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3.第823章 你猜她能听到你的声音吗-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823.第823章 你猜她能听到你的声音吗

    看到裴诗语不再挣扎,甚至跟着自己走了,封擎苍忍不住诧异,可是回头看到那个女人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所以封擎苍立刻询问,他觉得在自己跟前,一定不可以走神。

    裴诗语回过头接看到封擎苍冷漠再加询问的眼神,整个人都清醒了过来,盯着男人冷冷的说:“我在想什么,跟你没关系!”

    如果他知道自己居然在打他未婚妻的主意,他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呢。

    “我以为你可以乖一点。”封擎苍却忍不住笑了,然后回头继续拉着裴诗语往里面走去。

    越到里面,越是荒凉,偏僻,甚至还有些乱。

    杂草丛生,几乎看不清路了,裴诗语看到这一幕,心却骤然冰冷了下来,‘裴诗语’是被埋葬在这儿了吗?

    呵呵,她还以为是多么美的世外桃源,可是最终呢?居然是这样一个荒凉的地方。

    裴诗语全身的血液似乎都被凝固了,她不解的看着封擎苍,如果他真的忘了,也没必要吧裴绵绵藏在这里。

    他们封家,最不差的是地方,还有钱了,可是这里,那么高的杂草,一看没有人修理。

    呵呵,虽然那里的人不是自己,可是却是自己的坟墓啊。

    “封少,这是什么地方?你该不会想抛尸荒野吧?”

    裴诗语嘴角忍不住扯出一抹笑,看着封擎苍问道,她挣脱了封擎苍的手,直接停了下来。

    她一点都不想去看她了,这样的地方,还有什么意思呢。

    “你觉得你值得我手染血吗?”

    只有一句话,却让裴诗语哑口无言,是啊,自己只是一个无名小卒,可是封擎苍带自己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难道是为了看裴绵绵是怎么样的生活?

    俩个人之间的气氛,逐渐的冰冷沉默了下来,裴诗语也没有说话,只是眼多了一份凄凉。

    没多久,终于看到了一个低矮的坟茔,面也长了很多草,不过周围却看着较干净。

    也许是有人还是会过来收拾收拾吧。

    “封少,这是什么地方?”

    裴诗语停下来问封擎苍,目光却不由的样那个坟茔看了过去。

    如果真是裴绵绵的坟茔,那还真是可怜到了极致啊,死了居然是得到这样的对待。

    呵呵,封擎苍啊,如果有一天你清醒了,恢复记忆了,你会不会后悔,这样对待你的甜甜呢?

    “这儿,是我未婚妻的长眠之地。”

    封擎苍站在那座坟茔跟前,脸却忽然出现了一丝悲伤,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每次看到裴诗语的坟茔,还有她的躯体,自己会产生一阵阵的厌恶,好像自己特别排斥一般。

    果然如此,是裴绵绵的坟,裴诗语点头,走到坟茔跟前,面只有简单的三个字:裴诗语。

    竟然连署名或者什么都没有,裴诗语真的很不理解,到底是为什么啊?

    “封少,你是这样对待自己的未婚妻吗?”

    裴诗语站在那儿,身不禁产生了很大的悲哀,如果自己死了,是不是也会遭遇同样的对待?

    可是封擎苍却笑了,他望着裴诗语说:“未婚妻?那样的女人,我会喜欢吗?”

    “你不是她的好朋友吗?我是想让你看看,你的好朋友裴诗语,她到底是在什么地方沉睡!”

    封擎苍的声音听起来充满了冰冷,好像里面不是他的未婚妻,而是一个仇人一样。

    “封擎苍,你还是不是人?你是这样对她的?你让她在这种地方?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裴诗语忍不住咆哮起来,心里全部都是对于自己的不甘心,还有深深的怨恨。

    他要娶别的女人也罢了,可是如今他居然把裴绵绵的坟地弄成这样,他这想表达什么?

    可是裴诗语的话,却没有让封擎苍怎么样,他只是看着裴诗语,然后说道:“我不知道,我不喜欢她,看到她的躯体,我甚至有些厌恶,每次到这里,我也会很陌生。”

    “如果她真的是我的未婚妻,恐怕也是我不喜欢的人吧,不然我怎么会那么厌恶!”

    听到这番话,裴诗语忍不住惊诧,莫非封擎苍可以看出来,那不是自己,而是别人吗?

    他一向不喜欢别的女人,可是自己是例外,这种感觉不会改变,可是如今他对裴绵绵这样,却愿意跟自己亲近。

    封擎苍的感觉一定是对的,所以他把裴绵绵安排在了这里,并不是真对自己的。

    “呵,因为你忘了她。”裴诗语冷笑了一下,看着封擎苍。

    心里已经没有了怨恨,可是却还是有点诧异,有些心疼,还有对于裴绵绵的愧疚。

    如果她不是按照自己的名义,至少还可以回去养父身边,而不是这样一个人孤零零的,在这个地方。

    封擎苍将坟茔跟前的一束花拿过来,扔在一边,无所谓的说:“如果我不喜欢她,忘了,不是更好吗?”

    “可是我感觉我忘记的好像不是她,而是另外一个人,我似乎很喜欢她,可是却想不起来。”

    封擎苍安静的诉说,可是却让裴诗语想哭,他果然还是记得自己的,他没有忘了自己。

    可是要跟他说吗?告诉他,自己是裴诗语,死了的,其实是别人吗?

    他不记得一切,会不会以为自己也是一个骗子?用这种方法好像并不是很好。

    “封少,我想你一定会想起来的。”

    裴诗语笑了笑说道,不过却还是对着裴绵绵的坟茔,鞠了一躬。

    “封少,既然你不喜欢她,讨厌她,为什么不让她回去自己的父亲身边!”

    裴诗语觉得,自己可以做的,可以帮助她的,大概只有这么一点点了,如果封擎苍同意了的话,那么她可以陪着养父了。

    可是,封擎苍却摇了摇头,看着裴诗语说:“你以为我封擎苍的未婚妻,想去哪里都可以吗。”

    “算我不喜欢她,算她死了,她也是我封擎苍的鬼魂,我讨厌她,那她离我远一点!”

    本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