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2.第802章 偶遇施怡-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802.第802章 偶遇施怡

    “不,凌先生,我想您一定搞错了,我有钱,也有能力治好自己的脸,而且就算我想离开他,也并不会是因为这样的理由。”

    裴诗语冷冷的说着,声音带着无限的嘲讽,果然这个男人并不能让人值得信任。

    对于裴诗语的这种拒绝,凌非岩其实早就想过,毕竟他也对以前的裴诗语做过一个简单的调查。

    这个女人不简单,可是就算再不简单,也没关系,他的女儿他一定会护着。

    “裴小姐,我知道你能力卓越,并不会稀罕钱或者什么,可是如果你不答应我,我完全可以让你没有合适的医院,进行治疗,你觉得呢?”

    凌非岩笑着看向裴诗语,心里对她其实还是有几分赏识的,并没有因为毁了脸而产生别的什么想法,这是最难的的。

    可是很可惜,顾芮喜欢的人恰好就是人家的男朋友。

    裴诗语愣了片刻,没想到凌非岩会这么说,不过他说的确实没错,如果他存心想干扰自己,恐怕自己的脸还真是无望了。

    可是,就要因为这种理由抛弃自己的爱情吗?

    “凌先生,很抱歉要让您失望了,收回您的支票还有好意,我爱他,仅仅只是他。”

    “就算顾芮有个做总统的父亲,我也没关系,如果有一天,苍他想起来一切,你觉得你还能护着顾芮多久?”

    裴诗语冷笑着看向凌非岩,按照她对封擎苍的了解,他一定不会原谅欺骗他的人。

    所以裴诗语并不担心,而是跟凌非岩再次说道:“爱情,你真的明白吗?”

    凌非岩听到裴诗语的话,有些呆了呆,然后默认她离开,这个女人并不会因为那些外在的原因而放弃。

    他要做的也都坐了,接下来的事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如果顾芮最后跟封擎苍还是不能在一起,那他也没什么好说的,毕竟封擎苍那个人对于裴诗语的感情,他都明白。

    自己也是真心爱一个人的,所以他不想拆散别人,可是如今却为了自己的女儿做这种事。

    凌非岩忍不住叹气,而裴诗语离开酒店后,漫无目的的走着,心里想着顾芮说的话,她的心还是好痛。

    她死了,他失忆了。

    她活着,他却要娶别人。

    这一切发生的都是那么的巧妙跟诡异,让自己根本没有能力招架。

    还有凌非岩的话,他是总统,他有着无上的权利,可是自己只能这样努力着,卑微的活着。

    天空淅沥沥的下起了雨,将裴诗语全身都打湿,她一个人走着,根本没有发现,下雨了。

    她只感觉道心里冰凉冰凉,似乎就像侵入了海底一般。

    裴诗语觉得自己好像在海里不停的游啊游,可是却根本没有目的没有目标,只能这样漂浮。

    她好想抓住一个浮木,却根本没有,她只能在那里溺水。

    最后裴诗语眼前一黑直接晕了过去,再次醒来后,却发现自己竟然在医院,原来真的病了么。

    裴诗语自嘲的笑了笑,对自己的身体也是充满了无奈。

    “你醒了。”

    一个女人柔柔的声音响了起来,裴诗语还以为是护士,准备回答,却看到眼前的人,竟然是施怡。

    “你怎么在这里?”

    裴诗语的脸色立刻沉了下去,声音都冷冰冰的可怕。

    她对施怡可算是没有一丝一毫的好感,恨不得直接让她也失去一切。

    施怡愣了下,没想到裴诗语会如此直接,还这么冰冷。

    其实是凌非岩跟自己说了后,她有些不放心,所以跟着裴诗语,最后却发现她晕了过去,所以立刻将裴诗语送来了医院。

    “我刚好碰到你晕到在路上,所以把你送了过来。”

    施怡笑了笑,并没有在意裴诗语的冰冷,她以为裴诗语只能心里对于凌非岩的做法不喜欢。

    可是她的话并没有让裴诗语开心,或者什么,她还是那副冷冰冰的模样,“那我是不是还得感谢你了?”

    “呵呵,想必你也是装可怜习惯了,不过以后还请你不要在我面前这样,我看着就反胃。”

    裴诗语冷嘲热讽的说着,对于施怡她真是看也不想看一眼,虽然她真的看起来很年轻,也很温和,可是裴诗语却打心里觉得,施怡就是伪装。

    所以对于这个女人,她根本不想多看。

    “裴小姐,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施怡忍不住开口说道。

    她还以为裴诗语是误会了自己,毕竟他们以前也没有见过。

    裴诗语直接伸手拔掉了手背上的针头坐了起来:“呵,既然知道我是裴小姐,那你应该知道,我的妈妈是谁把!”

    裴诗语冷笑道,她就知道这个女人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所以她也不必留什么情面。

    施怡愣了下,有些奇怪的看着裴诗语,想说什么,可是却被裴诗语再次抢先。

    “好,那我告诉你,我妈妈就是施玲,你的亲妹妹,呵呵,这下你明白了吗?”

    裴诗语忍不住说道,却一直观察着施怡的神色,看到施怡听到施玲后,脸上有一瞬间的惊愕,随后就是惊喜。

    呵呵,有什么好惊喜吗?裴诗语心里忍不住想到。

    她才不信施怡真的想知道施玲的事情,所以她只能再次接着说:“你也不必露出这种表情。”

    “你自己不检点也就罢了,如今还教唆自己的女儿抢别人的老公,你们母女还真是母女连心啊。”

    “你现在还有什么资格跟我在这里说话?我根本不想看到你,你知道吗?”

    裴诗语的话让施怡有些楞,不明白裴诗语说这些话,心里却想着,可能是因为顾芮跟封擎苍。

    “裴小姐,我……”

    她想了想,还是决定跟裴诗语解释,可是才刚张口就再次被裴诗语打断了。

    “够了,别喊什么裴小姐,我不想看到你,滚!”

    裴诗语冷冷的说着,看着施怡,完全不想在看到她。

    施怡看到裴诗语如此坚决的态度,只能叹了口气,站起身离开。

    “那你好好休息,我找回去了。”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