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1.第801章 原来,他失忆了-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801.第801章 原来,他失忆了

    “小芮,你认识那个女人吗?”

    封擎苍搂着顾芮离开,却忍不住问道,虽然今天叶沛灵也过来闹,可是他却根本无所谓。

    可是看到这个毁容的女人后,封擎苍却感觉到一阵阵的熟悉,好像俩个人认识很久一般。

    顾芮本来就想着裴诗语的事,这个时候忽然听到封擎苍问,她只能摇头说:“我不认识啊,怎么了,擎苍哥哥?你认识她吗?”

    “不认识。”封擎苍直接摇头,眼底却有些迷茫,他总觉得自己好像遗忘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可是如今却怎么都想不起来,可是却好像跟那个裴诗语有关。

    俩个人说话的时候,封擎苍不小心被一个侍者将果汁洒在衣服上,他只能去房间换衣服。

    趁着这个时候,顾芮立刻找到了裴诗语所在的地方,她一定要跟这个女人好好的聊聊,不可以让她再出现了。

    虽然封擎苍已经不记得,可是如果一直见面,谁知道会发生什么。

    顾芮很喜欢封擎苍,所以她一定不能允许,任何人抢走封擎苍,哪怕已经是个死人。

    裴诗语听到封擎苍不记得自己,失魂落魄的也没有离开,反而坐在另外的桌子上喝酒。

    反正这也是他的订婚宴,自己可以当这是自己的订婚宴,喝喜酒,呵呵,这多好啊。

    裴诗语坐在桌子上喝酒,却看到顾芮走了过来,这个女人笑意吟吟的看着自己。

    “你来做什么?”裴诗语斜着眼睛看着她,她根本不想看到顾芮,这个可恨的女人。

    可是自己却什么都做不到啊。

    顾芮笑了笑,这才对裴诗语说道:“我只是,想跟你聊聊而已。”

    虽然顾芮知道裴诗语的身份,可是也并没有点破,她就是要让裴诗语吃了这个哑巴亏。

    “我们没什么好聊的,如果顾小姐想聊,可以找你的丈夫。”

    裴诗语低下头,继续喝酒,完全不管顾芮正在一边傻站着。

    被这样对待,顾芮也没生气,反正自己要做的也是狠狠的打击她,让裴诗语明白,她已经死了。

    “不,你应该喊我封太太!”顾芮笑着纠正,眼底却是一片寒芒。

    裴诗语冷冷的看着她,不由的问道:“封太太?”

    “没错,我跟擎苍哥哥已经订婚了,不久以后就会结婚,所以封太太,只能是我。”顾芮脸上带着自信的光,好像谁都没有办法阻止她,

    听到这句话,裴诗语的目光立刻冷了下去,看着顾芮说:“你想秀恩爱,好像走错地方了。”

    “不,我只是想告诉你,不管你是谁,都别肖想我的丈夫了,而且擎苍哥哥他失忆了,根本不记得以前的事。”

    顾芮脸上也没了笑,对着裴诗语再次说:“而且,他现在喜欢的人是我,他要娶的人,他会娶的人,也只是我,顾芮。”

    听到这番话,裴诗语心里的难过立刻减少了一大半,更多的却是心疼,原来是他失忆了。

    他一定受了很重的伤吧,他竟然忘了自己,并不是因为他不爱自己。

    “呵呵,那就祝你们幸福快乐。”裴诗语抬头,冷笑着说道,心里却有些失落。

    就算他失忆了那又如何,他要娶别人那都是不争的事实。

    裴诗语起身离开,不顾身后顾芮还在说的话,现在她也没有必要留下来了,这个人根本不是她的苍哥哥。

    她的苍哥哥,已经在那场爆炸中死了。

    裴诗语深深的吸了口气,心里却忍不住涌上来巨大的失落,还有痛苦。

    如果当初自己可以相信他,可以跟着他,那么他也不会被威胁,被害,不会搂着裴绵绵死去。

    就算他醒了,一定也会以为自己死了,所以这根本就是无解的事啊。

    现在又如何,自己治好了脸,回来抢他吗?

    裴诗语笑了,不管是为了什么,自己都是要回来的,不是为了自己,也要为了施玲。

    施怡对她做的事,自己一定要还回来,帮施玲报仇。

    可是刚走到门口,裴诗语却被人拦了下来。

    “小姐,我们先生要见你。”

    看着眼前陌生的面孔,裴诗语有一瞬间的犹豫,可是想了想,却依旧答应了,因为就算她不答应,恐怕那些人也不会让自己离开。

    “带路。”

    裴诗语冷漠的说道,因为受伤声带损伤的原因,她只能嘶哑着嗓子。

    裴诗语跟着这个保镖一路到了酒店的顶层,这才停了下来。

    “小姐,先生就在里面,请进去吧。”

    保镖的声音听起来很正常,没有恭维也没有轻视,就是陈述。

    裴诗语点头,敲了敲门,没有人回答,最后她只能直接推门进去。

    进去后,裴诗语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椅子上的男人,凌非岩,他手里拿着一杯茶,闭着嘴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坐吧。”

    男人温和的声音,听不出一丝的情绪,却让裴诗语感觉到一阵阵的危机感。

    她笑了笑,才说道:“不必了,凌先生找我所为何事?”

    她现在根本不想跟凌非岩说什么,他找自己无非就是为了自己的女儿,所以俩个人本质上也没什么想说的。

    而且当初就是这个男人,抛弃了自己去母亲,裴诗语脸上充满了冷笑还有嘲讽。

    “裴小姐真是个爽快人,既然如此,那我也就直说了!”凌非岩一双锐利的眸子看向裴诗语,然后说道:“离开封擎苍。”

    呵呵,果然是为了封擎苍跟顾芮的事啊,不过他竟然知道自己是裴诗语,看起来这个总统也不是浪得虚名。

    不过,她凭什么离开?就凭顾芮的父亲是总统?

    “如果我不同意呢?”

    裴诗语冷漠的看着眼前的凌非岩,她根本不想跟这个男人多说一个字。

    凌非岩愣了下,没想到裴诗语会拒绝的这么直接,他有些可惜的看着裴诗语:“裴小姐,我愿意治好你的脸,然后给你一笔钱。”

    对于一个女人来说,脸真的非常重要,可是裴诗语并不会为了脸就做出那样的事。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