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5.第825章 我一定要除了她-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825.第825章 我一定要除了她

    尤其是凌悦做出这种委屈神情的时候,封擎苍有些不忍心了。

    “小悦,我有事出去下。”

    封擎苍忽然说道,他已经决定了,一定要远离凌悦,至少俩个人结婚之前,他不想住在一起,有什么牵扯。

    这种行为,无疑是对凌悦的一种打击,本来俩个人都已经要结婚了,可是谁会想到,封擎苍忽然之间居然说出这种话。

    吐血完全接受不了,看着封擎苍想说什么,可是封擎苍没有给他这个机会,因为他已经转身走了。

    看到封擎苍的背影消失不见,凌悦忍不住将桌子的所有东西打倒在地。

    化妆撒了一地,还有一些瓶子已经破碎,地顿时出现一堆五颜六色的东西,看起来颇为壮观。

    “擎苍哥哥,为什么这样对我!”

    凌悦忍不住坐在地,完全不顾那些东西已经到了自己身,如果没有封擎苍,恐怕自己什么都不会在意了吧。

    凌悦坐在地,脑子里却是一片混乱,想起来几天前,裴诗语跟封擎苍的绯闻。

    她忍不住乱想起来,一定是因为裴诗语那个贱人,所以擎苍哥哥才不会搭理自己。

    凌悦的心思已经有些魔障了,她爬起来,找到自己的手机,然后给施怡打电话。

    “嘟嘟……”

    “小悦,今天怎么想起给妈咪打电话了!”

    施怡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那么的温柔还有关切,让凌悦的一颗心瞬间委屈起来。

    本来还因为仇恨裴诗语所以并没有哭,可是这会眼泪却再也忍不住,滴答滴答的落下来。

    “妈咪,呜呜呜……”

    凌悦喊了一声妈咪,然后半天没有下,一直在不停的哭泣,怎么都停不下来。

    她不知道要怎么告诉施怡,封擎苍好像不喜欢自己了,女人的直觉是最灵的。

    所以凌悦完全明白自己一定已经失宠了,也许封擎苍过几天会告诉自己,不要结婚了。

    不可以,一定不可以,怎么可以不结婚呢?她做了那么多,她那么喜欢的擎苍哥哥,怎么可以让给别人。

    “小悦,你别哭啊,告诉妈咪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了?是不是封擎苍那小子对你不好?”

    施怡一系列的声音传来,可是凌悦却根本没机会回答,她沉浸在自己的悲伤里。

    而施怡却忍不住万分担忧,她害怕自己女儿做出什么冲动的事,让自己后悔。

    “小悦,你听妈咪说,你冷静点,知道吗?”

    施怡不停的对着电话安慰,可是好像没什么效果,凌悦还是在不停的哭,不停的哭,好像这会她自己除了哭已经没什么好做的了。

    最后施怡也只能等着凌悦自己停下来,因为她有时候确实会这样,每次受到委屈。会哭。

    哭完了,一切都好了,施怡了解凌悦,所以只能耐心的等待,可是心里却还是非常焦急。

    毕竟了解是了解,还是有些害怕自己女儿是不是受到什么委屈和伤害了。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凌悦知道停下来哭泣,对着电话还在不停的抽搭着。

    “对不起,妈咪,唔,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没事。”

    凌悦断断续续的说道,可是施怡却更加心急起来。

    这个孩子虽然总是会哭,可是却不会道歉啊,今天居然学会道歉了,一定是事情非常大。

    “小悦,告诉妈咪,到底发生什么了?你别怕,妈咪会给你做主,会帮助你的!”

    施怡立刻对着电话说道,生怕凌悦因为这个产生别的什么想法。

    凌悦看着满地的化妆,刚才哭了那么久,她的心也逐渐的安静了下来,并没有那会那么冲动。

    都说陷入爱情的女人都是傻瓜,吐血也不例外,如今完全变成了一个冲动不理智的女人。

    “妈咪,擎苍哥哥他,他不喜欢我了,你知道吗?”

    凌悦冷静了一下,然后对着电话说道,声音里却透着浓浓的不甘心,还有一丝的愤恨。

    听到这句话的施怡愣了一下,然后说:“小悦,你别乱想,到底发生什么了?”

    施怡虽然也知道封擎苍心里有裴诗语,可是凌悦一向坚持想要嫁给封擎苍,如今怎么忽然说出这样的话来了。

    这让施怡非常的不解,以前凌悦也是十分乐意自己一个人喜欢着封擎苍,想着他一定会感动。

    可是今天她居然那么伤心难过的哭泣,然后平静的告诉自己,封擎苍不喜欢她了。

    绝对有问题。

    “妈咪,他这几天跟那个贱人的绯闻,你也看到了,他基本都没回来,刚回来,我想抓着他的胳膊,都被他躲开了,而且他还借口有事,立刻出去了。”

    凌悦非常冷静的跟施怡说着,然后她还不忘加了一句:“妈咪,都是裴诗语那个贱人,我一定要除了她。”

    这句话让施怡顿时震惊了起来,不过也立刻愤怒了,不明白凌悦怎么变成了这样。

    她居然说出要除了裴诗语的话,这还是自己宠爱的女儿吗?

    “凌悦,你知道你再说什么吗?这一切都很裴诗语没有任何关系,你居然迁怒别人,而且还说出这样的话。”

    施怡对着电话非常严肃的说道,“封擎苍他以前心里只有裴诗语,你不是现在才知道,可是如今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居然那么想。”

    “难道你忘了,我跟你爹地平时是怎么教你的?”

    施怡的训斥让凌悦顿时难过起来,她以为妈咪会帮助她,可是却没有想到,妈咪竟然帮着裴诗语说话。

    所以,凌悦立刻对着电话吼道:“妈咪,我才是你的亲生女儿,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

    “难道你不希望女儿幸福吗?没有了裴诗语,擎苍哥哥他会安心喜欢我一个人了,他不会那样了!”

    凌悦已经陷入了疯狂,安全听不进去别人的话,一心只想着一切都是裴诗语错。

    电话那边的施怡也被凌悦气的不轻,她的女儿虽然任性,可是却不会这样狠毒。

    本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