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8.第788章 唯一穿孝服的人-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788.第788章 唯一穿孝服的人

    时间过的很快,三天过去了,电视也终于再次有了封擎苍的消息。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他已经从昏迷醒过来,而裴诗语的葬礼,也将订在半个月后举行。

    看着封擎苍虚弱的出现在电视,裴诗语心里还是忍不住的痛。

    他看起来瘦了一大圈,不过脸却看不出什么胡子,想来也是因为有人定期给修理。

    “你真的要出院吗?现在你的情况还不是很好,我还是建议你在住俩个星期。”

    燕子听到裴诗语居然要求出院后,非常震惊,立刻过来劝说。

    她不知道裴诗语叫什么,也不知道她是谁,所以燕子虽然心疼她,可是也不能代替她做决定。

    裴诗语对着燕子笑了笑,最近她闲来无事的时候,便拿着镜子练习微笑,将自己这张脸的可怖程度,尽量将道最低。

    大概是因为藤蔓的缘故,她看起来很亲民,让人忍不住的总想着靠近。

    “燕子,我知道你担心我,不过你看我现在不是挺好的吗?莫非你不放心自己的照顾吗?”

    裴诗语微笑着看着这个善良的女孩子,一直都是她,也只有她陪着自己,跟她说话,不嫌弃她。

    如今还这样劝说,裴诗语心里还是忍不住有些感动。

    “不是,我是怕你出院后,再……”

    燕子没有说完,虽然裴诗语一直没有说,可是燕子却知道裴诗语的伤,是怎么来的。

    “没事,不会的。我会好好的保护自己,而且我又不会做什么危险的事,燕子,这段时间真是太谢谢你了。”

    裴诗语握紧燕子的手,希望她只能可以照顾好自己,如今善良的女孩真是太少了。

    裴诗语办理好出院手续后,立刻找了一个离封擎苍那边较近的酒店,住了下来。

    她已经购买了很多装备,如口罩,帽子什么的,还有衣服。

    半个月后,几乎全市的人都在默哀,为封擎苍的未婚妻追悼,人排了长长的一串,几乎全部都是为了裴诗语。

    当然还有很多人是为了裴诗语,并不是封擎苍。

    站在镜子跟前,裴诗语看着自己满脸的伤疤,心里还是忍不住的心痛,她要用这些一张脸,去见封擎苍吗?

    虽然自己可以不在意,可是他呢,裴诗语不敢去堵,她想去看一看,看看自己的葬礼。

    远远的,她看到了封擎苍,他还是如以前那般清冷,只是此时的背影更加多了一些苍凉,让人忍不住心疼。

    裴诗语捂着心脏,她好怕自己会忍不住,直接去。

    整理了下口罩,裴诗语还是决定了,要过去看一看,当是送裴绵绵最后一程吧。

    逝者已逝,不管她做了什么,都已经烟消云散,自己也因为她变成了一个人死人。

    越来越近,天空下起了淅沥沥的小雨,雾蒙蒙的,连身边的人似乎都有些看不清了。

    裴诗语站在几米处,没有走过去,封擎苍站在灵柩跟前,脸没什么表情,却让人觉得十分沉痛。

    那些人,一个个过去哀悼,对封擎苍说着,节哀。

    是啊,节哀,都已经死了,是应该节哀了。

    唐夜,唐佩,余问渊,还有后面一个没有露出脸的卫小萌,是没有看到叶沛灵。

    裴诗语好想过去跟他们相认,告诉他们自己还没死,死的人是裴绵绵,可是不能,不能。

    这张脸,这么可怕,没有人会相信自己的。

    唐夜的眼睛红红的,看起来也是哭了很久,他甚至都不敢走过去看看水晶棺里的女人。

    “她已经走了。”

    唐佩站在一边,默默的说道,眼底却有着浓浓的自责,还有悲伤。

    她是怪自己没有保护好自己吧,裴诗语忍不住想着,果然唐佩是面冷心热。

    或者唐夜跟叶沛灵才是最自责跟痛苦的吧,毕竟他们俩个人,可是自己最后联系,和见的人。

    “姐,我是后悔啊,如果那会我没走,小雨滴她也不会,不会出事,都是我的错。”

    唐夜痛苦的说道,根本没有勇气去接受这一切。

    唐佩只能叹息,站在一边,最后唐夜还是跟着唐佩走了过去。

    “小雨滴。”

    唐夜站在那儿,看着‘裴诗语’静静的躺在那里,脸似乎还带着惊恐,想必那个时候,她很害怕吧。

    没多久,唐夜的脸充满了泪水,捂着脸不敢再去多看裴诗语一眼,仿佛多看一眼,他也会痛苦的死去。

    “小语,小语……”

    裴诗语正看着唐夜,听到一声撕心裂肺的喊声,她忍不住眼眶发红,看了过去。

    是叶沛灵,她刚下车,身穿着白色的孝服,头还别着白色的花,不顾后面的顾墨,自己一个人跑了过去。

    她冲过来,推开唐夜,趴到了水晶棺的旁边,看着里面的女人,叶沛灵几乎要崩溃。

    “小语,你醒醒,醒过来啊,你怎么可以这样睡下去呢,小语!”

    “你醒来啊,不是要陪着我吗?为什么这样走了!”

    “你要我怎么办啊,小语,小语。”

    “都是我的错,我应该去接你,都是我的错,我是混蛋啊!”

    “小语,求求你醒醒啊,你快,快看看我!”

    叶沛灵趴在棺材,哭的哽咽,衬托着她的孝服,好像她才是这个世界,唯一的人。

    裴诗语捂着嘴,不让自己哭出来,果然这个女人是好蠢啊,她还为自己穿孝服,笨女人。

    “让她安心的走吧。”顾墨走了过去,拉住叶沛灵,不让她继续发疯。

    可是叶沛灵却挣脱他的手,不停的摇头:“不行,不能,我不让她走,绝对不可以。”

    叶沛灵疯狂的喊着,旁边的人都看向这个唯一穿着孝服的女人。

    大概所有人都不明白,为什么会只有这个女人穿着孝服吧,连封擎苍,裴诗语的未婚夫,都没穿孝服,只是简单的穿了黑衣服。

    “叶小姐,小语她一定不愿意看到你这样,节哀吧。”

    余问渊走了过来,对着叶沛灵说道,然后拍了拍她的肩膀。

    本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