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2.第812章 你怎么在这里-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812.第812章 你怎么在这里

    裴诗语以为自己不仅仅出现了幻觉,甚至还出现了幻听,不然怎么会听到封擎苍的声音呢。

    她忍不住皱眉,朝着那个方向看过去,刚好看到封擎苍注视着她,裴诗语忍不住有些诧异。

    “你?你管我去哪儿。”

    是啊,她都不认识他,干嘛需要他去送,万一是个坏人呢。

    封擎苍看到女孩真是喝多了,忍不住走过去,抓住她的胳膊,似乎有些控制不住的愤怒。

    裴诗语顿时生气了,瞪着封擎苍:“你干嘛,放开我,你这个色狼,变态,神经病!”

    女人的话,让封擎苍的额头忍不住直跳,真想把这个女人的脑袋撬开,看看里面到底装的什么。

    “你说我是色狼变态神经病?”封擎苍咬牙看着女孩,心里觉得她真是不知好歹。

    自己就是关心她而已,怎么就被如此误解了。

    裴诗语咯咯的笑了,对着封擎苍说:“难道我会说我自己吗?”

    “封少,那你抓着我的胳膊做什么?”裴诗语忍不住再次说道,眼睛却有些晃得厉害。

    眼前的人一会变成了封擎苍,一会又变成了陌生的人,裴诗语忍不住摇头,真是替自己心疼。

    不仅仅出现幻觉幻听,如今居然还想过去拥抱他。

    “我送你回家。”封擎苍没有搭理女人的疯言疯语,只以为她是喝醉了。

    不管怎么样,自己也是裴诗语的未婚夫,替她关心下她的朋友,应该不算什么。

    替自己找好理由后,封擎苍就追问裴诗语的家在哪儿。

    裴诗语笑着说自己没有家啊,哪里还有家,最后报了一个地址,却是封擎苍的家。

    看到裴诗语果然是醉得不轻了,封擎苍无奈,只能抱着裴诗语上车,然后到了最近的一个酒店。

    可是没想到下车的时候,裴诗语整个人就缠了上来,拼命的拉着封擎苍,不让他下去。

    “别走,别走……”

    裴诗语嘴里无意识的说着,这会她眼睛都是闭着的,只有本能的抓住他,不想他离开。

    封擎苍很无奈,想把裴诗语从自己身上扯下来,可是奈何她抓的太紧,让人根本无法下手。

    “别走……”

    裴诗语只知道说着别走,别走,手还抓着封擎苍的胳膊。

    他身上熟悉的气味让他安心,忍不住就想靠近,可是这一幕却让封擎苍感觉到无奈,甚至还有一丝恼怒。

    “松手。”封擎苍忍不住说道,可是怀里的女人却依旧紧紧的抓着自己,不放手。

    裴诗语感觉到封擎苍的存心,忍不住露出笑:“苍哥哥……”

    一句苍哥哥,让准备推开她的封擎苍骤然惊呆,不敢置信的看着裴诗语。

    可是很快,裴诗语就再次嘟囔别的,还骂着封擎苍,不是人,不是东西,就是混蛋。

    封擎苍看着裴诗语忍不住满头黑线,完全不懂自己哪里得罪她了。

    最后,将裴诗语摁在床上休息,她终于睡了过去,封擎苍忍不住松了口气,还好这个女人睡着了,不然在折腾下去,他一定会崩溃的。

    从来不知道女人原来如此的麻烦,哎。

    第二天早上,裴诗语早早的就醒了过来,看着熟悉的地方,她有一瞬间的惊慌,不过很快她就放心了下来。

    因为凭着她现在这幅尊容,恐怕也没谁会看上吧,而且她身上并没有被侵犯的痕迹。

    可是,到底是谁送自己过来的,裴诗语忍不住郁闷,可是脑子里却忽然响起一个声音。

    封擎苍的声音,她好像出去酒吧后看到了封擎苍,然后,她也不记得然后了。

    难道,是他送自己来的酒店?裴诗语心里闪过无数次的念头,最后在看到封擎苍后,彻底的傻了。

    他此时正趴在沙发上,睡得傻傻的模样,看起来就像当初的他一样。

    裴诗语不禁看的有些呆了,可是想到自己如今的身份,她这么淡定,一定会让男人想多的。

    “啊!”

    裴诗语扯开嗓子喊了一声,立刻就把封擎苍给吵了醒来。

    “喊什么?”

    封擎苍不悦的说了声,然后看向床上的女人,她此时正惊恐的看着自己,好像自己对她做了什么一样。

    裴诗语的手指颤巍巍的指着封擎苍,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你,你,对我,做,做了什么?”

    “我能对你做什么。”

    封擎苍瞥眉看了眼裴诗语,不悦的说道,有多少女人求着他做点什么,这个女人到好,如此害怕。

    不过他也没想太多,毕竟一个女人醒了发现自己跟个陌生男人在一起,也是会惊恐。

    裴诗语还是瞪着他,似乎他做了什么万恶不赦的事情一般:“我怎么知道,我喝醉了,你做什么我也不知道!”

    “希望你真没做什么,否则我不会放过你的。”

    裴诗语拉开被子,看了眼自己整齐的衣服,这才放心下来,她的动作却让封擎苍更加不满。

    几步朝着裴诗语走过来,盯着她说道:“既然醒了,就去吧房费结了。”

    这句话,让裴诗语愣了好半天,这还是封擎苍吗?居然让她一个小女人去付房费。

    其实封擎苍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那么说,就是有点想跟她说话,想让她在自己身边多待一分钟。

    “凭什么啊,又不是我一个人住的,你堂堂封少难道还在意这么点钱。”裴诗语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跟我无关的人,一分钱都不能多。”封擎苍冷酷的说道,然后直接转过身往外面走去。

    既然她已经醒了,自己也就放心了,而裴诗语却傻傻的看着封擎苍离开,有些懵。

    完全不懂,他这是什么意思?裴诗语洗漱完毕,到了大厅里,却看到封擎苍坐在沙发上,手里还拿着一份报纸。

    “封少,你不会专门等我吧?”裴诗语浅浅的笑着,走了过去,她还愁没机会破坏俩个人婚礼,现在就来了一个机会。

    封擎苍瞥眉,看着裴诗语:“我在等人。”

    “我知道你在等我啊。”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