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6.第816章 没空陪你玩游戏-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816.第816章 没空陪你玩游戏

    抬头看了看封擎苍,发现他也只是好的看着自己,并没有什么别的行为,裴诗语这才忍不住放心下来。

    还好进来的是封擎苍,如果是别人,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裴诗语忍不住有些后怕,暗骂自己的粗心。

    “好,当我没关门,可是你为什么走路都没声音,你装鬼吓人啊。”

    裴诗语忍不住回道,心里对于这个男人实在是有些恨不起来了,而且重要的是,他刚才听到了什么。

    如果都没听到还好,如果听到了那些话,他一定会误会的。

    “还有,你什么时候进来的?为什么我都不知道,你进来有什么事,不会是对我图谋不轨吧!”

    裴诗语看着封擎苍忍不住说道,她觉得这个男人应该没听到吧。

    可是,事实却总是让人难过啊,如现在,封擎苍直接擦口,看着裴诗语说:“你有什么值得我图谋的?”

    是啊,自己现在已经变成丑八怪了,估计不会在有人对自己有什么想法了。

    “好,那封少,您这么晚大驾光临,有什么指示?”

    裴诗语疑惑的看着男人,如果没事他不会忽然过来,而且那会俩个人分明已经说了再见。

    可是封擎苍却并没有回答她,而是坐在沙发,双腿自然的交叠,看着像一个完全的绅士。

    “封少!”裴诗语忍不住提高语调,她实在不想跟这个男人浪费口水,他分明是闲得无聊,所以找自己。

    “嗯,我不是在这儿坐着?”

    封擎苍抬头,一双眸子镇定的看着裴诗语:“那你希望我去哪儿?”

    “封少,你够了,如果你想在这儿戏弄我,请你离开,我没心情陪你玩什么游戏!”

    裴诗语站在封擎苍的跟前,一双冒火的眸子盯着他,恨不得直接把他给看穿了。

    可是听到这话,封擎苍却似笑非笑的望着裴诗语,“我还以为这是你要的呢!”

    她要的?裴诗语忍不住一阵心虚,不过还是心里坚定想法。

    “封少你知道我要什么?我告诉你,我要的是你赶紧走,别打扰我了。”裴诗语皱眉看着他。

    对于封擎苍出现,还有顾芮的电话,都让裴诗语不胜其烦,感觉这俩个人是自己的克星把。

    “我想你一定搞错了,新闻你没看到吧,我觉得你很有必要跟我解释一下,到底怎么回事?”

    封擎苍看着裴诗语,一字一句说道,却让裴诗语震惊,新闻?

    看到她诧异的模样,封擎苍立刻拿出手机,然后给裴诗语递了过去:“嗯?看看!”

    接过手机,裴诗语的视线直接被面的字吸引,果然很犀利啊,没想到自己那么多新闻,每次都跟男人有关。

    可是这次的,明显是人为啊。

    她给他解释?裴诗语忍不住呕血,这分明是他的失误好吗?

    “封少,我看你是脑子不清楚了吧,我们去了哪里,不是你做主?难不成你随身还携带追踪器?给别人故意拍我?”

    “这样把我放在新闻,我有什么好处,呵呵,封少该不会以为我喜欢你吧?”

    裴诗语看着封擎苍,好笑的说道,每句话似乎都很有道理,竟然让封擎苍一时之间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他的错?大概是,可是俩个人去的地方,都是临时决定的。

    莫非,这个女人真在身安装了追踪器!

    “所以我才说你必须给我解释。”

    封擎苍回瞪过去,对裴诗语的行为感觉到费解。

    俩个人如今都没什么嫌疑,可是他们会被跟踪吗?答案显而易见,根本是不可能的。

    裴诗语此时压根不想搭理封擎苍了,这个男人简直一直在刷新自己对他的认识。

    这样不讲理,而且为难一个女人,也是够了。

    她盯着封擎苍看了看,这才说:“好啊,那我给你一个解释,因为封少你快结婚了。所以狗仔想挖大新闻,这个总可以了吧。”

    裴诗语忍不住有些郁闷,俩个人竟然被跟踪,而且还不知道,那些人冒着得罪封擎苍的危险,也要把报道放去,这本身是一种冒险。

    难道,是有人在试探什么?

    “嗯。”封擎苍难得的嗯了声,站起身看着裴诗语,疑惑的问道:“那你告诉我,你跟谁打电话?”

    好吧,问题再一次绕回来了,裴诗语忍不住郁闷,是你未婚妻给我打电话啊。

    可是这样的话去不能说,不然封擎苍如果知道顾芮给自己打电话,一定会怪。

    毕竟她这样的人不可能跟顾芮有关系,俩个人打电话,本身是一种怪事。

    冷笑一声,看着男人道:“我看封少管的有点多了,我跟谁打电话,是我的自由,别以为你送我回去一次酒店,我应该对你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裴诗语这次毫不犹豫的走过去,拉开门,意思很明显,是请你赶快走吧,别再碍眼了。

    “我会查清楚的。”封擎苍站起身看着这个女人,虽然心里感觉这次事一定是跟她有关,可是却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好啊,希望封少尽早查清楚,还我一个清白,我一个女孩子,可不封少。”

    裴诗语冷笑着说道,心里却一阵阵的难过还有失落,俩个人以前那样的恩爱甜蜜,如今却要被这样虐。

    呵呵,而且自己还得拱手相让,凭什么?面对自己的爱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跟别的女人。

    他怀疑自己,自己还不能解释,只能用这些冷漠的语言拒绝他,排斥他,这是多么让人心寒的事情。

    “哼。”

    封擎苍冷哼一声,摔门而去,留下裴诗语一个人在房间里,看着他开车离开,裴诗语这才放心下来。

    深怕自己在忍不住,会告诉他一切,可是现在根本还不是时候,不能告诉他,不要告诉他。

    虽然她本来不想出现在他面前,可是却不想他这样跟别人结婚,出现已经是迫不得已的事了。

    如果还要俩个人相认,她做不到。

    本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