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7.第817章 你为什么对儿子那么凶-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817.第817章 你为什么对儿子那么凶

    封擎苍气愤离开,刚开车没多久,电话再次响了起来。

    虽然不想接,可是电话一直不停的响,他看都没看,对着电话闷闷的喂了声。

    听出封擎苍情绪不好,电话那边的人顿时沉默了下来,没有说话。

    封擎苍用蓝牙耳机,听着电话里一阵沉默,顿时忍不住皱眉,拿起手机看了看,发现是凌悦。

    整个人脸色立刻柔和下来,说话的声音都听着温柔了起来:“小悦?”

    可是电话里还是沉默,然后响起来一阵阵低声的啜泣声,封擎苍顿时怪起来。

    “小悦,你怎么了?”封擎苍忍不住问道,心里却飞快的想着,凌悦为什么这样。

    等了会,凌悦终于停下来哭泣,对着电话喊了一声:“擎苍哥哥!”

    “小悦,我在听,你怎么了?”

    封擎苍忍不住有些着急,虽然凌悦有时候会有点任性,可是却不会无缘无辜的哭。

    这次一定是发生什么事了。

    “擎苍哥哥,你,你是不是不想跟我结婚了?”

    凌悦小心翼翼的问道,声音里还是有着害怕,这让封擎苍的心里立刻出现了很多很多的愧疚。

    如果不是凌悦,他这次肯定会出事,是凌悦一直在医院照顾自己,还给自己献血,是因为这个,封擎苍才会觉得对不起她。

    而且凌悦一直小心翼翼的照顾自己,对自己的好,封擎苍都明白。

    所以他不想亏欠了凌悦,听到她问这个,封擎苍立刻否认:“小悦,你都听谁说的,我怎么可能不愿意结婚。”

    是啊,你愿意结婚,可是却不是想跟我。凌悦心里忍不住说道,可是却没有说出来。

    “擎苍哥哥,新闻我都看到了,你,是不是喜欢她?”

    凌悦忍不住问道,想起看到新闻的时候,她的心简直要爆炸了,这让凌悦根本受不了。

    “小悦,你在乱想什么,我根本不认识她。”封擎苍否认了自己的想法,而且这个时候说出来,自己也忍不住有些楞。

    是啊,他根本不认识她,俩个人仅仅只是在葬礼,还有订婚宴见过,然后呢?

    如果不是知道自己不会被蛊惑,他一定怀疑那个女人给自己下蛊了,不然怎么会对她有那种特别店的感觉。

    听到封擎苍的话,凌悦顿时开心了起来,声音都带着欢呼雀跃,她笑嘻嘻的对封擎苍说:“擎苍哥哥,我相信你,一定是那个女人纠缠你。”

    “不过擎苍哥哥这么迷人,那些女人喜欢你,也是正常,可是擎苍哥哥,小悦才是最喜欢你的人。”

    凌悦委委屈屈的说着,让封擎苍都忍不住想笑,觉得凌悦有些小女人小孩子气,不过却并不会让人讨厌。

    “乖,我晚点找你。”封擎苍对着电话温柔的说道,挂断电话,脸却是一片冰冷。

    他对于自己的决定,第一次有了后悔,虽然他不讨厌凌悦,可是却好像并不是爱。

    对于凌悦,她像一个妹妹一般,让自己想呵护,可是却缺少了那种心动。

    要娶她吗?要结婚吗?

    封擎苍的脑海里,忽然出现了一个女人,她的眼睛那么明亮,像会说话一样。

    可是却总是想不起来,她的模样,好像戴着面纱的神秘人。

    每次想到,都会想到那个毁容的女人,他不知道那个女人是谁,她像凭空出现的一般。

    在顾家,叶沛灵本来正在吃饭,小核桃玩手机,可是手机却忽然出现了一张照片。

    “哇,叶子阿姨,你快看啊,封叔叔跟神秘人!”

    小核桃夸张的声音立刻吸引了叶沛灵的注意,她顿时朝着手机看去,然后僵硬了一下。

    顾墨不赞成的看了一眼小核桃,他怎么感觉,自己儿子是故意的。

    明知道叶沛灵现在对封擎苍跟裴诗语特别敏感,却还是提醒叶沛灵,真是醉了。

    “那个混蛋。”

    叶沛灵咬着牙骂道,蹭的站起来,“我要去找他,看看那个混蛋到底有没有心。”

    顾墨自然也看到了新闻,忍不住一阵郁闷,他起来挡住叶沛灵:“别冲动,想想最重要的是什么。”

    一句话,立刻让叶沛灵的火气消失的无影无踪,因为她也明白,现在最重要的,并不是封擎苍做什么,而是他准备做什么。

    是啊,他要结婚,跟顾芮结婚,跟总统的女儿结婚,可是那又如何,他还想结婚。

    “嗯。我不会轻举妄动的,一切都要留着在最重要的时刻,我不会让他这样轻而易举的结婚。”

    叶沛灵狠狠的说道,捏着手机的手都忍不住有些疼,低头看了眼,手掌部分立刻有些红。

    顾墨心疼的拿起叶沛灵的手,放在口边吹了吹:“疼吗?”

    “不疼。”叶沛灵闷闷的说道,偏过头赌气的不敢看顾墨,她害怕看到顾墨失望的眼神。

    小核桃也在一边,羡慕的对叶沛灵说:“叶子阿姨,爸爸对你好好啊,小核桃也好想要吹吹。”

    “那让爸爸给你吹吹。”叶沛灵挣扎着要从顾墨手里丑回手,可是顾墨却拽着不让她出去。

    不满的瞪了儿子一眼,然后说:“去玩游戏!”

    “啊,爸爸我也想要吹吹。”小核桃噘着嘴不满的说道。

    可是顾墨压根不给儿子一个眼神,对着叶沛灵的手不停的吹,察觉小核桃还在旁边,顿时一个眼神扫过去。

    小核桃像脚底抹油一般,蹭的原地消失。

    “你干嘛对小核桃那么凶,他可是你儿子。”叶沛灵气呼呼的看着顾墨,实在不明白这个男人怎么会如此对待儿子。

    可是顾墨却勾唇笑了笑,看着叶沛灵说:“他也是你儿子,我更喜欢对你好,和睦的夫妻关系有助于小孩的成长。”

    这,好像是的吧,叶沛灵低下头,嘴里忍不住嘟囔着什么。

    “你说什么?”顾墨怪的看着叶沛灵,理解不了叶沛灵到底在说什么。

    可是叶沛灵却立刻摇头,抽回手咧嘴笑了笑:“没事没事,我有点困,去睡觉。”

    本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