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4.第804章 跟她道歉-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804.第804章 跟她道歉

    裴诗语冷冷的看着顾芮,忍不住出口说道。

    她对顾芮这个女人早忍无可忍了,可是偏偏没有什么机会,如今终于可以给她一巴掌。

    可是很快,封擎苍伸手将裴诗语推到了一边。

    顾芮偏过头,不敢置信的看着裴诗语,嘴里喃喃道:“你敢打我?”

    “呵!”裴诗语冷笑着看她,似乎在说,为什么不敢打你?

    “擎苍哥哥,唔,她,她打我!”顾芮抓住封擎苍的胳膊,柔柔弱弱的撒娇说道。

    她脸的血红的痕迹,看起来特别的明显和扎眼,封擎苍的目光顿时沉的可以滴下水。

    他转过头,冰冷的看着裴诗语,这个目光让裴诗语全身冰冷,心里忍不住想到,他难道想对自己动手吗?

    “小芮,你别怕!”封擎苍不忘安慰顾芮,声音温柔的一塌糊涂,可是转眼是对裴诗语冰冷的注视。

    她不甘示弱的回瞪过去,却看到顾芮在封擎苍的后面,挑衅的看着自己,像在引诱自己犯罪一般。

    “顾小姐,你打算这样一辈子躲在男人身后吗?”

    裴诗语忍不住说道,实在想不明白封擎苍为什么会看这种女人,简直是一朵盛开的白莲花啊。

    裴诗语的话,让封擎苍的目光更加冰冷,将顾芮挡在身后,生怕裴诗语会做出什么在伤害顾芮的事。

    这样的举动却让裴诗语整个人都感觉到了受伤,呵呵,他居然如此护着这个女人!

    “擎苍哥哥,我们回去吧,我没事的。”顾芮这个时候,万分懂事的开口了,看起来非常惧怕裴诗语一般。

    这让裴诗语很无奈,不明白为什么现在的女人都会这一招?

    封擎苍搂着顾芮的肩膀,安慰道:“小芮你别怕,我一定会替你讨回公道的。”

    讨回公道,裴诗语震惊的看着封擎苍,不明白封擎苍会怎么做?难道他也要打自己!

    “可是,擎苍哥哥,她……”顾芮小心翼翼的看着封擎苍,一副胆小的模样。

    封擎苍摇头,说道:“你呀,是太善良了,有些人才会欺负到你身。”

    呵呵,她太善良?封擎苍你特么眼瞎了吧。

    裴诗语心里忍不住吐槽,可是事实却是,封擎苍直接给了她一记冷冰冰的眼神,让她全身都不对劲起来。

    “道歉!”

    封擎苍漆黑的眼睛看着裴诗语,嘴里却吐出如此残忍的俩个字。

    像看怪物一般,裴诗语看着封擎苍还有顾芮,她没听错吧,封擎苍居然要她对顾芮道歉。

    呵呵,她记得,自己从来没有对谁道歉,封擎苍也从不会让自己的女人低头。

    现在,自己已经不是他的女人了,所以如何糟蹋都是可以的吧。

    “道歉!”

    似乎怕裴诗语没有听清楚一样,封擎苍再次接着说了一句,并且不停的用手安抚着顾芮。

    裴诗语看过去,看到顾芮嘴角的冷笑,还有她眼底的嘲讽。

    让她道歉。真是做梦。

    “封少,我不可能道歉!”

    裴诗语看着封擎苍,一字一句的说道,她根本没有错,凭什么要道歉呢?

    抢别人未婚夫的不是她,做错事的不是她,凭什么啊。

    可是封擎苍却冷漠的看着裴诗语,不耐烦的说:“由不得你不道歉!”

    “擎苍哥哥,要不还是算了吧,其实她也没用多大的力气!”

    顾芮这个时候忽然抓住封擎苍的胳膊对他说道,还好死不死的将她受伤的脸露出来,刚好让封擎苍可以看到。

    她的招数果然有用,封擎苍看到她的脸,顿时心疼起来,伸手轻轻摸了摸,疼惜的说:“傻瓜,怎么会不疼。”

    “擎苍哥哥,真的不疼。”顾芮笑呵呵的抬头对封擎苍说道。

    看着这一幕,裴诗语感觉到了巨大的讽刺,以前这种温柔只有她才有,可是如今却给了别人。

    呵呵,如今的封擎苍眼里只有他的未婚妻,自己大概只是个路人。

    她没做错事,却还要被逼着道歉,被逼着看俩个人秀恩爱。

    “这位小姐,请你对我的未婚妻道歉,否则我将追究你的法律责任!”

    封擎苍转过头看着裴诗语,这个女人果然很可恶,让自己的心乱了,如今居然还敢打小芮。

    裴诗语不知道的是,自己在封擎苍眼里已经变成了一个心机女。

    “呵,你威胁我?”

    “不,我只是在陈述事实。”

    看到如此刻板坚持的男人,裴诗语忽然感觉到了一阵阵的嘲讽,这是自己爱的男人。

    他让自己对别的女人道歉,呵呵,真好。

    “好,我道歉。”

    仿佛下定了决心一般,裴诗语笑着看向了俩个人,不是道歉么,有什么为难的。

    听到她同意道歉,几个人脸露出各不相同的表情。

    裴诗语看着顾芮,一步步走过去,可是封擎苍却怕裴诗语在伤害顾芮,挡在她跟前。

    裴诗语冷笑着问:“封少,你这样挡着她,我要怎么道歉?”

    封擎苍冷哼一声,却还是让顾芮出来,并且给她鼓励的眼神。

    “顾小姐,很抱歉,我不该动手,以后我一定会注意的。”

    裴诗语弯了弯腰,对顾芮还有封擎苍鞠躬,表示她的歉意。

    “不小心伤到你尊贵的身子,是我的失误,我已经知错了,还请你原谅我!”

    听到裴诗语如此说,封擎苍心里却涌起了一股怪的念头,好像有什么要喷涌而出。

    顾芮有些害怕的看了眼封擎苍,最后还是对裴诗语说:“你,你别说了,我没有怪你,真的,也是我自己不该乱说话。”

    “小芮,这跟你没关系。”封擎苍听到顾芮道歉,心里很不满。

    顾芮点头,却依旧跟受惊的兔子一样,裴诗语不禁冷笑的看着眼前的俩个人。

    她盯着封擎苍,一字一句问道:“封少,不知道你还满意吗?如果不满意,我还可以重新道歉!”

    “嗯。”封擎苍冷漠的嗯了声,连个眼神都没给裴诗语。

    裴诗语心里好像被绝望淹没了,到处都看不到希望。</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