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第800章 你真的要娶别人吗?-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800.第800章 你真的要娶别人吗?

    “抱歉,打扰各位的兴致了,我这带她走。 ”

    顾墨抢先一步来将叶沛灵搂在怀里,阻止她继续疯下去,再下去估计谁都会发火。

    他并不想让叶沛灵受伤,既然她想闹闹一次。

    凌非岩看到顾墨,眼神顿时有些微妙的感觉,不过却对着顾墨点点头,然后说:“谢谢顾先生了。”

    “不必,我只是带走我的人罢了,订婚的事,你们愿意,请继续。”

    顾墨有深意的看了眼封擎苍,却发现他并没有什么表情,好像眼前发生的一切都跟他没有什么关系。

    这让顾墨心里忍不住怪,封擎苍似乎看起来有点不对劲,不过他也没说什么,搂着叶沛灵往下面走去。

    “你放开我,让我去杀了他。”叶沛灵被顾墨搂着,嘴里还忍不住说着,附近人都缄口不言。

    他们都是聪明人,这个订婚宴可不是一般的订婚宴,如果事情泄露出去,恐怕谁都不会好过。

    所以大家都当做没有发生一般,冷眼旁观。

    看到顾墨带着叶沛灵走了,封云终于过来,对凌非岩说:“亲家公,这个事可真是抱歉了!”

    “没事,继续吧。”凌非岩笑了笑,对封云说道,眼里却有些看不懂的情绪。

    俩个人走舞台,对着下面的宾客解释。

    “很抱歉,刚出了点意外,都是误会,现在宴会继续进行,谢谢大家。”

    俩个人对着宾客解释道,然后下去,订婚宴再次有条不紊的进行着,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还好,终于可以进行下去了,下面应该不会在出什么幺蛾子了吧。

    裴诗语看到叶沛灵终于被顾墨带走,这才松了口气,同时心里却有些痛,她知道叶沛灵对于自己的感情。

    这件事,恐怕最痛苦的是叶沛灵了,裴诗语忍不住有些自责,后悔,还有对叶沛灵的抱歉。

    她好想告诉叶沛灵自己没有死,这样她可以不用如此的痛苦跟难过了。

    看到封擎苍跟顾芮俩个人站在舞台,像拥有光环的天使生者,让人有种想仰望的感觉。

    看到俩个人脸幸福的笑,裴诗语感觉自己的双眼都仿佛被刺瞎了一般,太刺眼了。

    本来这都是属于自己的一切,如今却被这样的一个女人夺走了,裴诗语不甘心,怎么可以甘心?

    她慢慢的往过去移动,甚至没有人注意她,可是她却用自己的方式终于到了封擎苍的身边。

    可是他却只顾着搂着自己的未婚妻,笑着说什么,根本没有看到自己,也没有发现,自己是那个曾经他想要的女人。

    他为自己做了那么多,可是却这么快否定了一切,像一个梦一样,一个泡沫般。

    “擎苍哥哥,今天好开心啊,我们终于要订婚了,以后我是你的老婆了!”

    顾芮挽着封擎苍的胳膊,笑嘻嘻的说着,脸充满了甜蜜还有幸福。

    封擎苍宠溺的看着她,说道:“小芮,我也很开心,终于娶到你。”

    呵呵,很开心,终于娶到你。

    是啊,他如今要娶别的女人了,自己只是一个死去的女人,早不存在了。

    他也没有娶自己,也没有结婚,他也没有给自己一个婚礼,可是这一切却都没有给自己。

    封擎苍搂着顾芮从裴诗语身边走过,还有他身独有的气息,那么熟悉却又那么陌生。

    熟悉是因为还是那样的气息,陌生是因为他的身还有了别的女人的气息。

    “你真要娶别人吗?”

    裴诗语骤然拉住封擎苍的胳膊,质问道,眼里带着浓浓的审视还有疑惑。

    是啊,她真的好怪,为什么那个那么爱她的男人,忽然要结婚,娶别人。

    裴诗语不明白,而且她也想不懂,所以她必须要问一下,看看这个男人到底是怎么想的。

    被抓住胳膊,还听到那样的话,封擎苍只能停下来,冷冷的看着裴诗语,问:“你是谁?”

    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女人,她脸的疤痕却看起来那样狰狞,让人感觉一阵阵的头皮发麻。

    她的脸毁了,不知道多久的事,可是她眼里的光芒却那么耀眼。

    裴诗语张了张口,却不知道说什么,她要说自己是裴诗语吗?

    不能,可是她如今这样,也没法承认,呵呵,裴诗语只能悲哀的看着封擎苍,如今自己站在他的面前,他却根本不认识自己。

    “你是谁啊,干嘛拉着擎苍哥哥?”顾芮看到了裴诗语,忍不住问道。

    她的声音充满了娇嗔,让裴诗语忍不住一阵阵的恍惚,是这个女人,她的母亲,抢了自己母亲的男人。

    如今,她又要抢自己的男人。

    “封擎苍,你说话啊?告诉我,你是不是真的要娶这个女人?”

    裴诗语直接无视了顾芮的话,而是质问着封擎苍,她不想回答别人的话,她只要这个男人告诉自己。

    “你放手啊,松开擎苍哥哥!”顾芮看到裴诗语无视自己,心里有一阵阵的心虚,将裴诗语的胳膊,从封擎苍的胳膊拍了下去。

    封擎苍皱眉,看着裴诗语,他只能点头:“当然,顾芮是我的女朋友,我娶她,天经地义!”

    这番话说的如此理直气壮,甚至底下还有人为封擎苍鼓掌。

    可是裴诗语却要被他气死了,这个男人,竟然说,她是他的女朋友?

    这才几天啊,他竟然有了女朋友,还有了非娶不可的人。

    “呵呵,是吗?那你告诉我,裴诗语呢?她算什么?你们之间的一切,你都忘了?”

    裴诗语还是不死心,封擎苍转过身后,她立刻追问道。

    男人的脚步骤然停了下来,然后回过头,冷冷的看着裴诗语,一字一句道:“我不记得她了!”

    不记得她了,我不记得她了。

    这句话像一个魔咒一般,在裴诗语的脑子里轰鸣,他不记得自己了。

    “呵呵,很好,如此甚好。”裴诗语顿时像失去生气的娃娃,原来他不记得了,很好。

    封擎苍点头,转过身带着顾芮离开。</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