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绑架事件-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80章 绑架事件

    裴施语听到这些话,悬着的心微微放了下来。

    以后看来得更加小心,否则被人发现,不用想就是一场腥风血雨。

    跟这种很少有绯闻的人,传出绯闻,绝对是百口莫辩。

    大家才不管真假,只会借着这个难得的机会炒得沸沸扬扬,吃亏的还是自己。

    她一点都不想成为熊猫,每天都被人盯着看。

    绯闻远比她想象中传得更凶猛,她上洗手间的时候,还有人在谈论这件事。

    “听说封少的绯闻女友长得特别的漂亮。”

    “你这不是废话吗,封少的什么人物,丑的能看上吗。”

    “不是有人去调查了吗,没有找到那个女人嘛?”

    “完全没找到一个可疑人物,二楼基本上都是三十岁以上的已婚大妈大叔,根本没有一个符合的。”

    “你们不知道,二楼原本都没人的,今天都爆满了!到处都在谈这事呢。”

    “我总觉得这消息不是真的,否则怎么可能找不到呢?”

    “不可能,这可是行政科传出来的,传的那个人叫王颂,是出了名的老实。除非他不想干了,否则肯定假不了。不知道多少人过去严刑拷打,一致认为不是胡诌。”

    “真想知道那个女人到底是谁,长成什么样才能被封总看上。”

    “怎么?你想对着整啊?”

    “为什么不行?那可是封少,外人不知道封少长什么样,我们还不知道吗。有钱有能力长得还帅上天,这种男人谁不稀罕!”

    “得了吧你,人家长那样能吸引封少,你可不一定,况且还不是原装货……”

    一群女人叽叽咋咋的闲聊着,让裴施语更直观的了解到,绯闻传得有多凶猛。

    那些人离开之后,她才从单间里走了出来。

    “千万别怀疑道我的头上啊。”她合掌祈祷。

    这时候,电话响了起来,是乔祁。

    她毫不犹豫的挂掉,对方的短信来了。

    “急事,快接,否则我现在就去找你。”

    裴施语无奈,电话再想起的时候,只能接起电话。

    乔祁这段时间已经查出她在哪里工作,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有事?”她的语气里透着不耐烦。

    乔祁没有像从前一样,总要调一会情,磨磨唧唧半天才开始说正事。

    一来就开门见山道:“封少最新的绯闻,你知道吗?”

    她的心底咯噔了一下:“什么绯闻?”

    “就是封氏内部传出的,封少有了女朋友的事。”

    她整个人都不好了,尼玛,这是什么可怕的传播速度!还不到一个早上,连乔祁竟然都知道了!

    “你怎么会知道?”

    “傻姑娘,你还是没有看八卦的习惯吗。”乔祁轻轻叹了一口气。

    “这件事都已经挂上头条了,现在各路狗仔都闻风而动,全都蹲守在封氏附近,等着抓到第一手消息。”

    “这……这也太夸张了吧。”裴施语简直目瞪口呆,全世界顶级明星都没有的待遇啊。

    “不然你以为封少这个名头怎么来的,封家有这么多人,能被称为封少的仅此一个。之前不过是一张背影模糊的相片,就足以让那个狗仔成名。”

    她当然也知道封少的知名度有多高,只是发生在自己头上,不愿意相信罢了。

    当初宁老夫人一个聘请照顾兰花的未上台面消息,不会传得这么火,让无数媒体免费为这事宣传。

    全都是因为封少的关系,这还是间接的。

    现在传出封少和一个女人亲密,还想尽办法捂着不让人知晓,说明极其看重,很有可能会是封少未来的妻子,封氏集团未来的女主人!

    这么一来,大家就更加感兴趣了。

    这也是物极必反的缘故,如果是个浪荡纨绔,不会有如此震撼效果。大家习以为常,那些人身边会有女人,根本不稀罕了。

    大众至多评价一下与前面那些女孩比,是美是丑,能够坚持多久。

    封少则完全不同,二十多岁的人了,身边一个年轻女性都不曾出现,大家当然对这个第一个很感兴趣。

    想要了解,是什么样的人,降服了这个叱咤风云的男人。

    她知道会引来麻烦,完全没有想到可以如此可怕。

    “那个人……不会就是你吧?”乔祁小心翼翼的打探。

    她立刻反应,没好气道:“你想哪里去了,我都跟你说了,我和他没有关系。”

    “我并不是想要干涉你的生活,只是作为你的朋友,希望你行事谨慎小心。如果你跟这个男人真的有关系,还罢了,如果没有……只会引来无妄之灾。”

    乔祁的语气前所未有的认真,这让她也好奇起来。

    “你为什么会这样说?”

    他并没有急着回答,沉吟片刻,才缓缓开口:

    “你知道封少从小到大,被绑架了多少次,被袭击了多少次吗?”

    “啊?”

    “他从小到大至少被绑架了五次,有一次失踪了很久,怎么找都找不到,大家都以为他死了。”

    “什么?!那后来呢?”

    裴施语惊诧不已,这是她从来没有听到过的事。

    电话那边沉默了。

    “喂?”

    “小语,你是不是喜欢上他了,否则为什么会因为这么久之前的事,感到紧张。”

    “你胡说什么呢!我只是好奇而已。”

    她怒了起来,果然不能跟这个男人好好说话,只会胡思乱想,胡说八道。

    “也许吧。”乔祁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缠。

    “相信我,这个男人太危险,不适合你。我知道你现在对我有偏见,不会听我的话,但是请你相信我,我只是不想你受伤。”

    乔祁并没有像平时一样故做温柔,只是很简单平述自己心里的想法,这反倒让她觉得他有那么点真心。

    “你放心吧,我会好好守住自己的心,不会再受伤。”裴施语认真道。

    乔祁痛苦的闭上了眼睛,终于明白自己到底失去了什么。

    这些日子,他处境艰难,不仅要带领整个公司在狭缝中生存,为封少放弃乔氏之后,清扫因为带来的负面影响。

    还要承受家族的压力,这个时候裴绵绵偏偏总是不省心。

    每天只会刷卡、看秀和穿梭各种party,嘴里说些毫无营养的话,为他沾染是非,其他什么都不会。

    如果这个时候在他身边的是裴施语,是不是就会完全不同?

    这个念头一旦在脑子里出现,就像魔咒一般,无法从脑中剔除。

    能给深渊做翻译的女人,能同声传译封氏会议内容的女人,怎么可能是那种庸俗的女人可以比拟的。

    人为什么总是在失去了之后,才真正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