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9.第789章 封先生,节哀。-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789.第789章 封先生,节哀。

    “她,她都走了,还在意什么。   ()”叶沛灵失魂落魄的说着,手却松开了灵柩,慢慢的退到了后面。

    顾墨搂着她,不让她在继续跑过去,小核桃也站在叶沛灵的身边,拉着她的手,安慰着她。

    “叶子阿姨,你别哭了,小语阿姨一定不会想你哭的,她希望你好好的。”小核桃一本正经的说道。

    叶沛灵此时却根本没有心情理任何人,她心里只有一个想法,裴诗语死了,死了。

    她想去医院看裴诗语,可是都被封擎苍的人拦着,只能等。

    如今终于到了她的葬礼,可是她为什么这么难过。

    裴诗语转过头不敢再去看叶沛灵,她的心像撕裂了一般,感动,心痛,各种情绪交杂在一起,让她几乎忍不住要崩溃。

    那里面,躺着的可是裴绵绵啊,如果养父知道裴绵绵死了,心里一定会难过的吧。

    似乎只有养父一个人对自己好,可是他的女儿如今也死了,而且是为了自己。

    几乎每一个人,都过去跟封擎苍说节哀,可是他没有什么情绪,也没说话,是皱眉盯着棺材里的女人。

    封擎苍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心里没有一丝一毫的难过,所有人都告诉他,里面的是自己的未婚妻。

    可是封擎苍却知道,自己并不在乎,这个女人,好像并不是自己喜欢的。

    所以她死了,自己也不会难过吧,只是叶沛灵哭的那么伤心,让自己忍不住有些心痛罢了。

    封擎苍目光茫然的看着那些人,他们都是过来吊唁的人,可是又有几个是真心。

    “谢谢各位,来参加我未婚妻的葬礼。”

    封擎苍很简单的说了一句,然后没有在理别人,只是安静的站在那里,等待后面的人继续吊唁。

    裴诗语看着封擎苍,忽然感觉有些心疼,不知道怎么办,不知道说什么。

    她决定,还是过去跟他说话,当迈出第一步吧。

    十步,九步……一步。

    裴诗语终于走到了封擎苍的跟前,她努力的抬起头,控制自己的情绪,让自己不要崩溃。

    他果然还是那样,清冷的看着别人,眼睛里似乎没有了任何人,像当初第一次遇到。

    “封先生。”

    裴诗语仰起头看着眼前高大的男人,努力的让自己平静。

    封擎苍皱眉,看着眼前这个带着口罩帽子的女人,疑惑道:“嗯?”

    “封先生,节哀。”

    裴诗语点点头,悲痛的说道,她不敢正视这个男人的眼睛,她害怕啊,万一被看出来呢。

    可是这一切却是裴诗语想太多了,封擎苍只是漠然的看了她一眼,然后非常客气的说了声:“谢谢。”

    “不客气。”裴诗语点头,目光却忽然注意到了,封擎苍身边的一个女孩子。

    她这样站在封擎苍的身边,而且她好像很眼生,不像公司也不像封家的人。

    “苍,”女孩柔柔弱弱的开口,喊了一声,封擎苍立刻将视线转移到女孩脸,露出一个笑:“怎么了?”

    女孩摇摇头,咬着嘴唇,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是不是不舒服?要不我送你回去吧!”封擎苍看到女孩皱眉,立刻有些着急的说道。

    送她回去,裴诗语的注意力被这句话影响到,封擎苍居然要为了这个女孩,放下自己的葬礼,送她回去,只是因为她皱眉。

    难道是哪里出错了吗?难道是自己的记忆混乱了?

    女孩却摇摇头,撅噘嘴说:“不回去,我陪着你,今天可是姐姐的葬礼,她生前最喜欢你陪着她了,我不能这样。”

    封擎苍伸手摸了摸女孩的头发,满脸的宠溺:“你呀,还是这么善良。”

    看着俩个人如此亲昵的互动,裴诗语简直震惊了,这还是封擎苍吗?他除了自己,还会对第二个女孩如此温柔吗。

    裴诗语立刻明白了,俩个人关系肯定不简单,至少不是普通朋友。

    “封少,打扰二位了,不知道这位是?”

    裴诗语虽然有些不高兴,可是还是忍着性子问好出来。

    只要他说自己一定会相信他。

    封擎苍听到裴诗语说话,眉头都皱了起来,似乎不愿意回答她,可是女孩拽了下他的袖子,他这才不情愿的回头,才对裴诗语说:“这是我女朋友。”

    女朋友,是他的女朋友,呵呵。

    “哦,原来如此。”裴诗语点头,目光却有些冰冷,看着俩个人,嘲讽道:“封少您的未婚妻尸骨未寒,您居然有了女朋友。”

    “这可真是让人意外啊。”

    裴诗语冷冷的说道,看着眼前的俩个女孩子,心里却苦涩的快要死掉了。

    她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封擎苍的目光更加冰冷,看着裴诗语的眼神,更加的冷酷,似乎想直接把她给灭杀了。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封擎苍冷冷的说道,转过头不再去搭理裴诗语。

    而那个女孩,却特别有深意的看了眼裴诗语,眼里都是挑衅,好像她知道裴诗语到底是谁一样。

    裴诗语的心里很疑惑,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封擎苍居然有了女朋友,不是说他才刚醒来没多久吗。

    裴诗语看着俩个人的背影,心里忍不住有些苦涩,好想这样离开,再也不回来。

    可是她还是有些不忍心,不甘心,她一定要弄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好像唐夜过去跟封擎苍说什么,却被封擎苍赶走了,裴诗语有些想笑,自己的葬礼啊。

    封擎苍,这是你给我的独一无二的葬礼啊。

    以前你多么宠爱,如今有多么绝情,呵呵,很好,很好。

    裴诗语静静的看着葬礼进行,每个人似乎都在执行着自己的命令,她忍不住想到裴绵绵,似乎可以看到,她正挑衅的看着自己。

    仿佛正在说:你看,你要的我都已经夺走了,如今你只是个死人了,死人。

    裴诗语的目光骤然冷了下来,不去看封擎苍跟那个女孩,她怕自己忍不住会冲去,撕裂他们。

    本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