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4.第834章 覆水难收-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834.第834章 覆水难收

    裴诗语怎么都不信,会有哪个人那么蠢,竟然愿意花这么多钱,是为了让自己离开。

    “你呀,心怎么那么大呢?我不是跟你说了,我可是拿钱办事,你要知道找得到我的,花钱的,我还亲自动手了,那一定是无法拒绝的生意吧。”

    唐佩忍不住看着裴诗语说道,心里默默的替她担心,总是感觉她多灾多难,一直没有好的生活。

    这次竟然被吓死,没有死,可是却被人花钱买了。

    裴诗语忽然想到了凌悦,会不会是她!大概也只有她才会希望自己离开吧。

    因为她想跟封擎苍在一起,自己是最大的阻碍,其实凌悦完全没必要这样,因为裴诗语根本没想过干嘛。

    “我想我知道是谁了,佩姐,谢谢你!”

    裴诗语的眼底露出一丝认真,她也是第一次有些生气了,如果这次来的人不是唐佩,如果是别人,自己都不知道会怎么样。

    本来以为凌悦那个女人有勇无谋,跟顾芮差不多,可是现在看来,她真是连顾芮都不啊。

    “谢什么,本来我还想着这次是收拾一个小丫头片子,没什么难度,谁知道,还真让我碰到硬茬了。”

    唐佩忍不住调笑道,心里却因为知道裴诗语还没死,顿时有些激动起来。

    既然这个人是裴诗语,那么算是得罪那些人,她也不怕她,她唐佩想护着的人,没有说可以随意去动。

    “佩姐……”

    裴诗语忍不住娇嗔的喊道,她还以为佩姐变得成熟冷漠了,可是在自己跟前,果然还是那副样子。

    唐佩看到裴诗语不好意思了,立刻不在开玩笑,不过脸却依旧带着兴奋的光。

    倒了杯水递给裴诗语,唐佩仔细的看了看裴诗语,心里忍不住疼惜起来,她这是受了多少苦啊。

    如果自己可以早点找到她,早点救她,恐怕她也不会被逼成这样了。

    “小语,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唐佩从包里拿出一根烟,静静的点燃,吸了一口,吐出白色的烟圈,看起来性感极了。

    可是裴诗语哪儿还有心情欣赏她的性感啊,只是想问问她,唐夜好吗?

    其实裴诗语心里还是挺担心唐夜的,因为葬礼自己也看到了他,他看起来一点都不好。

    裴诗语好几次忍不住想去寻找自己的朋友们,可是最终却依旧忍住了。

    她还有很多事要做,她忽然感觉自己应该去见一下顾笙,如果他知道自己死了,恐怕一定会痛苦难过的。

    而且他如今的病情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裴诗语拿着手里的杯子,被子里满满的都是水。

    “嘶……”

    她将水缓缓的倒在地,目光迷离的盯着那些水,直到消失。

    “佩姐,你看到了吗?覆水难收,再也回不去了。”

    说出这些话的时候,裴诗语的心里还是忍不住的有些难过,她已经失去了一切。

    算她再回来,恐怕一切也不会边城以前那样了。

    还有封擎苍,他再也不是那个最爱自己的苍哥哥,他变成了凌悦的擎苍哥哥。

    “小语,你别那么想,都会好起来的,”唐佩忍不住按照道,其实她是担心裴诗语钻牛角尖,毕竟她这个人心地善良总是容易吧别人的过错全部归于自己。

    可是很多事并不是她的一己之力可以解决的,所以没必要在意那么多,只能好好的生活。

    “佩姐我知道,过去的已经过去了,我们都要向前看啊,以后我要勇敢的生活。”

    裴诗语目光灼灼的看着唐佩,这让唐佩忍不住产生了一种错觉,好像她真的有哪里不一样了。

    其实经历过这么多的事情后,是个人都会改变吧,尤其是如今自己的未婚夫也被别人抢走了。

    而且他吧自己忘了,失去了记忆,这才是裴诗语怎么都接受不了的。

    她很怕啊,怕爱自己的那个人忽然之间不再深爱,那么留下她一个人在这条路挣扎。

    “佩姐,失去的一切,我都会自己拿回来。”

    这一刻,裴诗语的眼睛里充满了恨,以往轻灵的眸子,如今却染了复仇的恨意。

    唐佩心里一阵疼惜,看着她想说什么,可是又听到裴诗语继续说:“佩姐,我希望你可以帮我保密,我不想别人知道我还没死。”

    “而且我不想你插手我的事,你静静的看着我,如何拿回属于我的一切吧。”

    “算她有权有势又如何?总有一天,我会让他们失去一切,欠我的,欠我妈妈的,都会让他们还回来。”

    裴诗语恨恨的说着,可是唐佩心里却忍不住有些怪异,看着她问到:“你妈妈?”

    “是啊,顾老夫人是我的妈妈,总统夫人是我妈妈的妹妹,她们夺走了我妈妈的一切,如今还想来抢走我的一切。”

    “佩姐,我不会放过他们的。绝对不会。”

    裴诗语恶狠狠的说着,这一刻的她哪儿是什么清灵仙子,分明是一个复仇的恶魔。

    不过这样才好啊,这样不会那么被人伤害了。

    “小语,不管你做出什么决定,我都会支持你。”

    唐佩看着裴诗语说道,她明白裴诗语的恨,所以她不怪她,甚至她变成这样,唐佩才有了一丝丝的放心。

    裴诗语知道唐佩一定会支持自己,所以她一点都不担心。

    “佩姐,你一定要帮我保密,封擎苍他如今失忆了,我不想他知道,而且他根本不再记得我了!”

    “他跟凌悦要结婚了,佩姐,别告诉他们,等他结婚以后,我离开。”

    看到裴诗语如此坚决,唐佩除了答应还能做什么?

    “小语我答应你,可是你也要答应悠悠别逞强,如果需要帮助,尽管说,我一定会倾尽一切,帮你。”

    “唐夜那边我也不会说的,他已经废了,不过你别担心,过段时间我会好劝劝他,你放心的去做吧。”

    唐佩眯着眼看向裴诗语,她脸的伤疤,也那样刺进了唐佩的心里。

    本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