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3.第803章 请你自重-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803.第803章 请你自重

    “不送!”

    裴诗语冷漠的看着施怡离开,丢下一句不冷不热的话,心里却对施怡的印象,糟糕透顶。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这个女人实在是太会伪装了,怪不得凌非岩会看她。

    裴诗语冷笑一声,看着还在流血的手,这会才感觉到了疼痛,手背的血竟然不知道怎么流到了虎口处的小绿那边。

    然后血竟然以一种诡异的姿势全部消失不见,而灰暗了许久的小绿这个时候却变的鲜艳欲滴。

    “小绿,你终于好起来了。”

    裴诗语笑了笑,看着小绿说道,心也是无法言说的畅快,好像许久的郁闷,都在这一刻消散了。

    裴诗语起来收拾了下,然后办理出院手续,不顾医生护士的反对直接出院。

    可是刚走到门口,却看到一个熟悉而高大的声音,他那样站在医院的门口,落寞的看着她。

    如果不是知道封擎苍已经失忆了,裴诗语还会以为,他是过来接自己的,呵呵,果然是想太多了么。

    裴诗语没有看他一眼,准备无视他直接出去,可是却被封擎苍挡住。

    男人修长的手臂那样挡在跟前,让裴诗语没有办法继续前进。

    “你想干嘛?”

    裴诗语抬头,冷漠的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人,他不是封擎苍,他只是一个只有封擎苍皮囊的人罢了。

    她的苍哥哥早死在了那一片爆炸里,尸骨无存。

    “你到底是谁?”

    封擎苍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反而抓住裴诗语的胳膊,冷冷的质问道,好像都是她的错误一般。

    他的脸没有任何表情,看起来也是那么的正常,可是他霸道的性格却是一点都没改变。

    “松手!”裴诗语不耐烦的看着他,心里有些郁闷,明明都已经失忆了,为什么还会有这样熟悉的眼神,让她的心都忍不住为之一振。

    “你是谁?”男人不仅没有听裴诗语的话,反而更加用力的抓着她的胳膊,俩个人的姿势看起来也格外的暧昧还有亲昵。

    裴诗语有些不自在起来,如果封擎苍没有失忆的话,恐怕她还会跟他多说几句,如今他变得如此陌生,裴诗语根本不知道应该跟他说什么。

    而且封擎苍也不记得那些过去了,在他的眼里,裴诗语只是一个梦吧。

    “封少,你不觉得你现在的动作很不好吗?如果被你未婚妻看到,恐怕还得误会吧!”

    裴诗语抬头,倔强的看着封擎苍,算她毁了脸,可是她眼的倔强还有神采,却依旧吸引人。

    封擎苍不自觉的被她眼的光吸引,以至于根本忘了自己的目的。

    “放开我,封擎苍,你别对我动手动脚,你这样只会让我更加讨厌你!”

    裴诗语愤怒的时候竟然喊出了男人的名字,这让封擎苍的叫更加沉了下去。

    他冷冷的看着裴诗语,眼冷冽的光几乎要把裴诗语给直接冻穿了。

    “告诉我,你是谁?我们是不是认识!”

    封擎苍不依不饶的说着,手的力气也没有放松,反而更加的用力,这让裴诗语顿时感觉一阵吃痛。

    她本来因为淋雨生病,这会被封擎苍这样一捏,脸色顿时更加阴沉,苍白起来。

    裴诗语不满的看着封擎苍,她真是不知道这个男人想怎样,明明俩个人都没什么关系了,他为什么还要这样咄咄逼人。

    “你管我是谁,你只需要治好你的病好了,我们的事,以后你知道了。”

    裴诗语出于心里的自私,并没有告诉封擎苍俩个人没有关系,因为她说没关系这个男人肯定也不信。

    最好的,是这种若即若离引人遐想的话,所以裴诗语可以保证,封擎苍一定会记得她。

    算他不记得以前的裴诗语,也一定会记得现在这个丑女人。

    “你果然认识我,告诉我,我们的关系!”封擎苍忍不住怒吼道,他觉得这个女人一定认识自己。

    而且俩个人关系匪浅,重要的是她身那种气息,让人忍不住的想要靠近,忍不住的着迷。

    裴诗语好笑的看着封擎苍,嘲讽道:“封少,你觉得不认识你的女人有多少,嗯?”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封擎苍懊恼的盯着这个女人,虽然她脸的伤疤很多,可是却依旧可以看出来,以前她的倾城容颜。

    我当然知道你说的不是这个,可是是不愿意回答你,裴诗语心里冷冷的说着。

    “呵,不管是什么,我们都没关系,我只是你前任未婚妻的朋友罢了,现在可以松手了吗?”

    裴诗语抬头,目光看着封擎苍,眼底充满了浓浓的不屑还有不满。

    风琴包听到她的话有点不信,可是想了想最后还是选择了松手,因为裴诗语已经死了,也只有她以前的朋友才会这样气愤,如叶沛灵。

    相起叶沛灵,这个女人做的可温和多了。不过他却依然对这个女人印象深刻。

    “抱歉。”封擎苍低着头说了一句,眼底受伤的准备松开裴诗语,可是却被忽然传来的声音打断。

    “你这个狐狸精,居然抢我男朋友,你不知道我们已经订婚了吗?”

    顾芮跑了过来,看着封擎苍跟裴诗语如此亲近的关系,几乎整个人都要气炸了。

    封擎苍松开裴诗语,走到顾芮身边,正想说什么,听到顾芮接着说:“你看清楚了,这是我的男人,封擎苍,以后长点心可以吗?”

    听着顾芮幼稚的声音,裴诗语简直好想笑,这个女人是故意来搞笑的吗?

    “顾小姐,我想你搞错了,我对你未婚夫不感兴趣,而且并不是我要纠缠他。”

    顾芮却笑了起来,挣脱封擎苍的手,指着裴诗语问道:“那你意思是我未婚夫粘着你了?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

    “啪!”

    裴诗语直接伸手狠狠的甩了顾芮一个耳光,直接把顾芮打的偏向了一边。

    “顾小姐,希望你自重,有些话该说,有些话并不能说。”</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