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6.第796章 他要订婚了-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796.第796章 他要订婚了

    顾芮在一边不停的抽噎,看起来可怜而又可爱。

    “傻瓜,没事,别哭了。”

    封擎苍看着眼睛哭的通红的顾芮,心里顿时有种怪的感觉,眼前出现了一副模糊的画面。

    可是只要往下想,整个人脑子会痛的,要爆炸一般。

    “擎苍哥哥,还好你没事,没有你,我该怎么办啊。”

    顾芮哭着说道,心里却终于松了口气,还好封擎苍已经醒过来了,不然自己恐怕真会担心死。

    安慰好顾芮,封擎苍立刻办了出院,临走之前,医生看着他欲言又止,不过接触到封擎苍警告的眼神,立刻闭嘴。

    封擎苍自然知道自己身体的毛病,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并不想顾芮知道,所以他没有让医生说话。

    封擎苍直接过去找了顾芮的父亲,凌非岩,既然他已经同意了,那么自己说什么,也要过去见一见他。

    “伯父,谢谢您可以同意我跟小芮的婚事。”

    封擎苍笑着对凌非岩说道,他总觉得这个男人看起来并不像表面那样的温和,他的那种内敛的气息,却是极度危险。

    凌非岩没有说话,而是看了看封擎苍,这才点头,不过声音却有些冷:“嗯,我是为了我的女儿,希望你可以善待她。”

    如果不是为了自己的女儿,恐怕他都不乐意跟封擎苍这样的商人打交道,太累了。

    商人大概都习惯了勾心斗角,虽然他是个总统,可是也是因为自己的努力,再加家族势力。

    不过凌非岩并不喜欢这样的感觉,所以他这个人特别的正直,也可以说为人有些死板。

    封擎苍点头,他当然明白凌非岩的顾虑,不过还是跟凌非岩保证,一定会好好对待顾芮。

    “伯父您放心,我一定不会辜负小芮,订婚宴定在一周后,您觉得怎么样?”

    封擎苍有些试探性的问道,凌非岩跟施怡估计在国内也不会待很久,所以他才想尽快订婚,结婚。

    凌非岩听到后,赞赏有加的看着封擎苍说:“可以,都听你安排。”

    终于敲定了订婚时间,施怡非常高兴,亲自操办订婚典礼。

    封擎苍跟顾芮说了后,顾芮直接冲过来抱着封擎苍,激动万分的说着:“啊,擎苍哥哥,我们要结婚了,太好了。”

    “嗯,开心吗?”封擎苍笑了笑,把顾芮抱在怀里,温柔的看着她,她的笑很好看,而且好像很熟悉的样子。

    顾芮笑着点头,然后拉着封擎苍的胳膊坐在椅子:“擎苍哥哥,我当然开心了,要嫁给你了摸。”

    “我们快点来写请柬啊,一定要自己亲手写请柬。”

    看着桌子放着的一大堆请柬,封擎苍还是无奈的点头,答应了顾芮,反正也是俩个人的订婚宴,没理由只让顾芮一个人忙活。

    而且施怡亲自帮忙,这让封擎苍内心顿时温暖了很多。

    虽然施怡是总统夫人,可是却真的一点架子都没有,如今俩个人要订婚了,想想也是神。

    “嗯,一起。”

    封擎苍说着,拿起桌的请柬,立刻开始动工,写了起来。

    红色的请柬,镶嵌着大大的喜字,还有金色的流苏边,看起来喜庆而又高贵。

    看着封擎苍认真的模样,顾芮忍不住露出一抹笑,她的封擎苍果然是这个世界,最迷人的男人。

    裴诗语这会正在准备出国的事情,她已经决定了,一定要让自己看着正常起来,才会见所有人。

    虽然他们可能不会在意自己变成这样,可是裴诗语自己心里却过不了那道坎,尤其是封擎苍的事。

    她正在酒店收拾行李,却接到施玲的电话。

    “妈?”

    “小语,你你在哪儿啊?”

    施玲的声音听起来非常的着急,而且还有着一种急躁。

    这种不正常的感觉,立刻让裴诗语察觉到了不对劲,她对着电话说:“妈,发生什么事了?”

    “你在哪儿?”施玲再次问道,她知道裴诗语肯定不知道封擎苍跟顾芮要结婚的事。

    所以她想告诉裴诗语,不过也得问问她在哪儿。

    裴诗语忍不住皱眉,还是跟施玲说:“我这会在酒店,准备收拾行李。”

    施玲也是知道自己要出国的,所以裴诗语并不担心,而且自从俩个人说开后,裴诗语对施玲的感觉有些不一样了。

    以前虽然想靠近,可是却总是有种怪的感觉,如今俩个人终于冰释前嫌,关系得到缓和。

    “小语,你,你看今天的新闻没?”

    “没有啊,怎么了?”

    “你自己看吧,看了知道了。”

    施玲直接让她自己看,如今施玲也不想多说什么,多说了反而是错误,裴诗语想做什么,都要她自己决定。

    “嗯,那我先挂了。”裴诗语点头,然后挂断了电话,虽然有些怪,不过却还是听话的打开了新闻。

    因为收拾东西,所以今天她并没有看手机,自然没有想过自己居然错过了如此重要的信息。

    她想过是因为封擎苍的事,或者她自己,或者叶沛灵的事,可是看到新闻后,她才明白,这是她的事。

    呵呵,也可以说是封擎苍的事,不过也没什么俩样了。

    裴诗语呆呆的看着手机的新闻,那些字清晰的出现在眼睛里,脑子里,让她连逃避,都没有机会。

    “封少终于订婚,对象是总统之女。”

    “封少的神秘女子现身,俩个人决定在一周后订婚。”

    “总统的女儿情定封少,封少未婚妻已是过去。”

    一个个大大的头条,几乎要把裴诗语的眼睛都闪瞎了。

    封少,订婚,总统的女儿。

    原来他都要订婚了啊,是跟那个他身边的女孩子吧,看起来很好,很般配,可是怎么可以?

    苍哥哥,你怎么可以娶别的女人?难道这么几天的时间,你可以忘了我吗?

    裴诗语蹲下身,捂着胸口,那种剧烈的痛几乎要将她整个人击垮了,不行,一定不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