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2.第792章 你若安好-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792.第792章 你若安好

    裴诗语笑了笑说道,心里却对于治好脸没什么希望了。

    算在好,也便不会从前了,难道要去整容吗?

    想到燕子之前说的,自己可以去整容,可是总另外一张脸活着,她怕自己都会认不出来。

    可是如今好像除了整容别无他法了,如果用这样一张脸,恐怕会吓死人的吧。

    裴诗语忍不住想笑,可是看着施玲期待的目光,她还是点头:“放心,我会把脸治好的,封少我也不会放弃。”

    是啊,封擎苍是她的男人,她为什么要放弃?

    而且,顾芮的目的并不单纯,所以裴诗语更加不可能主动放弃了,既然如此,那等着看吧。

    “妈妈陪着你!”施玲看着裴诗语,一脸的悲伤。

    可是裴诗语却摇头拒绝了施玲的陪同,这些事她自己可以,不想施玲陪着。

    看着这张脸,大概每天都会难过吧。

    施玲走了,裴诗语站在窗子前看着她的背影,发现施玲下楼后偷偷的抹眼泪,裴诗语的心里顿时更加的柔软。

    虽然因为封擎苍的事,心里有些疙瘩,可是施玲却让她莫名的再次感受到了温暖。

    同时,裴诗语心里也不由得给自己努力,打气,暗暗发誓,一定要把封擎苍夺回来。

    还有那些欺负施玲的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裴诗语准备洗澡,脱了衣服却发现虎口处的小绿,颜色几乎变得很淡,快要看不清了。

    之前它像有着鲜活的生命力一般,可是如今却像枯萎的花儿,像自己的心一样,慢慢的老去。

    手轻轻的摸了去,却感受不到任何的气息,好像小绿也陷入了沉睡的状态。

    裴诗语明白,自己重伤却没死,跟小绿一定有着很大的关系,所以如今大概它只是耗费了太多能量,所以才会如此。

    洗完澡准备睡觉,可是脑子里却浮现出叶沛灵在葬礼哭的晕过去,还有她那么痛苦的样子。

    不知道叶沛灵什么时候可以走出来,她真的好想告诉叶沛灵自己还活着,可是想想,如果叶沛灵知道自己已经毁容,变成这幅样子,恐怕她会更加痛苦。

    而且,还有太多事,并不适合现在告诉叶沛灵,裴诗语不想她牵扯进那些事。

    叶沛灵是她为数不多的好朋友,所以裴诗语只是想好好的保护她。

    躺在床翻来覆去如何都睡不着了,最后裴诗语决定,在自己离开之前,在去见见叶沛灵,哪怕只是远远的看看也是好的。

    裴诗语穿好衣服,全副武装然后立刻打车去了顾墨的别墅。

    她坐在别墅的楼下不远处,目光一直盯着里面,希望叶沛灵可以出来,让自己看一看。

    别墅里面她进不去,只能希望他们出来,毕竟现在自己的样子太过于惊世骇俗,半夜出去还会以为遇到鬼。

    裴诗语忍不住笑自己,拿着手机不停的看时间,这会已经11点了,可是顾墨别墅的灯,还没有开。

    大概他们还没回来吧,裴诗语耐心的等待着,如果他们回去了,一定不会关灯。

    所以自己在这里等,还是十分的可靠。

    一直到了12点,才看到了叶沛灵和顾墨的身影,顾墨搂着叶沛灵往别墅这边走来。

    裴诗语顿时往后面退了退,藏在一颗大树下,免得他们发现了自己的行踪。

    “顾墨,你说小语她在下面,过的好不好,我好想她,好想她!”

    叶沛灵抓着顾墨的胳膊,无助的呢喃,整个人眼睛都是无神的,好像行尸走肉一般。

    顾墨叹了口气,目光看向远处,然后对叶沛灵说:“她如果真的在天有灵,一定会希望你开心,幸福,而不是现在这样颓废,明白吗?”

    这些话他不止一次说过可是叶沛灵根本不听,他只有一直说不停的说,提醒叶沛灵,她不希望她痛苦。

    可是叶沛灵像鬼迷心窍般,始终不能原谅自己。

    他们坐在凉亭的椅子,叶沛灵躺在顾墨的身,默默的流眼泪,也不说话。

    而顾墨只能跟叶沛灵讲话,给她讲故事,讲自己以前发生的事。

    最后叶沛灵的情绪终于稳定了下来,视线往裴诗语站的那棵树瞥了一眼,然后说:“顾墨,你看那棵树,好像小语啊。”

    她的一句话,顿时让裴诗语全身紧绷起来,对于叶沛灵也是无语了,一棵树居然还说像自己。

    不过裴诗语却好心痛,叶沛灵究竟多痛苦,如果自己真的死了,恐怕叶沛灵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顾墨看了一眼树,然后说:“是啊,也许她此时正在你身边静静的看着你,所以你别哭了,好吗?”

    “你这样,裴诗语她也不会安心的。”

    是啊,灵灵,你别哭了好不好?你这样哭,我的心好痛,我好恨自己,让你这么痛苦。

    都不是你的错,一切跟你没关系啊,叶沛灵,你这个傻子。

    “顾墨,你怎么可以这么说,你不知道她是我唯一的好朋友吗,我告诉你,她没死,没死。”

    叶沛灵再次情绪激动起来,冲着顾墨喊了起来,顾墨大概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叶沛灵,只是将她紧紧的搂在怀里,并不多说。

    叶沛灵挣扎着还想说什么,最终却顺从的垂下胳膊,任凭顾墨抱着她进去别墅。

    看到俩个人的背影,裴诗语忍不住一阵阵的心痛,叶沛灵,对不起,等我回来,等我变的更加美好,我告诉你一切。

    如今的我,真的没有勇气,面对你,还有任何人。原谅我只能像个鸵鸟一样的躲藏,却给你更多的痛苦。

    裴诗语从大树下出来,在椅子坐了很久,似乎感受叶沛灵的气息一般,最终看着别墅的方向,深深的看了一眼。

    而别墅里的叶沛灵,却忽然之间疯魔了一般,跑道窗口,拼命的喊着:“小语,小语,裴诗语,你给我出来!”

    可是没有人回应,只有风轻轻的吹过,像裴诗语在她耳边轻声的说话一般。

    “裴诗语,我知道你还在对不对?”

    本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