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8.第798章 不能让她死不瞑目-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798.第798章 不能让她死不瞑目

    没多久,飞机终于到达目的地,巴厘岛的某个小岛面。

    “这儿风景不错,可以安静的待几天,你可以好好想想,在做决定,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会支持你。”

    顾墨搂着叶沛灵,怀里的女人眼眶还是红红的,看着像一只可怜的小兔子一般,让人莫名的心疼。

    自从裴诗语出事后,叶沛灵像变了个人一样,以往顾墨说了她可能还会听,可是如今她像疯魔了一般。

    巴厘岛的生活很平静,美好,顾墨刻意营造的气氛让叶沛灵整个人都放松下来。

    跟着顾墨每天过着这样的生活,叶沛灵感觉整个人好像都活了过来,充满了生气。

    看到叶沛灵的变化,顾墨心里也是极其的开心,可是第二天的晚,他们正在吃饭,却看到电视出现了封擎苍。

    不会,准备的说是关于封擎苍的新闻。

    “m国总统的女儿将要嫁给亚洲男人,国际出名的黄金单身汉封擎苍。”

    看着俩个人的新闻居然都已经直接在国际新闻出现,叶沛灵整个人的气息瞬间变的幽暗。

    她直接摔下碗筷,一言不发的进去卧室,将自己关了起来。

    “开门!”

    顾墨在门口站着无奈的喊道,可是里面却没有任何声音。

    叶沛灵此时正坐在地,背靠着洗手间的门,脸充满了泪水,无助的看着天花板。

    小语,你看到了吗?他要娶别的女人了,你怎么还可以这么淡定啊,你一定很难过吧。

    叶沛灵沉浸在自己的痛苦,根本没注意顾墨找了钥匙,将门打开。

    “去睡吧。”

    顾墨将叶沛灵抱在怀里,她也不说话,不反抗,像一个没有气息的木偶,只有脸的眼泪,说明了她此时心里的无助。

    一整晚的时间,叶沛灵都没有睡着,她那样傻傻的看着天花板,仿佛那里有自己想要的那个女人。

    裴诗语,大概会是她一辈子的痛苦吧,她这样忽然的消失。

    第二天早,顾墨很早醒了过来,转眼看到叶沛灵整个人没有生气的坐着。

    “你,没睡!”

    不是疑问,而是肯定,她眼底的浓黑代表了她多么煎熬,这个女人是想把自己折磨死么。

    叶沛灵转过头,嘴角扯出一个别扭而又勉强的笑,对顾墨说:“顾墨,我想回去,我必须回去。”

    “我不能让小语死不瞑目,那是她的丈夫啊,那个男人怎么可以这样对小语,算那是总统的女儿,又如何?”

    叶沛灵说着,眼泪不受控制的再次宣泄而出,像决堤的洪水一般猛烈。

    顾墨想说什么,最后却只能点头答应,如果这是她想要的,只能陪着她了。

    “好!”

    顾墨笑了笑,揉着叶沛灵轻柔的发丝,却让她心里顿时充满了暖意,虽然他不善言辞,可是却这样陪着她。

    “如果你想要,那我陪着你,一定会陪着你,你想做什么,大胆的去做,我永远是你坚强的后盾。”

    顾墨的话无疑像一个糖衣炮弹,直接刚叶沛灵感动的一塌糊涂,冲进男人的怀里,紧紧的抱着他,哭的一塌糊涂。

    不知道哭了多久,叶沛灵终于停了下来,然后跟着顾墨飞机,直接赶了回来。

    “你去公司吧,我自己回去。”叶沛灵对顾墨说道,视线看着前面不远的地方,那是唐夜的酒吧。

    顾墨点头,没有多说,转身离开,他明白叶沛灵想做什么,他有能力护着她,这够了。

    叶沛灵直接进去酒吧,今天酒吧人很少,看起来清清冷冷的。

    “我找唐夜。”叶沛灵直接对着酒吧的一个管理人说道。

    那个人看了眼叶沛灵,冷哼:“你以为我们夜少是你想见可以见的?”

    唐夜的魅力可是很大,每天不知道多少女人挤破脑袋都想进来,可是真正可以进来的却只有那么几个。

    “告诉他,我是裴诗语的朋友,有事跟他说,你应该知道,唐夜一直喊小雨滴的那个女人吧!”

    叶沛灵邪魅的笑了笑,勾唇看着男人,果然在听到小雨滴的时候,男人的脸色顿时变了。

    “叶小姐,您稍等,我马去。”

    看着那人的背景,叶沛灵忍不住冷笑起来,唐夜,他一定会帮助自己的,因为他肯定也不想小语被那个男人如此糟蹋。

    果然没多久,那个男人屁颠屁颠的跑了出来,一脸抱歉的看着叶沛灵:“叶小姐,真是不好意思,刚是我有眼无珠,我立刻带您过去。”

    叶沛灵自然不会很这种小喽啰生气,而且今天她还有重要的事,所以只是点头便跟着往里面走去。

    唐夜此时正在某个包间,面前放着一溜的酒瓶,看起来已经喝了很多,进去包间闻到刺鼻的酒味。

    “唐先生,”叶沛灵站在那儿喊了一声,忍不住皱眉。

    原来难过的不仅仅是她一个人,唐夜也一定是因为裴诗语在这里借酒消愁吧。

    听到声音,唐夜嘴角忍不住勾起一抹笑,对叶沛灵说:“我知道你想做什么,让我猜猜,是为了小雨滴,对吗?”

    “唐先生果然聪明,我确实是为了小语而来。”

    叶沛灵点头,俩个人共同的朋友只有裴诗语,所以只有这件事才有合作的可能。

    “说吧,你准备怎么做!”

    唐夜虽然喝了很多,可是并没有喝醉。

    “封擎苍订婚的时候,我准备去阻止他,你呢,要不要一起去。”叶沛灵充满期待的看着唐夜。

    如今她只能寻找一个合作人,单凭她自己的能力,恐怕不被赶出去是好的。

    唐夜的眸子变得幽深,看着叶沛灵说:“我当然是要……”

    “你们不能去!”

    唐夜的声音被一个女人的声音打断,叶沛灵回头,看到穿着一身紧身衣的唐佩走了进来。

    “姐,为什么不能去,我不能看着小雨滴被他那样欺辱!”

    唐夜不满的说着,甚至站了起来,可是唐佩却冷笑着看他:“你有什么资格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