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3.第813章 请我吃个饭,如何-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813.第813章 请我吃个饭,如何

    “……”

    封擎苍轻不可闻的皱了皱眉,这个女人说话的语气似乎跟自己极其的熟悉,而且明明俩个人,才见了不过几次。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而且她说话的时候,好像对自己也很不尊重,可是难得自己也没生气。

    “怎么,封少难道不是等我?”

    裴诗语已经到了封擎苍的跟前,诧异的看着他。

    她在赌,赌这个男人对自己的感觉还并没有消失,所以他一定不会这样退缩。

    果然,封擎苍的眼睛微微的眯了眯,抬头看着面前这个毁容的女人。

    虽然她的脸看起来很多伤疤,不过眼底的自信却让人不容忽视,封擎苍第一次感觉,自己好像对她有点特殊的兴趣了。

    “当然是。”

    沙发的男人双腿自然的交叠在一起,眸子微微的眯着,审视的看着裴诗语。

    不过,在裴诗语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时,他却再次勾唇一笑,对裴诗语说:“毕竟昨晚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你总要对我负责的!”

    负责,我负你个大头鬼啊,裴诗语心里忍不住吐槽,不明白封擎苍这是找什么魔了,以前他都不会跟陌生女人说话。

    可是如今居然对自己说这种暧昧不清的话,这让裴诗语微微有些不满。

    “凭什么要我负责?怎么不是你负责,封少,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带我去酒店的可是封少您。”

    裴诗语立刻反驳道,似乎她吃了多大亏一般,眼睛愤怒的盯着封擎苍。

    如果不是封擎苍明白,自己不认识她,恐怕还真会以为俩个人认识好久了。

    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好像并不需要刻意的去怎样,他忽然想到了顾芮,那个女人。

    “伶牙俐齿!”封擎苍看着裴诗语,立刻得出这个结论。

    他觉得如果她没有伤了脸,恐怕任何女人在她面前,都会黯然失色吧,如今非常脸毁了,可是她全身下散发的光,却依然让人不敢忽视,不可忽视。

    “我这是事论事,封少你可别欺负我不懂,怎么样,请我吃个饭吧,如何?”

    裴诗语笑着看向封擎苍,完全没想过自己的这个行为有多么不妥。

    不过既然已经提出来了,那去吃饭,又怎么样?

    她忐忑的看着封擎苍,脸却装作无所谓的模样,好像她根本不在乎他答不答应。

    其实裴诗语心里现在真是紧张死了,她怕封擎苍不会答应,毕竟他不喜欢女人靠近他。

    莫非是因为自己脸毁了,所以他觉得并没有什么威胁吗。

    “非常荣幸。”

    封擎苍斜睨着她,淡淡的笑了,好像让人心里忽然觉得,做了什么重要的事一般。

    看到他居然同意,裴诗语有些欣喜的同时,还有点难过伤心起来。

    欣喜是这样他答应,难过似乎也是因为他答应了,裴诗语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怎么样。

    封擎苍开车直接载着裴诗语去了一个度假山庄,她以前居然都没来过,不过看封擎苍的模样,一定是经常过来,此时脸都是兴奋。

    真不明白他到底在兴奋什么,裴诗语忍不住暗自想着,她几乎有一瞬间的疑惑,好像自己并不了解封擎苍。

    俩个人经历过那么多,裴诗语一直以为自己已经特别了解他了,结果呢?

    “在想什么?”

    封擎苍发现了裴诗语的胡思乱想,忍不住转头问道,他总是感觉这个女人有故事。

    虽然俩个人并不熟,可是封擎苍却感觉自己似乎非常喜欢跟她在一起,那种特别舒服的感觉。

    裴诗语撇撇嘴,摇头:“没什么,这边真美……”

    看着眼前巨大的天然湖泊,面还有一些白天鹅,可是偌大的度假山庄却没有什么人。

    裴诗语看着身边一本正经的封擎苍,露出疑惑:“封少,你该不会包场了吧?”

    “我需要吗?这边是我自己的产业!”封擎苍得意的挑眉,目光看向远处的白天鹅,他好像很喜欢这里,不知道为什么。

    “你的?”裴诗语忍不住提好声音,她完全没想到封擎苍居然还有这样一处产业,难道他的产业已经多到数不清了么。

    不过这也没什么,封擎苍那么有能力的人,名下产业多并不是什么怪事,如果没有这才怪了。

    “嗯,这是很久以前修的,算是我的秘密基地吧,不过好像很久没过来,但是每次来,还是会被美到。”

    封擎苍对着湖泊侃侃而谈,完全忽略了裴诗语的心情。

    这是他的产业,他的秘密基地,自己从来没有来过,是不是他还没来得及告诉自己。

    裴诗语忍不住再次陷入了沉思,封擎苍觉得怪,不过并没说什么。

    “很美。”

    在封擎苍以为裴诗语还在发呆的时候,她才忽然之间说道,让封擎苍一阵阵的意外。

    他看着裴诗语,然后耸耸肩:“当然了,这可是我准备给……”

    一句话戛然而止,然后封擎苍露出痛苦的神色,他一只手来抱着头,看起来特别痛苦。

    “你怎么样?”裴诗语诧异的问道,心里却好担心。

    他刚想说的是什么?准备给谁的?是给凌悦的吗?

    封擎苍摇头,脸色却依旧苍白,不过却还是很裴诗语说:“没事,刚想说什么,可是却忽然想不起来了,大概我真的丢了什么重要的东西吧。”

    是啊,你丢了你最重要的,你生命之重更加珍贵的东西。

    “既然丢了,别想了,忘了的说明一点都不重要,你刚想说这是给你未婚妻准备的吗?”

    裴诗语看着封擎苍,认真的问道,虽然心里还是很痛,可是必须要面对现实啊。

    听到这句话,封擎苍有些楞,不过还是点头,“嗯,应该是她,除了他,我实在想不到我还会送给谁。”

    是我啊,还会给我,你以前为我做那么多,你都忘了吗?

    “嗯。”裴诗语闷闷的回答了句,然后吸了口气,看着封擎苍说:“封少不是带我出来吃饭,怎么在这儿。”

    “这里看起来好像你私人地方,封少这是不是不太好。”

    本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