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5.第815章 我让你身败名裂-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815.第815章 我让你身败名裂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俩个人被人跟踪,可是封擎苍在这一刻却一点都不生气,似乎内心隐隐的居然还有一丝兴奋。

    他,到底在兴奋什么,真是莫名其妙,手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给秘回了过去。

    “嘟嘟嘟。”

    电话那边传来一阵忙音,然后秘立刻接了起来,喂了声,可是却听不到封擎苍的声音。

    “封总?封总?”

    秘在电话那边喊了几声,却依旧没有回音,这让他忍不住有些诧异,不明白封擎苍这次又搞什么。

    不过封擎苍却听到了秘的声音,他捏着手机的手指忍不住收紧:“新闻,我看了。”

    看了,嗯,接着呢?秘忍不住等待下,可是封擎苍却没说话,此时秘心里是崩溃的。

    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莫非封总这是在考验自己!

    “封总,那我立刻把新闻压下去!”秘疑惑的时候,却忍不住再次说道,反正这种事他做多了。

    可是封擎苍听到后,却难得好心情的笑了笑,对着秘说:“不必!”

    不必?秘瞪大眼睛,感觉自己一定是耳朵出问题了,忍不住再次问了一遍。

    “封总,您,您说新闻不用压下去?”

    “嗯,可以在吧新闻放大一点儿。”

    封擎苍微微笑着说道,眸子里却满是恶趣味,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简直像个恶作剧的女孩。

    他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话有多大的杀伤力,秘已经震惊的,不知道怎么办。

    犹豫了会,秘还是结结巴巴对着电话说:“封总,可是,可是您跟凌小姐的婚事,……”

    “按我说的做。”不容置疑的语气,是封擎苍无疑,秘终于打消了自己的疑惑。

    可是却更加郁闷起来,凌悦虽然不裴诗语漂亮好,可是新闻这个毁容的女好多了啊。

    不知道封少这次又被什么迷了心窍,不过他也只是按照封少的要求形式罢了。

    挂断电话,封擎苍若有所思的看着裴诗语所在的地方,这个时候,那个女人应该还没睡。

    如果她看到新闻,恐怕一定会生气吧。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忽然之间居然会在意一个女人对自己的印象了,而且这个女人还不是自己的未婚妻。

    封擎苍发动车子立刻调头去了酒店,刚下车看到前台准备过来说来,他立刻挥手,阻止她过来。

    有目的接近自己的女人,他从来不会多看一眼。

    直接到了裴诗语所在的楼层,却发现她居然没锁门,门那样轻轻的虚掩着,好像在等待别人进入。

    裴诗语刚回酒店,还没来得及关门,被一阵阵的手机铃声催促着接电话。

    是凌悦的电话,也不知道她这个时候打电话是想做什么。

    “你到底想做什么?”

    裴诗语接起电话,不耐烦的问道,对于凌悦她真是话都懒得说,简直是个胸大无脑的家伙。

    电话那边的吐血此时快要气疯了,本来准备给封擎苍打电话,可是没想到却看到了这么多新闻。

    原来他今天是去找裴诗语,凌悦当然不可能任由封擎苍找裴诗语,她害怕俩个人旧情复燃。

    算封擎苍不知道那是裴诗语,可是凌悦是不放心。

    “裴诗语,你还在假装什么,我为什么给你打电话,你自己不清楚吗?你还装什么装。”

    凌悦有些恼羞成怒了,她没想到裴诗语这个女人如此的有心机,居然仅仅几次,把封擎苍给勾魂。

    所以她的声音听着有些气急败坏,这样正裴诗语下怀,她笑了笑,对着电话说:“我当然不清楚,我可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

    “况且你以为我会跟你一样无聊?天天跑着关心别人的私生活。”

    裴诗语本来因为封擎苍的事心烦,如今在听到凌悦的话,她简直想破口大骂了。

    不过这样并不能怎样,折磨一个人最好的方法,是让她得到在失去,那种失落感,有时候轻而易举可以摧毁一个人。

    凌悦气结,对着电话开始威胁:“我看你是忘了裴绵绵是怎么死了的吧,呵呵。”

    提到裴绵绵,裴诗语的脸色骤然冷了下去,那次的事分明是有人想害自己,裴绵绵只是个替死鬼。

    所以,难道是凌悦做的?

    “凌悦,你到底想说什么?”裴诗语不耐烦的问道,恨不得直接挂断电话。

    可是凌悦却冷笑起来,对着电话里的裴诗语说:“我想说的是什么,你很清楚,看你到底要不要去做了。”

    呵,是啊,凌悦想要的是自己离开封擎苍,把封少女人这个身份给她,仅此而已。

    可是凭什么啊,为什么啊,那可是她的男人。

    “痴心妄想。”裴诗语冷酷的说道,完全不想跟凌悦这种脑残讲话。

    凌悦恨得牙痒痒的,可是想起来施怡让自己忍忍忍,她只能忍了。

    “裴诗语,我告诉你,如果你不离开擎苍哥哥,我让你身败名裂。”

    明明是威胁的话,可是任由凌悦的口里说出来,却带着那么大的可笑,让人一点都不能害怕。

    “好啊,那我拭目以待,看看你如何能让我身败名裂。”

    裴诗语冷笑着说道,然后直接挂断了电话,她心里非常疑惑,凌悦不可能莫名其妙的给自己说那些话。

    那么一定是出事了,只有封擎苍的事,才会让凌悦这样不顾身份,裴诗语皱眉,转过身看到封擎苍黑着脸站在门口。

    糟糕,看他那副样子,不会都听到了吧?裴诗语忍不住抬起眼睛偷偷的去看封擎苍。

    “你看什么?”

    封擎苍忍不住问道,怪的看着那个女人,她似乎有些害怕,怕自己听到她说的话?

    “没什么,你进来怎么不敲门?”裴诗语皱眉看过去,眼底都是不满,她才不想跟这个男人这会说什么。

    封擎苍笑了笑,说:“因为你根本没关门。”

    想到自己进来后确实去接电话了,所以并没有关门。

    本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