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2.第822章 你要带我去哪儿-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822.第822章 你要带我去哪儿

    “车!”

    封擎苍啦开车门看着裴诗语,眼睛里都是不容置疑,似乎只要裴诗语敢拒绝了,他会做出点什么。

    可是如今的裴诗语却早不是当初的裴诗语,不让她做什么,她偏偏是要去做什么。

    所以,裴诗语立刻往后退了一大步,疏离的看着封擎苍:“封少,我只是答应陪你演戏,如今已经演完了!”

    呵,她也只是想看看他要做什么,可是如今她忽然不想知道了,既然这个男人要这样,她何乐而不为。

    新闻如果出来了,受伤害难过的只是凌悦罢了。

    “车。”

    封擎苍看着裴诗语,眸子骤然沉了下来,看着眼前这个黑衣服的女人,似乎每次见到她,她都是这样的装扮。

    不同的黑色,却给人一种神秘的感觉。

    “封少,我想我需要再说一次,我没必要陪你在做什么!”

    裴诗语同样回望着他,眸子里都是冰冷跟无情。

    可是眼前的男人丝毫不为所动,看着裴诗语,重复了另外一次:“车!”

    看到他如此固执,裴诗语心里却不忍心再拒绝,她冷哼一声,直接推开封擎苍,然后猫着腰进去车里。

    “呵,这才对。”封擎苍忍不住勾唇,望着车里还在生气的女人,笑了笑,然后回到驾驶座。

    车子如离弦的剑一般,蹭的飞出去,裴诗语的心也咯噔一下,她知道封擎苍是真的生气了。

    可是他到底为什么生气,自己完全get不到他生气的点啊。

    一路,裴诗语紧紧抓住车子,生怕一不小心被甩出去,而封擎苍也没有说话。

    只是从后视镜看到裴诗语的表现,却忍不住勾起了唇角,可是车子的速度却没有慢下来。

    “封少,如果你想拼命,可以找你未婚妻,我还不想陪着你一起死,尤其是这样莫名其妙的方式。”

    裴诗语终于忍不住了,对着封擎苍狠狠的说道,眼里都是指责,仿佛在怪他不顾自己的安微。

    可是封擎苍却不说话,车子的速度还是一样,甚至更加快了一些。

    这样的情景让裴诗语简直想死了,盯着男人一句话说不出来,赌气的坐在后面,简直是生了一肚子闷气。

    以前的封擎苍虽然霸道了点,可是却不会这样不讲道理啊,今天他是有病吧,还是受刺激了。

    “封擎苍你给我停下来,你要带我去哪儿!”

    裴诗语看到车子外面的实物逐渐倒退,然后他们走的路越来越荒凉,她忍不住有些心慌。

    尤其是这条路,看着好像有点眼熟,可是裴诗语却想不起来这是什么地方。

    “怕了?”

    男人沉稳的声音响起来,可是却仿佛带着一丝丝的怒意,让人完全不明白他到底是怎么了。

    “呵,封少以为每个人都像你这样有病吗?”

    裴诗语嘲讽的望着封擎苍的后背,心里却好委屈,他从来不会这样对自己,算失忆了,难道可以这样吗?

    裴诗语忍不住想起来自己之前忘了以前的事,封擎苍做的那些怪的事情。

    当初的他,一定跟现在的自己一样吧,对于他的决定,感觉到不理解,可是却希望他可以幸福。

    如果这都是他要的,裴诗语觉得自己也可以做到,把一切都给他。

    封擎苍没有再回复她,而是继续开车,最终车子在一个园林旁边停了下来。

    车子停下以后,裴诗语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回感觉有些熟悉了,因为这里是‘裴诗语’的长眠之地。

    他带自己来这儿做什么?

    裴诗语忍不住怪,可是封擎苍却没有给她继续想的几乎,他直接下车打开车门,等着自己下车。

    如今箭在弦不得不发,裴诗语也顾不得别的了,既然他想让自己过来,那么来吧。

    “封少,这是什么地方?”

    下车后,裴诗语假装不知道的看着封擎苍,这个地方对于外人来说确实不清楚。

    可是裴诗语却知道,俩个人以前说过,如果死了,一定会在这里。

    如今封擎苍虽然没有了记忆,可是他却依旧吧‘裴诗语’埋葬在这里。

    封擎苍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然后说:“你去了知道了!”

    “你告诉我,不然我是不会跟着你去的。”

    裴诗语忍不住说道,如今封擎苍根本不记得自己是谁,所以他做的所有事情都是有目的的。

    那么他带自己来这个地方,一定是有什么理由。

    “我觉得你一定会想来的。”封擎苍却笃定的看着裴诗语,话里话外都是裴诗语想来。

    呵呵,她一点也不想看自己的墓地,她不想看到,也不愿意看到,何况自己并没有死。

    既然这里已经有了裴绵绵,那么自己也不会再长眠在这里。

    裴诗语看着封擎苍,一字一句道:“别以为你可以搞定一切,我想不想,也不是你说了算。”

    她是不想去,可是封擎苍怎么会让她如愿。

    男人一步步走过来,然后直接动手拽住裴诗语的胳膊,让她跟着自己。

    “你放开我,混蛋,你想做什么!”裴诗语不停的挣扎,可是脚下却还是跟着封擎苍慢慢往里面走去。

    这儿几乎没什么人,只有守园子的三个人,看到封擎苍想过来,可是却被他挥手赶走。

    他们走过的路都是被静心修过,让出一条路,看的出来,这个地方非常的幽静。

    而且这里的树木,也被修剪的很漂亮,甚至还有花儿,一路都可以闻到花香。

    裴绵绵,你在这里还好吧,这个地方你一定很喜欢吧,呵呵,虽然你做了那么多,可是却得到这样的结果。

    裴诗语完全想不明白裴绵绵做这一切的理由,她也不愿意深究,终究说有养父的关系。

    可是裴绵绵死了却还是不能陪在养父身边,养父知道大概也会难过的吧。

    想到这儿,裴诗语心里顿时有了一个主意,等她回来了,一定要把裴绵绵带去养父的身边。

    “你在想什么?”封擎苍的声音忽然响起来。

    本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