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9.第819章 你怎么来了-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819.第819章 你怎么来了

    “裴诗语,你给我再说一遍!!”

    凌非岩生气的看着裴诗语,真是恨不得直接去把她打醒了,可是想想自己女儿这次做的事,凌非岩只能忍了。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因为确实是凌悦的错,可是他的女儿,凭什么要别人质疑。

    裴诗语冷笑着,看她:“我说错了吗?难道你的女儿,不是你教的?还是她根本不是你的女儿!”

    裴诗语忍不住想笑,凌非岩跟施怡,才会教出凌悦这种白痴吧,任性而又骄傲。

    “够了,诗语,有些话可以说,有些话不可以说,我想你的养父,一定也教过你这个吧。”

    施怡此时挣脱凌非岩的怀抱,看着裴诗语说道。

    她对裴诗语确实有愧疚,可是如果跟自己的女儿冲突了,她也一定会毫不犹豫护着自己的女儿。

    听到施怡提起来自己的养父,裴诗语整个人都不好了,盯着施怡冷冷说:“你不配提他。”

    养父是她的软肋,也是唯一对她好的人,所以裴诗语不想任何人提起他,算他已经故去了,可是裴诗语是不愿意。

    “如果你们想说这些,我觉得我们也没必须继续谈下去,而且我今天来的主要目的,是告诉你们一声,管好自己的女儿,否则酿成大祸,后悔可晚了。”

    裴诗语威胁道,眸子里忍不住有些晦暗,想到顾芮提起来的裴绵绵,她顿时想恶作剧了。

    看着施怡跟凌非岩说:“你们也知道裴绵绵是如何死的吧,呵呵,也许下一个死的,可是你们身边的人了!”

    其实裴诗语也是故意那么说,她并没有想杀了谁,害死谁,她只是想欺负自己的人付出代价,可是这个代价却不是生命,

    每个人的生命都是宝贵的,她不想那样。

    “诗语,你别冲动。”施怡听到这句话,立刻慌了,想过来抓裴诗语的手,却被凌非岩拦住。

    他温柔看着施怡,安慰:“怡儿别怕,我不会让小悦出事的。”

    “呵,那看看你们能不能护住你们亲嗳的女儿了,如果她在敢挑衅我,我也不知道自己回做出什么。”

    裴诗语冷笑着说道,眼睛里都是茫然,忍不住有些羡慕起来凌悦,她有这么好的爸妈。

    可是她还不知足,自己好像真的要一无所有了。

    凌非岩露出沉思的表情:“裴小姐,我想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如果没事,请回去吧。”

    他不能不下逐客令了,再这样下去施怡一定会被她吓到的。

    任何可以伤害施怡的事,凌非岩都不会让发生。

    裴诗语扯着嘴唇笑了,“好啊,我还不想待了,话都说完了,你们好自为之吧。”

    裴诗语转身离开,施怡还想说什么,可是却被凌非岩阻止,对她摇了摇头,不让她继续说下去。

    凌悦在挂断电话后,直接去了封擎苍的公司,她心里很惶恐,总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

    裴诗语是一颗定时炸弹,让她不能安心,不能好好的生活,食不下咽,夜不能寐。

    “凌小姐,封总他还没回来。”

    秘看到凌悦后,立刻说道,他可不能让封擎苍的未婚妻有一点点的不高兴。

    凌悦忍不住皱眉:“他去哪儿了?”

    “这个,我也不知道,不过封总说,他待会会回来。”秘实话实说,他觉得也没必要欺骗凌悦。

    何况凌悦还是封擎苍的未婚妻,俩个人的婚礼也即将举行。

    “你再给擎苍哥哥打电话,看看他到哪儿了,你告诉他我来了,我想见他。”凌悦看着秘,皱眉说道。

    她一分钟都不想等了,可是俩个人刚打过电话,凌悦不想在催促,怕被封擎苍讨厌。

    秘犹豫了下,不过看着凌悦的样子,他还是点头答应,立刻给封擎苍打电话。

    电话接起来,封擎苍都没等他说话,立刻说了一句:“我到楼下了,来说。”

    看着挂断的手机,秘的心都感觉拨凉拨凉的,他回头冲着凌悦笑了笑:“凌小姐,封总马回来。”

    听到封擎苍马要回来,凌悦立刻忍不住笑了起来,脸都是阳光明媚:“嗯嗯。”

    她坐在封擎苍的办公室,从包里掏出镜子,还有化妆补妆,她一定要给擎苍哥哥留个好印象。

    封擎苍来后看到秘在门口,一脸便秘色,想说什么,看到秘飞快的跑过来。

    “封总,凌小姐来了,现在正在办公室等你。”秘立刻跟封擎苍汇报,他也不敢拦着凌悦,只能苦逼的等待。

    听道这句话,封擎苍的脚步立刻停下来,皱了皱眉,这才说:“嗯,你先下去。”

    秘立刻脚底生烟的跑了,封擎苍忍不住纳闷,凌悦很可怕么?怎么秘这么快想跑。

    其实封擎苍不明白,不是凌悦可怕,而是他可怕啊,可是秘是不会告诉他的。

    凌悦听到脚步声,立刻放下东西跑了过来:“擎苍哥哥你回来了。”

    “嗯,小悦你怎么过来了?”封擎苍疑惑的看着凌悦,凌悦挽着自己的胳膊,一脸的幸福激动。

    听到封擎苍的话,脸色都变了变,不过还是洋装没事,对封擎苍说:“我,我想你了,过来了。”

    “小悦,”封擎苍忍不住喊了一声,他当然知道凌悦有事,没事她怎么会这样。

    凌悦撇撇嘴,委屈的看着封擎苍:“擎苍哥哥,我是想问问你,是不是不想结婚,新闻面的,我,我都看到了。”

    原来是这个,封擎苍立刻松了口气,看着凌悦说:“小坐,我跟你说了,你别胡思乱想,我不娶你还能去谁?”

    “可是,我……”

    “你对我没有信心?”

    面对封擎苍的质问,凌悦只能哑口无言,她自然不能说,不信任封擎苍,如果说了,恐怕俩个人肯定会彻底决裂。

    所以凌悦立刻摇头,抓住封擎苍的胳膊:“不是的,擎苍哥哥,我是不相信自己,我害怕,你这么优秀,一定会有很多女人觊觎你。”

    本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