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4.第824章 你就是个疯子-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824.第824章 你就是个疯子

    这番话,并没有让裴诗语意外,因为她知道这个男人是如此的霸道。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可是这样可以伤害一个死去的人吗?

    “封少。算你不喜欢,她也是你的未婚妻,你们也是有过去的,可是你这样对待她,她算泉下有知,恐怕也不会瞑目的。”

    裴诗语觉得,自己还是不应该这样放弃,如果自己都放弃了,那么裴绵绵更加没有机会离开了。

    何况她这都是替自己背锅啊,可是封擎苍哪里是会轻易改变的人呢?

    他看了看裴诗语,忍不住笑出了声:“你是她的好朋友,当然要为她说话,可是她做了那么多错事,让我绿了那么久,这样的惩罚难道不可以吗?”

    封擎苍的眼里都是冰冷,那些报道自己都看到过,所以他明白,他知道,这个女人背叛了自己。

    自己没有扔了她,是对她最好的归宿了。

    “你不信她?”裴诗语惊讶的问道,其实还是有点希望封擎苍相信s自己的。

    虽然他忘了,可是却还是不相信她的。

    “你觉得她那样的女人,有什么需要我相信?”

    她那样的女人,那样的女人,这像刀子一样,把裴诗语的心刺的有了一个大窟窿。

    她好想解释,好想说不是他想的那样,可是不能冲动,不可以。

    裴诗语只能看着封擎苍,然后说:“这种荒凉的地方,是惩罚吗?”

    “当然。”理所应当的回答,丝毫没有感觉有什么不妥,或者不对的地方,这让裴诗语无言。

    她忍不住说了一句:“你是个疯子,她不会放过你的。”

    呵呵,她不会放过你的,裴诗语忍不住说道,心里也在暗暗的发誓,她一定要让这个男人后悔。

    后悔他对裴绵绵所做的一切,这种行为不仅仅是为了裴绵绵。更多的是为了自己。

    不管如何,裴绵绵始终都是顶着裴诗语的名义,这一切其实都是对待自己的。

    她的话丝毫没有影响封擎苍,甚至他心情大好,看着裴诗语说:“我等着她,如果他死了也不愿意安分,我会让他后悔。”

    这句话,让裴诗语心惊,可是她却不怕,这个男人,居然让自己的心一点点的死掉了。

    他这么残忍,以前的温柔大概都是假的吧。

    裴诗语没有在理他,转身往外面走去,这个地方她一分钟都不想继续待下去了。

    不管封擎苍带她来的目的是什么,她都不想再去想,如今她只想立刻离开,离开这个地方。

    这里没有爱,有的只是愤恨还有厌恶,只有一个可怜的女人在这里沉睡。

    封擎苍看着裴诗语离开的背影,嘴角却勾起了一抹笑,他不信那个女人可以一直那样的淡定下去。

    既然是这个女人的朋友,那么一定不会坐以待毙,或许封擎苍自己也没有想过,为什么自己会希望别人阻止什么。

    大概是因为自己的心吧,那里一直在叫嚣着,不要这样,不要这样。

    或许是因为自己遗忘的那个人吧,最近几天的梦里,他总是可以梦到一个女人。

    她的脸是模糊的,可是声音却让他感觉格外的熟悉,她在自己的梦里哭诉,问自己为什么要忘了她。

    封擎苍从来不信鬼神,可是这次他却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忘记了重要的人。

    可是如今她到底在哪里?她在做什么?他做什么会消失呢?

    封擎苍其实是想过那个人是毁容的女人,可是最后却被他排除了,因为梦里那个声音,和那个毁容的女人完全不同。

    所以,他立刻否定了,可是他还是不由自主的想靠近,没关系,迟早有一天,他一定会把这一切重新查清楚的。

    封擎苍跟着裴诗语一起到了车子跟前,俩个人都没有说话。

    本来俩个人之间没有什么话题,所有的问题都是来源于‘裴诗语’,可是如今,好像被破坏了。

    她看到自己吧‘裴诗语’放在这儿,心里一定会怨恨自己,所以封擎苍非常自觉的没有说话。

    他开车直接到了酒店门口,然后送裴诗语去,甚至都没来得及说话,被裴诗语拒之门外。

    看到关掉的门,封擎苍忍不住露出笑:“真是个有趣的女人。”

    可是有趣却并不代表他会有什么想法,既然有趣,继续有趣下去吧,相信她的行为,一定会让自己惊喜的。

    而裴诗语回到酒店的房间后,将封擎苍拒之门外,她整个人却直接瘫软在地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裴绵绵的一切,都在她的脑子里不停的晃动,可是却根本没有什么结果,像一个泡沫一般。

    还有封擎苍怪异的举动,一切都让裴诗语感觉困惑,可是却没有人愿意给她解惑,她不能去寻找任何人。

    一旦自己的行为有什么不对,肯定身份再也瞒不下去了。

    封擎苍离开酒店,直接开车回家,可是却发现家里的门敞开着,他忍不住皱眉,不过却想到,大概是凌悦在。

    凌悦,这个女人总是给自己一种怪的感觉,她很亲切,可是却并不是爱情,自己梦里的女人,也不是她。

    “小悦,你怎么不关门?”

    封擎苍进去后,没有换鞋,直接去了凌悦的房间,她这会正坐在梳妆镜跟前化妆。

    听到封擎苍的声音,凌悦立刻扔在手的一切,跑了过去,亲昵的喊了声:“擎苍哥哥,你回来了?”

    “嗯。”封擎苍应了一声,可是却不动痕迹的,躲开了凌悦想过来拉着自己胳膊的举动。

    这让凌悦顿时有些诧异,平时封擎苍虽然也有些冷,可是却不会这样,主动避开自己的亲昵行为。

    所以凌悦立刻不高兴了,噘嘴看着封擎苍,委屈的说道:“擎苍哥哥,是不是我哪里做错了,你……”

    “小悦,我只是有些累,你别多想。”封擎苍笑了笑,看着凌悦说道,心里却产生了疑惑。

    好像自己并不会想跟凌悦亲近,这让封擎苍有些头疼。

    本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