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0.第790章 你这个见异思迁的混蛋-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790.第790章 你这个见异思迁的混蛋

    葬礼进行的时候,叶沛灵却忽然挣脱顾墨,直接冲着前面跑了过去。

    “灵灵!”

    裴诗语忍不住喊道,立刻捂着嘴,还好身边的人没有发现她,也没有注意她。

    如今她也只是个神秘的待着口罩的人,没有谁会注意她。

    叶沛灵直接冲到了水晶棺的旁边,不让把水晶棺盖下来。

    “不许盖,不许关!”

    叶沛灵大喊着,眼睛瞪着封擎苍,似乎等他给自己一个交代。

    封擎苍皱眉,看着叶沛灵,问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他不明白,这个女人怎么这样疯狂了,在继续下去要错过及时了。

    “你还问我想干什么,你这个见异思迁的混蛋,喜新厌旧,你还是不是人了!”

    “小语才死了多久,你找新欢,你还要不要脸啊。”

    叶沛灵撕心裂肺的喊着,冲着封擎苍怒吼,眼泪不停的往下落。

    “我再说一次,小芮才是我的女朋友,裴诗语已经死了,而且她也只是我的未婚妻而已。”

    封擎苍冷漠的说道,裴诗语虽然也明白,可是此时真正听到了,却心如刀绞,不知道该做什么。

    叶沛灵震惊的看着他,不敢置信:“你,你竟然……”

    后面话还没说出来,整个人直接晕了过去,还好顾墨接的快,不然叶沛灵只怕要掉在地。

    “灵灵。”

    顾墨搂着叶沛灵,打横将她抱在怀里,对封擎苍说了句:“抱歉。”

    顾墨抱着叶沛灵走了,葬礼继续有条不紊的进行。

    唐夜本来想冲来,可是却被唐佩阻止,他只能站在那里,看着封擎苍那样折磨裴诗语。

    如今人已经死了,他居然还这样,以前封擎苍对裴诗语的好所有人都看在眼里,可是这么段的时间,他却变了。

    如果不是因为他还是封擎苍,恐怕所有人都以为,封擎苍早被换了。

    裴诗语的目光追随着叶沛灵而去,直到看不清。

    她转头的时候,却看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居然是施玲,她竟然也会来参加自己的葬礼么。

    裴诗语忍不住自嘲起来,她活着的时候,被施玲陷害利用,可是死了她这是良心发现了吗?

    呵呵,可是很快裴诗语发现不是那么回事,因为施玲居然朝着自己看了一眼。

    如果只是看一眼,裴诗语也不会震惊,关键是施玲居然对自己露出一个笑,意味深长的笑。

    裴诗语立刻感觉到了不对劲,施玲知道自己没有死,这个认知让裴诗语心里涌出一股怪的滋味。

    施玲这会居然也前去跟封擎苍说了节哀,然后转身往外面走去,裴诗语看了眼封擎苍,立刻朝着施玲出去的方向追了过去。

    索性施玲知道她会追过来,所以并没有走多远,而是在门口的地方停了下来。

    裴诗语刚出去看到了施玲,她没有说话,而是看着施玲,冷冷的问道:“你认识我?”

    她其实也是想试探一下施玲,因为她有点不信,自己如今全副武装,而且还带了口罩帽子。

    最重要的是,自己毁容了,恐怕亲妈都认不出,不对,眼前的是亲妈,而且她好像认出了自己。

    “怎么会有妈妈不认识女儿的。”施玲只是淡淡的看了裴诗语一眼,然后说道。

    她脸的笑也早没了,变成了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

    听到那句话,裴诗语心里的震动还是不小,不过她还是忍不住问道:“是你救了我?”

    “对。”施玲点头承认了,然后充满歉意的看着裴诗语,这种目光裴诗语从来没得到过。

    她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可能会有这种关心,可是没想到,经历了那么多的事以后,却得到了。

    如今,她再也不是以前那个漂亮的裴诗语,而是一个吓人的丑八怪。

    可是,她的妈妈却告诉她,自己救了她,而且她还那么愧疚的看着自己,像都是她的错一样。

    “我不信,你怎么会知道我在那儿的,你怎么会去那儿?你跟裴绵绵一起的对不对?”

    “如今她死了,你没有办法才找我的,对不对,我不信你是专门救了我。”

    裴诗语激动的看着施玲说道,是啊,施玲她利用了自己那么多次,那样对自己,怎么可能专门去救她。

    果然是自己奢望了啊,她看着施玲,眼里充满了不信任,她当然不信,除非施玲告诉自己原因。

    否则,按照施玲当初对自己的态度,怎么可能会救自己呢,她应该不是真的一喜欢,裴诗语还是可以感觉到的。

    不过现在,她对自己好像产生了别的想法,因为受伤,裴诗语的感觉不如以前的敏感。

    施玲摇了摇头,然后低垂着脑袋,轻声说:“我知道你不信,可是确实是我救了你,不信你可以问问医院,看看是不是我交的钱!”

    “既然是你,那你为什么不出现?为什么不告诉我是你?”

    裴诗语质问到,心里却有点相信了,因为燕子也说过,那个人给了很多钱。

    施玲吸了口气这才说:“因为我有重要的事要去做,而且我知道你不想见到我,所以我不出现。”

    “小语,我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好,你一定要相信我,这个世界除了我,在没有人可以这样对你了。”施玲过去拉着裴诗语的手。

    她的手也受伤了,原本白嫩的皮肤如今变得有些坑坑洼洼,看着都触目惊心。

    裴诗语摇头,看着施玲说:“我不会轻易信你的,除非你告诉我一个值得我信你的理由。”

    “好,既然你想知道,那我告诉你,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施玲坚定的目光让裴诗语有一瞬间的错觉,似乎已经真的错了。

    裴诗语想了想,还是答应了跟施玲去酒店说,俩个人一起去了酒店,裴诗语摘下口罩,坐在那里,等待着施玲的解释。

    施玲走过去,手指摸着裴诗语坑洼不平的脸,眼泪不停的滚落:“对不起,小语,都是我的错,都是我害了你啊!”

    本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