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1.第791章 三个人的风流韵事-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791.第791章 三个人的风流韵事

    看到施玲因为自己的脸而伤心落泪,裴诗语的心里说不感动说是假的。   ()

    说实话,如今的脸算自己看着也是触目惊心,可怕的厉害,可是施玲却仿佛没有注意到。

    她的眼睛里都是疼惜,这让裴诗语顿时哽咽了起来,偏过头不去看她。

    可是施玲怎么会放过如此的好机会,她痛苦的坐在沙发,整个人都窝了进去。

    “都是我的错,造孽啊,如果没有我,你也不会被害了啊,都是妈妈没用,最后都没保护的了你。”

    施玲在沙发痛苦,裴诗语冷静的看着她,虽然她也好想安慰施玲,让她别哭了。

    可是她也想哭,任谁的脸被毁了,都会伤心的吧。

    “别哭了,到底怎么回事?”

    裴诗语有些不耐烦起来,看着施玲说道,虽然她表现出来一点伤心,可是并不代表自己可以无条件的原谅她。

    她以前做了多少错事,自己都记得很清楚,所以并不会一下子原谅了施玲。

    不知道哭了多久,施玲的情绪终于安定了下来,抬起头用红肿的眼睛看着裴诗语。

    “小语,这些事,还得从很多年前说起。”

    施玲陷入了回忆里,脸的笑变的柔和,整个人都仿佛陷入了爱情里,还有那些故事。

    施玲说,从小她跟施怡,也是如今的总统夫人,俩个人其实是双胞胎姐妹。

    当初俩个人同时认识了总统,那个时候他还不是总统,可是当时总统喜欢的是施玲,并且对她展开了追求。

    施玲心高气傲并没有看总统,可是后来也慢慢的被总统打动了,答应了总统。

    俩个人慢慢的在一起,并且发生了关系,在俩个人要结婚的时候,施玲发现施怡,竟然跟总统在一起。

    她捉女干在床,施怡还让她成全自己,施玲最后耐不住施怡的求情,最终答应了。

    后来,她随便找个人将自己嫁了,并且有了裴诗语,可是施怡不知道从哪里知道了,以为裴诗语是自己很总统的私生女。

    施怡提出要花钱买了孩子,施玲没有答应,可是后来他丈夫去世,还有施怡,她一直真对自己。

    最后施玲为了保护孩子,只能将她给养父。

    施玲没多久说完了事情,裴诗语却还是忍不住有些惆怅,难道因为那些事,总统夫人想害自己吗?

    “既然跟你说的这样,她为什么要那么做,总统难道不会管她麽。”裴诗语忍不住说道,心里却有点心疼起来施玲。

    她居然被自己的亲人抢了男朋友,心里该有多痛苦啊。

    施玲摇头,看着裴诗语说:“她也有很多权利啊,而且为了报复我,她让自己的女儿勾引封擎苍,是想让我的女儿也得不到幸福。”

    “她的女儿?”裴诗语忍不住说道,脑子里却浮现出,葬礼封擎苍身边出现的那个女孩子。

    她看起来柔弱,乖巧,骨子里却有些娇纵。

    施玲点头:“是啊,顾芮是她的女儿,如今跟封擎苍在一起了!她,是利用封擎苍住院,所以……”

    话没有说完,可是裴诗语明白她想说的是什么,很多时候很多事不必完全说出来的。

    “小语,你别再跟他们纠缠不清了好不好?当妈求你了,她要封擎苍你给她好了,我们势单力薄,斗不过的啊。”

    施玲忍不住痛哭出声,声泪俱下,看起来可怜极了。

    算裴诗语心里对她有再多的偏见,在这一刻也已经冰释前嫌,她明白都不是施玲可以选择的。

    “不,我不能这样放弃,本来我还以为都是顺其自然,可是如果他们是为了抢我的一切,那我凭什么要让!”

    “虽然我们势单力薄,可是总统又怎么样,可以为所欲为吗?她当初伤害了你,你还原谅她,让我误会你!”

    裴诗语忍不住说道,心里却充满了愤怒,施玲怎么说都是自己的妈妈,被别人如此欺负,裴诗语当然不可能开心。

    而且想到顾芮,裴诗语忍不住想去狠狠的撕碎她,她竟然抢了自己的男人。

    可是为什么封擎苍也是这样!

    施玲看了裴诗语一眼,欲言又止,并没有说话,只是脸却还是充满了担忧。

    “妈,你别想那些了,这边爆炸的事,也是她找到裴绵绵跟裴绵绵一起的吧!”

    “只是可怜了裴绵绵,最后却是被人利用了,惨死在那里。”

    裴诗语想到这些忍不住叹气,好像一切都顺理成章。

    总统又如何?总统夫人又怎么样?难道可以不顾别人的死活,甚至陷害别人吗。

    “小语,也许那只是裴绵绵自作主张,我觉得他们肯定不认识,不过以后你可一定要小心了。”

    施玲小心翼翼的说道,收回了以前的光芒,变得非常内敛。

    看着裴诗语没说话,施玲又再次对裴诗语说:“总统夫人一直以为你是总统的私生女,也许会对付你,我真的好担心,怕你会……”

    “怕什么?如今他们都以为我死了,这样还有什么好顾虑的。”

    裴诗语打断施玲的话,脑子里却有些迷糊起来,好像事情特别绕,想不明白。

    “小语,他们知道你没有死,不然顾芮也不会明目张胆的挑衅你了!”施玲似乎顾虑什么一样,却还是把顾芮提了出来。

    裴诗语点点头,有些头疼的揉着太阳穴,对施玲说:“妈,你别担心,我一定会照顾好自己的。”

    “倒是你,事情过去那么久,别想了,那种男人不值得你惦记。”裴诗语安慰道。

    施玲点点头,看着裴诗语的脸,坚定的说:“小语,你放心,妈妈一定会治好你的脸的,只要你变漂亮了,一定会重新夺回封少的。”

    “妈妈这些年也有积蓄,你别怕,一定会治好的。”

    听到施玲的话,裴诗语忍不住一阵恍惚起来,好像看到了当年的养父,关心自己一样。

    “嗯,谢谢妈,”

    本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