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8.第818章 请你管好自己的女儿-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818.第818章 请你管好自己的女儿

    看着叶沛灵落荒而逃的模样,顾墨忍不住勾起唇角,眉头也自然的挑,脸的线条顿时更加柔和起来。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拿起手机看了看面的封擎苍跟那个女人,顾墨却忍不住皱眉,那个女人的眼睛,看起来好像有点眼熟。

    可是却怎么都想不起来到底是谁,他只能作罢,跑去房间陪着小核桃一起打游戏。

    而裴诗语在封擎苍离开没多久,她立刻给施怡打电话。

    “诗语?你给我打电话有事吗?”施怡接到裴诗语的电话,还是有些惊喜的,似乎很开心。

    可是裴诗语却没她这样的好语气,直接对着电话说:“我有事找你,你在酒店还是我们出去见!”

    她早想笑施怡了,可是奈何没有机会,可是这次他们真是欺人太甚了,抢了自己男人,还跑来威胁自己。

    呵,她不好好的还手,岂不是代表她真的太弱了。

    施怡听到裴诗语想叫自己,立刻激动起来,虽然裴诗语语气不好,可是施怡却丝毫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诗语,你直接过来酒店吧,我跟你姨夫都在。”

    施怡的声音真的很温柔,听的裴诗语一阵阵的心塞,想发火也只能先忍忍,反正过去了,有的是机会。

    只是她说的姨夫,真是让人作呕。

    “我们没什么关系,还希望你别乱说。”裴诗语特别高冷的对电话说道,然后直接挂了电话。

    因为是去见施怡,而且她也知道自己的身份,所以裴诗语也不想遮遮掩掩,这样去吧。

    她换了一套衣服,直接打车去了施怡所在的酒店。

    到了地方,她却有些想后推,可是想想凌悦的嚣张跋扈,裴诗语还是觉得自己没必要忍下去了。

    难道因为她父母是总统,可以为所欲为吗?

    到了门口,裴诗语吸了口气,然后抬手敲门。

    “扣扣,”

    她在外面默默的数着,可是刚数到三,看到门被打开,施怡正笑意吟吟的看着自己。

    “诗语,你来了,快进来。”施怡亲昵的想过去拉裴诗语的手,可是裴诗语却躲开了。

    她不想跟这个女人有任何关系,所以她只能尽可能的避免。

    “别碰我。”裴诗语回头,冷冷的警告施怡,眼睛里都是冰冷的寒霜。

    施怡愣了下,不过还是笑着说:“好好,诗语你快进来,我跟你姨夫准备了饭菜,我们一起吃个饭吧。”

    吃饭,呵呵,自己的妈妈如今还是一个人,有谁会陪着她吃饭吗?

    “我跟你说了,我们没什么关系,更别说姨夫,施女士,还请你注意你的身份。”

    裴诗语看着施怡,心里却莫名有些尴尬,好像自己真有点过分了,可是想想施玲,她立刻铁着心肠。

    听到外面的动静,凌非岩也走出来,看到俩个人在门口僵持,他忍不住皱眉,不过还是开口说:“怡儿,快很裴小姐进来吧。”

    “嗯。”施怡答应一声,然后跟裴诗语一起进去。

    刚走进去,裴诗语看到巨大的餐桌,摆着一大堆的吃的,看起来各式各样,应有尽有。

    看来他们俩个人准备到是充分,那么短的时间,居然弄来了这么多,关键还有很多都是自己喜欢吃的。

    裴诗语的目光顿时幽深起来,因为他们对于自己的了解,简直有些可怕了。

    “诗语,我们准备的都是你最爱吃的,赶紧吃饭吧,有什么事吃了再说。”施怡完全不顾裴诗语冰冷的态度,笑着说道。

    她心里对裴诗语,始终有种愧疚,大概是因为自己当初丢了这个孩子的缘故吧。

    “是啊,有事吃了说。”凌非岩也发现了裴诗语态度不是很友好,立刻跟着说道。

    这都是施怡亲自准备的,他不想自己老婆的辛苦白费了。

    “不用了,我是有事说说而已,不需要吃饭,而且你们的好意,我可接受不起。”

    裴诗语冷笑着看着这对夫妻,表面看起来极尽友好,可是暗地里却做了那么多见不得人的勾当,让人防不胜防。

    这桌子饭菜,谁知道是为了什么,都说吃人嘴软,拿人手短,裴诗语这个道理还是明白的。

    而且今天过来,她也不是为了吃什么饭。

    “诗语,你……”

    “别喊我诗语,你不配。”

    听到施怡总是亲昵的喊自己,裴诗语顿时愤怒了,冲着施怡吼道,是这个女人,亲手丢了自己。

    而且也是她,毁了自己的所有希望,她还有什么脸这样叫自己,难道为了让她心里好受点?

    很可惜,自己并不会让他们如愿。

    “裴诗语,你怎么可以这样跟怡儿说话,她可是你亲姨妈。”

    凌非岩听到裴诗语吼施怡,立刻心疼的搂着施怡,对裴诗语说道,虽然看起来并没有怎样,可是语气却也是充满了寒霜。

    施怡立刻抓住凌非岩的胳膊,皱眉说:“非岩,别那么说,诗语她还小,不能怪她。”

    “怡儿,你是太善良了,才让人这样欺负你。”凌非岩立刻不赞成的看着施怡。

    因为她的善良,才让那个女人钻空子。

    “是啊,人太善良了是容易被欺负!”裴诗语意有所指的看着面前的俩个人。

    他们做了那么多,为什么还有脸这么说,真是呵呵了。

    “施女士,你们最好还是别做那些伤天害理的事,管好自己的女儿才是正事。”

    裴诗语看着施怡,冷冷的说道,他们对于自己做的事,自己根本不可能原谅他们。

    “我看你才是不知廉耻,你从小是被这样教的?”凌非岩特别生气,冲着裴诗语说道。

    他所有的骄傲,还有引以为傲的自制力,都被这个女人毁了。

    明明不想发火,可是看到她对施怡不允许,他根本没法容忍。

    裴诗语被凌非岩的话气到了,瞪着眼睛看着凌非岩,还有施怡,怒吼道:“我不知廉耻?你们怎么有脸这么说?我看你们根本才是梁不正下梁歪,才会教出那种女儿!”

    本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