,彻底雨过天晴,不希望好友担忧:

    “没什么,我今天正好有事,就没有答应你。你后来没消息,我还以为你生气了。”

    卫小萌舒了一口气:“那就好,我最怕的就是有人借我名义去借钱什么的,像新闻里说的一样。要是有人的钱被骗走了,我都不不好意思面对大家了。”

    挂了电话,裴施语阴郁的心情彻底消散。

    她不会为这些不在意的人影响心情,虽然痛恨周明珠的狠毒,却不会让自己不痛快。

    “施语,你打算怎么办?”唐夜下巴朝着一脸狼狈,被扔在角落的周明珠。

    周明珠缩在角落瑟瑟发抖,如果说之前是怨恨,现在她只想保命,什么都不敢想了。

    她从来不知道这个柔弱的女人,竟然有这么大的能量。

    是她错了,看着她好像好欺负,所以肆无忌惮。

    早在被宁家赶出来的时候,她就该清楚这个女人并没有表面看着那样可欺。

    “施语,我真不是故意的。我真的只是想要带你过来玩玩,真的没有恶意,前面只是在吓唬你,逗你玩而已。”

    周明珠跪着爬到裴施语的面前,她是真的怕了。

    不管是唐夜还是佩姐,甚至比封少在她心里还要恐怖。

    封少虽然手段狠戾,可毕竟是个正经商人,最多是从经济上击垮他们,不会干违法乱纪的下作之事。

    唐夜和佩姐可都是道上的人,他们手底下不知道有多少条人命,根本不是她这种人可以招惹的。

    “施语,不如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怎么样?”

    唐夜背靠着沙发背,手搭在椅背上,脸上带着笑意,帅气又潇洒,好像一个富家风流子弟。

    可语气十分的冰冷,让人不寒而栗。

    周明珠直接瘫在地上,一股尿骚味从她身上传了出来。

    她完了,彻底完了。

    裴施语见此,知道她内心有多恐惧,摇头叹气:

    “周明珠,你既然知道你的手段有多残忍,怎么就忍心施展在别人身上?”

    “我和你是有些不对付,也不至于到你死我活的地步吧?不管你经历了什么,你自己扪心自问,造成这一切的难道不是你自己?我什么时候招惹过你?”

    周明珠捂脸痛哭起来了:“我嫉妒你,嫉妒你什么都能轻易得到。嫉妒你跟个仙子一样,高高在上。我明明很有钱,身上穿的都是名牌,为什么大家都看不起我!”

    “所以你想弄脏我,看看我到底会凄惨到什么地步。”

    裴施语简直无法相信对方针对她,竟然是因为这样的缘故。

    周明珠咬着下嘴唇,眼泪和血液从脸上流下来,更显得可怕了。

    瑟瑟发抖没有再出声,看着又可怜又狰狞。

    裴施语轻轻叹了一口气:“找人带她去医院吧,血在这么流下去,真的要出人命。”

    “小雨滴,你又心软了。”唐夜摇头叹道,早就料到这样的结果。

    小雨滴,是裴施语在牢里的绰号。

    “别人咬我一口,我总不能咬回去吧。”

    唐夜嘴角抽抽,对这个论调不以为然:“那就这么放过了?”

    “当然不行。”

    裴施语笑容淡淡,对敌人的宽容,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如果周明珠得不到应有的惩罚,只会误以为犯罪成本很低,会助长她的气焰。

    “在不伤害她身体的前提下,你有什么意见?”

    唐夜笑了起来:“这还差不多,放心吧,这事交给我了。”

    折磨一个人的方法有很多,对付一个女孩,下作的方式他一般来说也不屑用,刚才不过是吓唬而已。

    他挥了挥手,一个黑西装男人走了上来,将周明珠拖了下去。

    周明珠自知逃不过,嘴里嚷道:“这件事谢苒也有份,你不能全都怪我!”

    裴施语诧异,怎么扯上了谢苒?

    唐夜使了个眼神,黑衣男停了下来。

    “怎么回事?”

    周明珠正想开口,唐夜身体微微向前倾,声音阴测测的:

    “别耍花样,如果让我知道你说假话,我可不管我妹子有多心软,一定会让你后悔活在这个世界!”

    周明珠艰难的咽了咽口水,原本的话被吞了下去,不敢耍花样,一五一十的将事情原本说出来。

    这么一听,似乎跟谢苒并没有什么关系。

    她不过是无意中透露一些能让周明珠发怒的消息,还曾经阻拦过。

    可稍有些头脑的人,都能从里头听出猫腻来。

    “这个女人还真是借刀杀人的好手啊。”唐夜嘲讽一笑。

    裴施语揉了揉眉间,宁家还真是个是非之地。

    不过是一个男人嘛!至于要这样。

    她不知道的是,有些女人的嫉妒就是来得很莫名其妙。

    只要有人比自己优秀,心里就不痛快,想要把对方给毁了才甘心。

    更别提,当两人处在竞争位置时,输给了对方。

    看不得别人好,正是形容这一部分人。

    裴施语并没有在夜店待很长时间就离开了,这里和叶沛灵带她去的地方完全不同,太过混乱。

    就连唐夜都不让她在那久待,让人把她送走。

    “佩姐其实早就出来了,她知道你和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所以让我们都不要去打扰你的生活。”

    唐夜把她送到门口,难得一脸正经道。

    他微微上翘的桃花眼掩盖在刘海之下,看不出里面的情绪。站在夜色之中,如同一只黑豹。

    裴施语听到这话,心里很不舒服,正想开口被他拦住了。

    “这并不是要和你绝交,有一句话怎么说来着。”唐夜想了想开口:“君子之交淡如水,小人之交甘若醴。”

    “平时不联系,不代表我们感情就不在了。只要你有需要,随时可以找我们。”

    裴施语的眼眶顿时红了起来:“谢谢。”

    唐夜笑了起来,灿烂如若五月桃花开,俊美帅气又带着一些阴郁。

    十分的矛盾。

    “妹子,别管以前发生什么,好好过日子。”

    “嗯,我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她握拳朝着他砸过去,他也同样回应。

    双拳相击,这是道上兄弟的象征。

    车子消失在天边,唐夜目光一直未曾离开。他低头一笑,笑容透着惨淡。

    这下,距离比从前还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