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9.第839章 你真的要结婚吗?-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839.第839章 你真的要结婚吗?

    “妈妈,”裴诗语再也忍不住,一下子扑进去施玲的怀里,可是心里却感觉到有点怪异。

    裴诗语只以为自己是因为太久没有得到过这种亲情,所以才会想那么多的。

    “小语,别哭,你这一哭啊,妈妈的心更加的痛了啊,都是妈妈对不起你,让你从小颠沛流离!”

    施玲也明显的有些动情,搂着裴诗语不停的安慰道,眼角却不由得泛着红。

    俩个人抱着哭了会,最后终于情绪稳定了下来,裴诗语忍不住尴尬的笑了笑,这才看着施玲:“妈妈,让你笑话了!”

    “你这傻孩子,笑话什么,你可是我的女儿啊!”施玲笑眯眯的,完全看不出一点的严厉。

    裴诗语点头,心里却是很多感动,几乎要把她感动的说不出来话,可是她却忽然想到了顾笙。

    好久没有见过他了,也不知道他怎么样,好不好?身体如何了。

    “妈妈,弟弟他现在怎么样?我出后,还没去看过他,我好担心弟弟啊!”

    裴诗语忍不住说道,脸布满了担忧,可是听到裴诗语的话,施玲却愣了下,然后转过头,看着特别的难过和痛苦。

    看到这一幕,裴诗语的心里顿时荒乱了起来,难道顾笙也出事了?

    “妈妈,怎么了?弟弟他是不是,不太好?”裴诗语不敢说顾笙是不是出事,只能用了不太好。

    可是施玲却摇头,眼里的泪花似乎要落下来,看的人一阵阵的心疼和无奈。

    “小语,你别管弟弟了,现在你做好自己的事好了,你弟弟,让他,听天由命吧!”

    施玲抬起头,仰望着天空,像把一切都交给老天交给时间一般,让人根本相信不了他真的没事。

    更何况裴诗语这么担心顾笙,怎么可以真的放心下来。

    “妈妈,再怎么说,顾笙也是我的亲弟弟,我怎么可以不管他,你告诉我,他是不是不太好?”

    裴诗语依依不饶的追问,想问出来顾笙到底是怎么了。

    可是施玲却忽然之间又生气起来,像变了个人一样,对着裴诗语吼道:“你问这么多做什么,你现在做好自己的事是了,你问了又能怎么样?”

    是啊,自己算问了,好像也做不了什么,根本没有办法帮忙啊。

    如果顾笙真的有什么,自己也没办法,只能干看着,裴诗语忍不住低落起来。

    低头看着自己手的小绿,心里却有些怅然若失,不管怎么样,自己都要帮助到顾笙。

    哪怕付出自己的一切,也一定要顾笙好好的活下去。

    “妈妈,对不起,都是我考虑不周,让你为难了!”裴诗语看着施玲,心里却是心疼。

    她已经有段时间没有看到施玲发病了,可是今天她因为顾笙竟然又发病,这让裴诗语心里更加着急。

    一定是因为顾笙怎么了,否则施玲不可能变成这样的。

    “小语,不是你的错,都是妈妈没用,才让笙儿……”

    施玲说道这里,立刻停了下来,捂着嘴不让自己说下去,仿佛有什么天大的冤屈一般。

    这幅样子,更加坚定了裴诗语想看到顾笙的心,一定要看到顾笙,一定要去看他。

    哪怕是去看一眼,也要去。

    “妈妈,我知道了,我会做好自己的事,不会去找弟弟的。”

    裴诗语立刻对着施玲说道,让她放心,其实她心里还是有些害怕自己去见顾笙。

    她也不懂为什么,可是她觉得这一切,只要自己见到了顾笙,那么所有的答案,都会迎刃而解。

    听到裴诗语不会去见顾笙,施玲才看着正常了起来,估计也是因为太关心顾笙,太紧张了。

    “小语,妈妈这次过来,其实是想告诉你一件事。”

    施玲看着裴诗语,脸色极其的认真,让裴诗语都有些担心,她想说的事到底是什么。

    她吸了口气,然后看着施玲,疑惑的说:“妈妈,你说!”

    “嗯,封擎苍跟凌悦的婚礼,马到了,你真的准备好了吗?”

    施玲的这番话问的小心翼翼的,生怕惹怒了裴诗语,或者是别的。

    “妈妈,我准备好了,我不会让他轻易结婚的,你放心吧,我一定要阻止!”

    裴诗语点头,慎重而又坚定的说道,看起来是在告诉施玲,其实也是在告诉自己。

    她不能让封擎苍娶了别的女人,算他忘了自己,也不能做出这样的事。

    自己绝对不会允许,看到裴诗语如此坚决的态度,施玲顿时松了口气,看着裴诗语说:“小语,既然你都准备好,想明白了,妈妈放心了。”

    “等事情处理了,妈妈立刻安排你出国医治。”

    裴诗语点头:“嗯,谢谢妈妈。”

    施玲离开了,裴诗语拿着手机,想了很久,最近发生的事情都说明了封擎苍的态度。

    他,并不想结婚,可是也不可能是凌悦威胁他,或者如何。

    那么只有一个可能了,那是封擎苍自己不想结婚,既然如此,还省事了。

    裴诗语拿着手机找到封擎苍的号码,编辑了一条信息,又删除,重新编辑,最后终于确定了一条,看了看,裴诗语立刻点了发送。

    听到手机传来的响声,裴诗语忍不住露出一抹笑,太好了,终于发过去了,迈出这一步,接下来听天由命了。

    本来封擎苍正在开会,可是却忽然收到了短信,面是一个陌生号码,不过封擎苍却还是记得,那个号码是那是女人的。

    那个毁容的女人,她的信息只有短短的几个字:真的要结婚吗?

    他一个冲动之下,几乎立刻想回复不要。

    封擎苍立刻察觉出这种不正常的冲动,他铁青着脸,对着底下的人说:“散会!”

    “可是,小封总,我们刚才说的……”

    话还没说完,接触到封擎苍的冷漠一眼,顿时让他的话戛然而止,停了下来。

    “不要质疑我的话,散会!”

    封擎苍立刻重复了一遍,然后起身,将一沓件丢在桌子,发出沉闷的响声。

    本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