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0.第840章 你真的要结婚吗?-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840.第840章 你真的要结婚吗?

    封少的命令无人敢违抗,尤其是之前经历过大改革以后。

    “是,封总!”

    “我们一定会好好的做企划案,争取下次一定通过。”

    一群人还在那儿叽叽歪歪,可是封擎苍的脸色黑的可怕,全身立刻释放出一阵阵的低气压,让人忍不住心悸。

    他没有搭理那些还在说话的人,立刻转身出去,其实这都是一种本能,他的潜意识,好像在引导自己,立刻去找她。

    至于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封擎苍也不知道,所以他迫切的想去寻找答案,想要知道,一切到底是为什么。

    那个女人,总是给自己一种熟悉的感觉,尤其是她的眼神,好像给人一种莫名的忧伤。

    还有第一次见面,第二次见面,叶沛灵是因为不忿因为生气,可是这个女人,身却有一种深深的绝望。

    她的伤心并不像叶沛灵那般的外敛,可是却依旧给人一种不可忽视的感觉,这让封擎苍几乎有点怀疑自己了。

    那个女人,她身有种吸引自己的力量,让他不由自主的靠近,在靠近。

    裴诗语给封擎苍发消息后,也没指望他回复自己或者如何,只想着扰乱他的心。

    因为裴诗语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影响到底有多大。

    “砰砰砰。”

    裴诗语本来正在吃着外卖,可是却忽然响起了巨大的敲门声,吓的裴诗语差点一口饭都吐了出来。

    “谁啊,那么大声!”

    忍不住嘟囔着,可是身子却不由的靠近门口,在监控室里面看了看,发现外面敲门的人,竟然是封擎苍。

    本来还以为他不会回复呢,没想到居然是直接过来了,按照公司到酒店的距离,恐怕他是接到短信来了。

    这个男人,还真是破不记得呢?

    “谁啊?”

    虽然已经知道外面的人,可是裴诗语依旧装模作样的询问道,声音里充满了诧异还有疑惑。

    因为她在这里,也没任何人来找,所以裴诗语根本不明白封擎苍到底是怎么了。

    “开门!”

    外面的男人听到裴诗语的声音,顿时更加气愤起来,低沉的嗓音宣誓了他如今有多么的不满。

    其实封擎苍也只是好,自己对于裴诗语的渴望,好像她曾经跟自己很熟悉。

    裴诗语冷笑一声,然后开门,看到满脸愤怒的男人正站在门口,看着自己的目光,像一只恐怖的狼。

    “你有事?”

    裴诗语诧异的看着封擎苍,完全理解不了他过来的意思,还有为什么?他想做什么?

    可是封擎苍却直接走进来,关门,整个动作一气呵成,然后看着裴诗语,笑了笑,问到:“你为什么那么关心我的婚事?别告诉,你爱我了?”

    听到这句话,裴诗语真想呵呵他一脸啊,这个男人怎么变得如此自恋了,竟然说自己爱他了。

    自己确实爱他了,可是却不是现在,而是很早很早以前已经爱了他,从此一切都是劫难。

    “封少,你不觉得你的话,太自恋了?如果让你的未婚妻听到这些话,还不知道她会多么的伤心呢!”

    裴诗语看着他,慢悠悠的说道,心里却在笑,她觉得自己好像从来都没了解过那个男人。

    不然怎么现在他会说出这种话呢,裴诗语看着封擎苍,忽然之间感觉,自己对这个男人陌生极了。

    他好像变了,不仅忘了自己,性格都有点不正常。

    “回答我,为什么那么关心我的婚事?你有什么目的?”

    封擎苍不管裴诗语如何问如何冷笑,他只想问出来自己想知道的答案,想知道为什么会有那种熟悉感。

    目的,自己有什么目的?不想让他结婚,算不算最终目的呢?

    “封少,我能有什么目的?我是个小小的女子,能做出什么?”裴诗语质问道,她根本不想告诉他,而且自己也没什么好说的。

    可是封擎苍却过来直接抓住她的胳膊,冷冷的说:“回答我!”

    “放开我,封少你这是想做什么?”裴诗语狠狠的挣扎道,看着封擎苍对自己的冷漠。

    他什么时候对自己说过这种话,什么时候这么冷漠过,冰冷过,冷淡过呢。

    封擎苍却不说话,可是眼睛里明显的有着:“回答我!”

    裴诗语无奈,只能翻了个白眼,然后说:“为什么?当然是因为我是裴诗语的好朋友,不然还能是什么。”

    她的话,听起来无懈可击,可是封擎苍又怎么会如此的容易欺骗呢?

    他冷笑了一声,看着裴诗语:“裴诗语的朋友,告诉我,你叫什么?”

    叫什么,我叫裴诗语啊,她心里忍不住说道,可是脸却丝毫都看不出来。

    呵呵,裴诗语真是想笑,她要说她叫什么?

    看到裴诗语不说话,封擎苍整个人都变成了狂风暴雨,冲着裴诗语冷冷的低吼:“你还不说,我告诉你,我早查过了,裴诗语的俩个好朋友,一个是叶沛灵,另外一个是卫小萌,你告诉我,你是谁?叶沛灵?卫小萌?”

    他的声音里充满了愤怒,因为他感觉自己遭到了欺骗。

    这个女人,很明显是在欺骗自己,永远都不说真话。

    “你调查我?”

    裴诗语不敢置信的看着封擎苍,脸都是震惊,还有失望,其实这都是装出来的。

    因为裴诗语早知道,凭着封擎苍的为人,他一定会查自己,幸好施玲做的够隐蔽。

    不然恐怕还真会被封擎苍给查到了,如果他知道自己是裴诗语,会怎么样呢?

    裴诗语顿时被自己这个大胆的想法给震惊到了。

    “你凭什么调查我?你以为你是谁?”

    裴诗语看到封擎苍不说话,只是盯着自己看,她顿时有些心虚起来,对着他凶狠的说道。

    “你觉得我是谁!”

    封擎苍看着眼前的女人,她眼底的倔强,让自己心疼,真想抚平她的伤痕,让她再也没有痛苦。

    所以,封擎苍也这样做了,可是他的手刚伸到裴诗语脸,被她打开。

    本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