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6.第786章 我必须要见到她-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786.第786章 我必须要见到她

    封擎苍道了地点后,发现这个楼确实很旧,而且废弃房间太多,想从里面找出人,简直太难了。

    他进去后,却没有发现人,心里有些疑惑,莫非他们已经转移了?

    “东西我带来了,你们人呢?”

    封擎苍的声音在库房里不停的回响,他一步步走过去,顺着一条路,走了过去。

    “滋……”

    手机响起来,封擎苍直接接起来,果然是绑匪:“一直往里走!”

    说完后,电话被直接挂断,封擎苍只能继续往里面走。

    而裴诗语此时正在跟自己眼前的这个女人大眼瞪小眼。

    “哼,裴诗语,既然你那么想知道,那我告诉你。”

    裴绵绵冷笑一声,然后对裴诗语说了自己的名字。

    听到她竟然是裴绵绵,裴诗语心里是震惊的,可是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裴绵绵的手机响了起来。

    “好,我知道了!”裴绵绵听到电话的内容似乎特别高兴,然后喜滋滋的挂断。

    裴诗语顿时感觉不好,一定是封擎苍过来了,他这样来了才是了圈套啊。

    可是裴绵绵却得意的说:“裴诗语,接下来,你等着看吧,看看你的苍哥哥,是如何讨厌你。”

    “把她带给我带过去,隐蔽点!”裴绵绵忽然冲着外面说道,没一会进来几个人。

    裴诗语没有说话,这个时候她知道自己说什么,也没用,只能看看他们想怎么样。

    裴诗语被几个人带到了一个刚好可以看到封擎苍的地方,然后她的嘴被堵,继续呗绑在凳子。

    如此一来,她只能看,不能说,不能动。

    而封擎苍已经到了绑匪所说的地点,果然见到了一个蒙着脸的男人,封擎苍看着他,冷冷的说:“这是所有的现金!”

    他将一个箱子扔了过去,绑匪看了看非常满意,然后又用尖锐的声音对封擎苍说:“好了,现在你用这个将你公司财产全部转移,还有股票!”

    “好。”封擎苍没有丝毫的犹豫,全部照办。

    看着这一切的裴诗语忍不住摇头,眼泪一直往下落,不停的说着不要,不要。

    可是他听不到,他很快将财产转移,然后看着绑匪说:“好了,现在我可以见见她了么。”

    绑匪看了看二楼的某个地方,然后点点头说:“可以,不过你只能看一眼,然后替我们准备直升机!”

    “行。”

    封擎苍立刻答应,现在他想做的唯一一件事,是确定裴诗语没事。

    如果裴诗语没事,那么他做什么都可以,可是如果裴诗语有一点点的事,他一定会让这些人陪葬。

    “把她给我带过来。”为首的绑匪挥挥手,立刻有人过去,将裴绵绵带了过去。

    不过,裴绵绵被绑匪拉着站在二楼,封擎苍只能远远的看着。

    裴绵绵此时跟裴诗语几乎一模一样,而且离的远,封擎苍根本看不清楚,他还以为二楼的是裴诗语。

    “你怎么样?”封擎苍着急的问道,恨不得直接去吧裴诗语带下来。

    二楼的裴绵绵虚弱的摇摇头,不过她的嘴还被捂着,根本没法说话,这让封擎苍忍不住有些疑惑。

    “我都按照你们说的做了,为什么还不放人?”封擎苍的目光再次看向了为首的绑匪。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感觉哪里不对劲,可是却又说不来。

    绑匪扬着头笑了几声,这才说:“等你帮我们把直升机准备好了,我们谈走了,你的妻子,一定会还给你!”

    “如果现在放了她,我们还有活路吗?”为首的绑匪凶狠的说着,可却不敢看封擎苍的眼睛。

    他这次也是被裴绵绵骗了,接手后才知道,居然是跟封少抢东西,他们这是活腻了啊。

    不过为了钱,这些人也是什么都可以做的,尤其还是封擎苍的大笔的钱跟公司。

    “我想看看她,近距离,我要确定她没事。”封擎苍不肯妥协,他总觉得有什么问题。

    所以必须要亲眼看到裴诗语,他才可以放心下来,而且内心的警觉让他顿时有点不安起来。

    绑匪看了眼‘裴诗语’,然后点头,挥挥手立刻有人将‘裴诗语’带了下来。

    “苍哥哥。”

    ‘裴诗语’刚被带下来,口里的布条拿走,她迫不及待的喊了一声,然后冲入封擎苍的怀里。

    封擎苍也是失而复得,抱着‘裴诗语’,因为被绑架,她脸还有少于灰尘,整个人看起来更加灰扑扑的,完全没有了往日的那种灵气。

    “没事,我来了,待会我们回家。”封擎苍算再铁石心肠,这会也有些柔软。

    更何况,那些事并不完全都是裴诗语的错,自己估计也是错怪了她。

    所以,封擎苍立刻原谅了裴诗语,将她搂着,可是却感觉到了不对劲。

    眼前的‘裴诗语’身似乎多了一种香味,像另外加进去,不像以前裴诗语自然的体香。

    “他们没有欺负你把?”封擎苍没有多想,只当裴诗语今天喷了香水。

    ‘裴诗语’紧紧的咬着嘴唇,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顿时让封擎苍的心更加融化。

    她抬眼看着封擎苍,想说什么,可是却又摇头:“我,我没事!”

    这分明是有事,封擎苍愤怒的看向了绑匪,可是这个时候却惊讶的发现,绑匪不见了。

    而在一边看着封擎苍的裴诗语,此时心里却是无的难过,他居然没有发现不是自己。

    裴诗语是看着那些绑匪去了楼,然后还做了一个动作。

    她心里顿时不安起来,眼睛盯着封擎苍跟裴绵绵,浓浓的担忧冒了出来。

    而裴绵绵此时想说什么,可是看到封擎苍她忍不住有些紧张,根本不敢开口。

    她的行为,顿时让封擎苍疑惑起来,张口想说什么,却听到砰的一声,他立刻搂住裴绵绵,可是很快便没了直觉。

    苍哥哥。裴诗语想喊一声,可是却喊不出来,她整个人也被炸的倒在一边,眼睁睁看着封擎苍跟裴绵绵俩个人飞到一边的墙。

    本来自