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6.第826章 我不会让她安心结婚的-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826.第826章 我不会让她安心结婚的

    “小悦,你别激动,你听妈咪说,现在你跟封擎苍已经快要结婚了,所以一定要沉住气知道吗?”

    施怡只能对着自己的女儿开解,不然她真怕凌悦会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来。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裴诗语虽然不是她的亲生女儿,可是却是她的外甥女啊。

    而且事情根本不是裴诗语的错,她也是一个受害者。

    “小悦,如果你冲动做出什么,裴诗语的身份泄露,封擎苍更加不可能喜欢你了,你自己好好的想想。”

    施怡的话让吐血顿时冷静了片刻,也不想施怡担心自己,所以只能顺着她的话说。

    “妈咪,我知道了,我是抱怨下,我害怕婚礼被她破坏,所以才……”

    这番话,顿时让施怡松了口气,明白自己的女儿只是一时冲动,才会起来那样的念头。

    不过,她却还是对凌悦说:“妈咪知道,你好好准备做你的新娘子。这段时间,封擎苍想做什么,你都顺着他,是了,明白吗?”

    “好。我知道了,妈咪,你放心吧,我不会冲动的。”

    凌悦对着电话笑嘻嘻的说道,可是挂断电话后,却是一脸的冰冷还有仇恨。

    她只是不想施怡担心,还有阻止她,可是并不代表她会放过裴诗语那个贱人。

    裴诗语正在酒店吃饭,可是却听到手机响了起来,看了看居然是凌悦给自己打电话。

    “呵,来的还挺快。”

    裴诗语忍不住说道,心里却想着,封擎苍果然是很有先见之明,居然让凌悦吧一切矛头都指向了自己。

    如果不是自己,给了别人,恐怕还真会害怕凌悦。

    可是裴诗语却并不担心,她知道凌悦那种女孩子,只是娇纵,其实并不会如何。

    所以裴诗语直接挂断了凌悦的电话,没有接听。

    可是凌悦怎么可能这样放弃呢,她一遍遍的不停的拨打,裴诗语都挂断,挂断,再挂断。

    最后,裴诗语终于被她烦的不行了,直接接起来电话,对着电话,忍不住吼道:“你有完没完了,打电话干嘛啊?”

    可是她说了后,却发现对面没有反应,裴诗语忍不住诧异,刚准备再次说话,可是却被电话里面的声音给惊讶到了。

    “小语,你怎么了?我刚给你打了一个电话啊,你在忙吗?”

    天,是施玲的声音,裴诗语忍不住欧了一下,都是顾芮那个蠢货,害自己激动一下,居然没有看来电显示。

    所以裴诗语咳了咳,这才对施玲说:“妈,不是,刚有人一直给我打骚扰电话,我太烦了,一直挂断,没看到是你。”

    听到这句话,施玲才放心下来,还以为自己的事被裴诗语发现了,不是真对自己好。

    “小语,妈没事,是想打电话看看你跟封少怎么样了?”

    施玲直接把自己的目的说了出来,她其实是想打听一下,俩个人是不是已经复合,或者裴诗语已经把真相告诉了封擎苍。

    如果封擎苍已经知道了,恐怕她危险了。

    裴诗语愣了下,然后明白施玲的担心,她对着电话说:“妈,你放心,我不会让他们安心结婚的。”

    “我没跟封少说,还不到时候,我一定要让施怡还有她的女儿,付出代价!”

    裴诗语忍不住说道,她是这样的人,别人对她好,她会更好,如果别人对她不好,那么她只会还给别人更加不好的。

    听到裴诗语这么说,施玲带当然放心了,不过还是虚假的关心裴诗语:“小语,妈只是担心你,这几天新闻沸沸扬扬的,妈妈怕你被欺负了。”

    “妈,我哪儿有那么容易被欺负,而且你看看如今我的样子,会有谁喜欢啊,所以你放心吧。”

    裴诗语忍不住说道,心里却有些惆怅,自己如今还真是没有脸去见任何人。

    而且算自己说了,恐怕也没有人会相信,而且施怡他们,不会让自己有机会吧一切说出去的。

    “小语,你别妄自菲薄,再妈妈心里,你永远都是最好的。”

    施玲对着电话说道,目光却有些迷离,想到了很多事,还有很多人,一切都是施怡造成的。

    挂断电话后,施玲直接去了一条昏暗的巷子,里面正站着一个人,全身下包裹的严严实实的,根本看不出来什么样子。

    可是施玲看到那个人后,脸却闪出一丝惊喜,立刻小跑着过去。

    “你来了?”

    “嗯。”

    男人的声音非常冷漠,可是眼睛里却充满了一种诡异的光芒,尤其是看到施玲的时候。

    施玲笑了笑,然后还不放心的四处看了看,这才投入男人的怀抱,“事情怎么样了?”

    “都安排好了,一定不会有人查到你身的。”

    男人的大手在施玲的身拍了拍,让她放心,可是他的眼睛里却看不到一丝的喜悦。

    可是使劲却非常开心,闻言立刻挣脱男人的怀抱:“只要这次的事情完了,我一定会跟你走的。”

    男人听到后,没有说话,却只是审视的看着施玲,不满的说:“这种话,你已经说了很多次了。”

    “这次一定是真的,你还不信我!”施玲立刻不高兴的看着男人,脸还出现了愤怒。

    男人看到施玲不高兴,他立刻变了脸色,急忙说:“不是不是,我怎么可能不信你,你想多了。”

    施玲却瞥着眉头,不知道在想着什么,然后对着男人的耳朵不知道说了什么。

    男人听到后,立刻震惊的看着她,不过接触到施玲严肃的神色,他却还是点点头,答应了。

    “好了,我先回去了,你赶紧回去吧,以后有事打电话给我,不要这么冒失了。”

    施玲看了看男人,然后说道,声音里却充满了指责,可是男人却没有生气,或者说他根本不会生气。

    他存在的意义,只是为了施玲,所以不管施玲让他做什么,他都会义无反顾的去做,哪怕付出一切。

    “好,那我先走了。”男人看了眼施玲,充满了不舍。

    本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