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6.第806章 她只是你的未婚妻-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806.第806章 她只是你的未婚妻

    “哎。 ”

    叹了口气将顾芮抱起来放在床,然后他自己转身去了书房。

    床的顾芮立刻睁开眼睛,迷恋而又失望的看着男人离开的背影,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把裴诗语赶走。

    而裴诗语等顾芮跟封擎苍离开后,直接回去了酒店,给施玲发信息,告诉她,封擎苍失忆了。

    施玲立刻给裴诗语打电话,听到裴诗语有气无力的声音。

    “小语,你怎么样?你现在在哪儿?”施玲焦急的问道,生怕裴诗语会出事。

    裴诗语笑了笑对施玲说:“我刚回酒店,我好难受,妈妈!”

    “你别乱想,我待会过来,你等我啊。”施玲挂断电话,立刻开车往裴诗语所在的酒店。

    还好她住的地方离裴诗语并不是很远,只用了半个小时的时间赶到了裴诗语所在的酒店。

    “砰砰砰。”

    施玲在外面使劲的敲门,可是没有人开门,她给裴诗语打电话,也没有人接听。

    一股巨大的恐慌传来,施玲立刻去前台找到了服务员,让他们帮忙开门。

    开门后,施玲看到裴诗语倒在沙发,满脸通红,看样子应该是发烧了。

    “小语,小语,你坚持住。”

    施玲喊着裴诗语,生怕她会出事,跟着服务员一起吧裴诗语抱到车,然后开车往医院赶去。

    “苍哥哥……苍哥哥……”

    裴诗语一路一直在无意识的喊着封擎苍的名字,可是却始终没有醒过来。

    施玲不止一次的回头看裴诗语,可是最后还是将她送到了医院。

    “医生,我女儿她怎么样?她怎么忽然晕过去了?”

    施玲抓住医生的手着急的问道,医生对她善意的笑笑,然后说:“你别急,你女儿是因为受了风寒治疗不及时,所以才会发烧的。”

    “你别担心,她待会退烧了应该会醒过来。”

    听到医生的话,施玲这才松了口气,跟着医生一起去了病房。

    裴诗语因为发烧,脸蛋看起来红扑扑的,像记忆里那个人一样,施玲忍不住想到了小时候。

    也是她在那儿发烧,是这个样子,她抓着姐姐的手,告诉她没事的,没事的。

    最后姐姐果然醒来了,呵呵,那些回忆果然是不能想起来。

    “小语,你一定要醒过来,拿回属于你的一切。”

    施玲坐在裴诗语的身边,慎重而又认真的说道,果然本来还在乱动的裴诗语立刻安静了下来。

    没多久,裴诗语终于从梦里醒了过来,看到施玲陪在病床边,裴诗语心里有些感动。

    “妈,你怎么过来了?我这是怎么了?”

    裴诗语虚弱的张口问道,眼睛里都是亮晶晶的东西,看起来要哭起来了一般。

    施玲听到裴诗语的话,立刻不悦的看着她,指责到:“你怎么会受风寒的?一点都不在乎自己的身体吗?你出事了,让我怎么办!”

    是啊,如果裴诗语出事了,很多事必须终止了。

    “妈,我,我不是故意的。”裴诗语垂下头,无力的说道。

    没多久,她再次抬头对施玲说:“以后我不会再这样自暴自弃了,一定要把丢了的东西,全部拿回来。”

    第二天早,叶沛灵一大早被顾墨从床捞起来,并且抓着她帮她换衣服。

    “顾墨,你干嘛啊!”

    叶沛灵忍不住说道,看着突然变殷勤的顾墨,心里一阵阵的无奈。

    顾墨斜睨着床的叶沛灵,说道:“去封家。”

    “什么?去封家做什么?”叶沛灵激动的差点从床跳起来,看着顾墨问道,心里却隐约有了猜测。

    她对封擎苍的讨厌还有他的未婚妻,这一切叶沛灵其实还是想去看看的。

    顾墨笑了笑,看着叶沛灵说:“当然是去道歉了,你大闹人家订婚宴,你说能不去道个歉?”

    听到居然是去道歉,叶沛灵整个人都不好了,看着顾墨说:“不去。”

    “傻瓜,又不是真让你去,我们去看看封少。”

    顾墨高深莫测的说着,让叶沛灵完全有些摸不着头脑,不知道顾墨这是又想玩什么花招。

    “行,那去看看那对狗男女。”叶沛灵爽快的答应,她也好想直接去看看封擎苍是如何跟另外一个女人在一起?

    顾墨点头,不过还忍不住提醒叶沛灵:“嗯。去了别冲动,知道吗?”

    叶沛灵想反驳,却还是答应了,她知道自己最近很多事都很冲动,带了许多的个人感情。

    不过这都没什么,只要看看好了,她一定要亲口问问封擎苍,是不是真的问心无愧。

    俩个人收拾完毕以后直接开车到了封擎苍住的地方,还是当初跟裴诗语一起住的房子。

    “我去敲门。”顾墨搂着叶沛灵,对她笑了笑,然后过去敲门。

    没多久,听到了脚步声,还有封擎苍疑惑的脸。

    “你们怎么来了?”封擎苍不悦的说道,看着叶沛灵心里有些不舒服,毕竟谁的订婚宴被破坏,估计心里都不会开心。

    顾墨笑了笑,搂着叶沛灵往里面走去,一边说:“当然是过来看看封少,还有封少的未婚妻了。”

    封擎苍冷笑一声,然后跟着俩个人进来。

    叶沛灵压根不想看他,不过视线却使劲往房间里瞥去,她想看看顾芮是不是住在这里。

    “叶小姐,你不应该对我说点什么吗?”

    封擎苍皱眉看着叶沛灵,心里其实很怪,顾墨为什么会看这样的一个女人。

    叶沛灵冷哼一声,冰冷的说:“说什么?说我是如何破坏你的订婚宴吗?”

    “封少,我想你是不会听到什么抱歉的话了,因为我压根没想跟你道歉的。”

    听到这话,封擎苍却笑了,不过弧度非常小,盯着叶沛灵说:“既然不想道歉,你来做什么?”

    “呵呵,我来做什么?我当然是来看看你封少还有你的未婚妻了,我得看看那个人女人是如何不要脸的鸠占鹊巢!”

    叶沛灵已经有些生气了,看着封擎苍说道。</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