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0.第820章 你的道歉,我不接受-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820.第820章 你的道歉,我不接受

    “小悦,你也很优秀知道吗?别胡思乱想了,你这样让我也很大压力,明白吗?”

    封擎苍摸了摸凌悦的头发,安慰道,他知道凌悦没有安全感,不然也不会过来。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她肯定是看到新闻,所以有别的误会,可是封擎苍却一点都不担心,他了解顾凌悦,算她在害怕,俩个人的婚礼,也是一定会照常。

    看到封擎苍如此执着,凌悦只能点头,没有再继续纠缠下去,“擎苍哥哥,我爱你。”

    凌悦的表白让封擎苍有瞬间的楞,脑子里闪过一个片段,好像也有个人跟自己说我爱你。

    他看着凌悦,情不自禁的脱口而出:“我也爱你……”

    听到封擎苍的话,顾芮立刻震惊了,不过还是幸福的靠在封擎苍的怀里,这是他第一次说爱自己。

    凌悦完全被自己的幻想包围,满脑子都是小星星,完全没发现封擎苍的不对劲。

    他说的根本不是她,而是记忆里那个人。

    “小悦,你先回去,我这边待会还有个会议。”

    封擎苍抱了抱她,也没有解释,而是对凌悦下了逐客令,他忽然有点想自己冷静。

    听到这句话,凌悦立刻点头:“擎苍哥哥,我先回去,你记得下班回来。”

    “嗯。”封擎苍笑了笑,对凌悦说道,心里却一直有种模糊的感觉,他觉得自己好像忘了不该忘的东西。

    凌悦走了,封擎苍一个人坐在椅子,不停的发呆,可是却什么都想不起来。

    尘封的记忆没有开启大门,他只能在外面徘徊着。

    第二天早,裴诗语准备出门,刚踏出酒店,却看到外面一堆堆的记者还有狗仔,吓的她立刻回去。

    “天,太可怕了。”

    看着黑压压的人,裴诗语心里有些惊慌,她立刻回去房间,站在窗边,看着底下的人群。

    他们一直在守着这里,大概是因为得到了消息,所以如果自己出去,一定会被发现。

    这个酒店只有一个正门,后门也应该有人,没道理记者会不知道后门。

    裴诗语郁闷的坐在床,她是想着出去吃饭的,可是那些人却在那里,他根本不能出去。

    如果出去了,恐怕一对对的舆论一定会压垮自己。

    所以裴诗语只能点了外卖,让人家送到门口,最后趴在猫眼看了又看,没有人看,她才出去铺取外卖出来。

    刚吃饭,却收到了一条短信:对不起,给你带来困扰。

    呵,是封擎苍的号码,裴诗语忍不住笑了,他还真是有良心,估计也是知道记者围了自己这儿吧。

    带给她这么大的困扰,进居然一句对不起想洗清了,果然想的永远较美好。

    裴诗语吃完饭,立刻给封擎苍发了一条信息,面也只有一句话:你的道歉,我不接受。

    狗仔简直是这个世界最可怕的生物了,她压根不敢面对,如果被有心人挖掘,自己的身份一定守不了多久。

    而且她还不想被别人知道,更何况是以这种身份。

    裴诗语躺在床,眯着眼睛装睡,可是手机却再次响了起来。

    “开门。”

    简单的俩个字,却让裴诗语脸色都变了,瞬间从床坐了起来,懊恼的抓了抓头发。

    开门,难道他正在门口?

    裴诗语立刻为难起来,脑子里拼命的闪过俩个念头,甚至开始打架,开门或者不开。

    关键是自己为什么开门?为什么见他?如果再次被拍到了,恐怕更加可怕,一句话也解释不清了。

    可是万一他有事呢?

    裴诗语忍不住嘲笑自己,他找自己能有什么事,所以这个念头立刻被裴诗语打消。

    她给封擎苍回复:“理由。”

    几乎下一秒,他又发了消息过来:“开门。”

    “不开。”

    “别让我再说第三遍,否则……”

    裴诗语直接扔了手机,否则怎么样?他还能直接进来不成。

    哼,本来还是有点想开点,可是看到他这种语气,裴诗语顿时觉得自己不想开了。

    既然他那么厉害,自己进来啊。

    裴诗语再次躺在床,哼哼唧唧的唱起歌,可是很快她感觉到了不对劲,因为门口居然传来了开门的声音。

    而且是用钥匙,钥匙钥匙,天,酒店不是都用房卡?为什么会出现钥匙?

    裴诗语顿时睡不过了,跑过去门口压着门,生怕下一刻封擎苍直接破门而入。

    “封少你这是干什么?你这是私闯民宅!”

    裴诗语看着已经进来的封擎苍,忍不住说道,心里却很崩溃,感觉这家酒店真是不怎么样。

    防护系统竟然如此垃圾,裴诗语愤怒的看着封擎苍,当然看到了男人嘴角的那一抹得意。

    “你不是不开门吗?所以我只能自己进来了。”

    封擎苍无辜的说道,前提是忽略他眼底的得意。

    他忽然感觉这个女人是一只小野猫,不靠点非常手段,她是不会屈服的。

    “没想到封少竟然是这样卑鄙的一个人,擅闯女人的房间也罢了,竟然还用这种手段,你怎么不想想,万一我在洗澡,不是被你看光了?”

    “万一我在换衣服,也被你看了,那我怎么嫁人?堂堂封少难不成是个采花大盗?”

    看着裴诗语振振有词,封擎苍忍不住有些后悔了,这个女人果然伶牙俐齿的,让人难以招架。

    不过他是谁,他可是封擎苍,对付一个小女人,不足为惧。

    他看着裴诗语,坏笑了下:“那你,想不想出去?”

    “你有办法?”裴诗语忍不住疑惑的看着男人,说实话她是有点不信的,可是她好想出去啊。

    人是这样,有自由的时候无所谓,一旦没有自由了,偏偏想着一些事。

    如她,以前可以不出门,可是现在有人在外面,她却按捺不住想出去的心。

    “当然有办法,不然我过来做什么。”

    封擎苍看着裴诗语说道,虽然他道歉了,可是人家不原谅。

    所以他只能亲自过来了,裴诗语看着他,忍不住说:“我现在一点都不想出去了。”

    本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