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7.第787章 她死了-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787.第787章 她死了

    而裴诗语自己也很快没有了知觉,再次醒来后,裴诗语发现自己竟然是在医院。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还好,没有死,裴诗语有些庆幸,在那么大的爆炸下,自己居然活了过来。

    全身像被碾压过一般痛,裴诗语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没多久,有一个小护士走了进来,看到她醒来了,护士立刻惊喜的喊道:“你醒了!”

    “嗯。”裴诗语虚弱的说道,扯起嘴角想笑一笑,可是脸却有种紧绷的感觉。

    她只能作罢,护士似乎看出来是裴诗语的疑惑,她叹了口气这才说:“你呀,算你命大,伤城那样,居然都醒过来了。”

    “这可真是迹啊!不过你的脸受伤了,可能会有点难看,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听到护士的话,裴诗语有些傻,不过也明白,在那种爆炸下,自己可以活过来都是迹。

    至于脸受伤,那也没什么。

    不知道封擎苍他怎么样了,当时他跟裴绵绵可是被炸飞了,看起来很严重,不过自己没事,他们估计也不会有事。

    护士走了,临走之前,按照裴诗语的要求,给她打开了电视。

    如今她已经受伤一个星期了,才醒过来,封擎苍如果出事,电视一定会有报道的。

    果然,刚打开电视,看到里面出现了有关封擎苍的报道。

    “封少被恐怖分子袭击,如今生死不明。”

    “封少未婚妻被炸死,到底是人为还是谋杀。”

    “如果封少出事,封家大概也要面临倒闭。”

    每个新闻都在报道封擎苍的事,裴诗语也被顺带提了出来。

    原来裴绵绵她死了,如今她正在医院的太平间,封擎苍还没醒过来,所以她的归属,应该会引起争执吧。

    想到裴绵绵,裴诗语只能叹息。

    这几天的时间,裴诗语每天都按照医生的话,配合着每一项检查,恢复,身体也慢慢的好了起来。

    “燕子护士,送我来医院的是谁啊?”裴诗语忍不住问一直陪着自己的护士。

    她醒来后在医院,可是一直没有人出现,但是医药费却都交了。

    这让裴诗语忍不住怪,自己根本没什么亲人,而且那天的事那么隐秘,谁会发现她。

    重要的是,裴绵绵已经被当成了自己,而她如今所在的是一个私人的医院。

    裴诗语明白,她一定是被某个人救了,专门放这儿,可是那个人到底有什么目的啊。

    “这个我不知道了了,反正你被送来那天,全身是血,尤其是脸,伤的最严重。”

    “那个人好像交了钱,然后走了,不过他交的钱,完全够你住院,你放心吧。”

    听着护士的话,裴诗语心里的疑惑更深,她觉得一定要等到那个人过来,既然他救了自己,不可能这样消失。

    所以,她只能在医院等着。

    从醒来后,裴诗语一直没有照镜子,所以她虽然知道自己脸受伤了,可是却不知道到底是什么程度。

    大概也是有种逃避的原因在吧,毕竟没有哪个女人,可以不在意自己的容貌。

    早起来,裴诗语觉得自己还是得面对的,所以她让燕子帮她找了一面镜子。

    “你真要看吗?”

    燕子有些担心的问道,毕竟她还是怕裴诗语受不了打击。

    一个人的脸如果变成这样,只怕没有谁会接受。

    裴诗语笑了笑,对燕子说:“嗯,总要面对的,你不能一直不给我看啊,再说了,只有看到自己的样子,才能更加明白,自己想做什么。”

    “好啦好啦,被你说服了,那你答应我,一定要勇敢。”

    燕子还是劝说着,她的态度让裴诗语明白,自己的脸估计真是很严重,不然也不会让燕子这样阻止她。

    燕子是她的责任护士,也是负责她的,可能因为没事的原因,基本一整天的时间,燕子都在陪着裴诗语。

    其实这是医院特别交代的,怕裴诗语看到自己的脸以后,接受不了,出事了,他们医院的责任大了。

    裴诗语接过燕子手的镜子,然后闭眼,再次睁开,算是做好了心理准备,裴诗语还是被吓了一跳。

    她直接扔了手里的镜子,心有余悸的看着燕子,半天都说不出来一句话。

    原来这是燕子阻止自己的原因,恐怕任何一个人看到这样的脸,都会受不了吧。

    回想一下,裴诗语的心好像被狠狠的撕裂了,原来她已经变成了这幅样子吗?

    脸,根本是面目全非,看不出原来的一丁点样子。

    “燕子,你不怕吗?”裴诗语忍不住问道,算是她自己,都被吓了一跳,可想而知,燕子每天都照顾自己,她心里的压力有多大。

    燕子听了却摇摇头说:“没什么好怕的,我都习惯了。”

    “你呀,别想那么多,现在医术这么发达,等你好起来了,你可以去整容啊,分分钟可以变回去。”

    燕子在一边不停的劝说着裴诗语,生怕她会一下子想不开了。

    虽然不知道裴诗语以前的样子,可是单凭她说话,还有她脸的大体轮廓,燕子还是可以想到,以前的裴诗语一定很漂亮。

    “嗯,我没事,不会想不开的,劫后余生,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裴诗语点点头,给了燕子一个微笑。

    虽然她也知道如今的笑容,太丑了,不过这也不影响。

    或许最初有点惊讶,难以接受,可是裴诗语慢慢的也想开了,大概这是老天对她的惩罚吧。

    以前拥有的太多,如今才会经历那么多的磨难。

    “燕子,你再给我梳头发吧!”

    裴诗语叹了口气,却没有在照镜子,毕竟那副样子,她也确实是不想看到。

    “嗯,”燕子点头,拿着梳子帮裴诗语梳头。

    电视,依旧在放着封擎苍的新闻,他竟然还没醒过来呢。

    燕子看了眼电视,也跟着叹气:“哎,封少也真可怜,未婚妻这次居然被炸死了,他现在还没醒来呢。”

    “嗯,他一定会醒来的。”

    本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